教授治校無能 苦果誰來承受

從1980年代中期起,大學校園裡高喊「教育鬆綁」、「大學自治」等呼聲就不絕於耳,自此廣設大學,而大學行政事務由教授主導;......

教授治校無能 苦果誰來承受(高紹芳)
2018/03/28 蘋果日報
台大電機系學生、學生代表大會前議長、前校務會議學生代表


從1980年代中期起,大學校園裡高喊「教育鬆綁」、「大學自治」等呼聲就不絕於耳,自此廣設大學,而大學行政事務由教授主導;由台大校務會議中行政主管及教師代表多達200人,研究人員、職員、助教、工友以及學生代表加起來,卻僅佔約1成,即可見一斑。

然而作為台大學生,我想問的是,教授們高喊的「政治退出校園」,是不是其實只是「合我意的就是自治、不合我意就是介入」的「大學自治自助餐」呢?

我是台大學生自治組織的卸任幹部,從去年學生會主辦「校長給問嗎」的活動一路在旁觀察,我對於管中閔老師是否適任台大校長並無明顯的好惡,儘管老師任國發會主委時主導的服貿引起了後來的太陽花運動(當時我是大一學生),但我清楚老師在政務官任內對於青年新創企業曾予以實質支持。加上老師主張校內應有公民審議的機制,我仍舊選擇相信無論是學生權益或是職員工及兼任助理的勞動權益都應有把關的機制。

然而隨著未能事前揭露的台哥大獨董身分引發遴委利益迴避爭議,校園裡老師及同學之間耳語不斷,卻始終不見管老師出面說明。當時是1月底,於是教育部並沒有在原訂2月1日上任的期限前予以核定,希望台大校內既然希望「大學自治」,就把爭議在校內予以調查釐清。學生們原先相信,一旦查明事實,教育部就會做出核可或否決聘任的決定。

面對事實釐清爭議

於是數位校務會議學生代表在討論之後,依校內遴選委員會組織及運作要點「本要點如有窒礙難行之處時,得由臨時校務會議補正之」,決定發動連署召開臨時校務會議解決。學生代表於是四處連署,一共提出4案,然而卻在提請召開臨時校務會議的過程中遭到充滿程序瑕疵的杯葛之餘,校方高層甚至施壓連署代表撤簽。好不容易提案進到程序委員會,又遭特定老師影響排案。

臨時校務會議總算在上周六上午召開,然而高喊「自己的大學自己救」的台大教授們卻不見蹤影,甚有老師聲稱,教育部同意聘任前都不算公告選舉結果,應退回所有提案不予討論。原先以大學自治之名,不願接受教育部以及立法院監督的老師們,忽然又退縮起來,提起擱置動議,認為台大沒有決定此事之權利。然而在下午場的正式校務會議,卻又有教師代表連署提出臨時動議,要求教育部直接同意聘任。如此前後矛盾、立場反覆,皆令在場學生十分錯愕。

然而,校方始終不願針對遴選委員的迴避瑕疵、校內學術倫理委員會處理抄襲事件的根據、管中閔老師獲准兼任獨董甚至赴中擔任教職的具體事證,進行正面回應。耗時8小時的校務會議,不只毫無結論,反而只是彰顯教授治校何等無能,不願以記名方式承擔表決結果,而讓在會場上人數甚少、極為弱勢的學生一再強烈表達希望查明事實的立場以及對於議事程序正義的訴求,最後無奈只得透過議事手段退席抗議,使會議因額數問題而流會,拒絕為任何結論背書。

教育部長官以及台大行政主管們,請問你們什麼時候才願意面對事實,好好的釐清爭議,給我們一個符合程序、依法行政、有魄力有擔當的校長?全台大的3萬多名學生們以及全國民眾,都在等。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