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人權好貴… 強制辯護擬擴大 錢哪來?

為保障人民權益,2004年法律扶助法上路,條文規定法律扶助基金會基金為100億元,創立基金5億;....

保障人權好貴… 強制辯護擬擴大 錢哪來?
2018-03-04 01:37聯合報 記者王宏舜╱即時報導


為保障人民權益,2004年法律扶助法上路,條文規定法律扶助基金會基金為100億元,創立基金5億;司法院每年編列經費捐助,今年度就捐了13億7千多萬元。有法界人士認為補助應有天花板,不能「照單全收」,也有人認為既然強制辯護制度經立法通過,就應予以保障。

法律扶助法的立法目的是「對於無資力,或因其他原因」無法受到法律適當保護者,提供必要的法律扶助,原本的目的是照顧低收入戶,但「或其他原因」定義不明,像是騙過前總統陳水扁、佯裝國泰集團蔡鎮宇獨生女名義敲詐五星級飯店優惠的黃琪,也賴法扶基金會聘律師,惹議。

司法院2004年共捐助法扶會7億元,但2015年法律扶助法修法,擴大得聲請法扶的對象,隔年司法院捐助法扶會始破10億元大關,今年捐助的13億7440萬中,用作基金的僅2千萬元,其餘全作運作經費。

去年司改國是會議,發現國庫一年用來支付犯罪被害人法律扶助的金額僅4200萬元,與用來支付給被告、犯嫌的律師酬金根本無法相比。法律扶助基金會則強調,服務對象不分被害人、加害人。

司法院力推金字塔訴訟構造,二審將是事後審兼續審制,第一審事實審功能必須強化,國家機器要透過正當法律程序來確定被告有罪,就須給被告完備的防禦權。一名法官說,「司改很貴」,但如果是人權信念,應給支持。目前司法院捐助的金額由法扶會提需求,司法院再提預算,隨強制辯護範圍擴大,捐助的金額也勢必再暴增。

值得注意的是,強制辯護案件非都由法扶會接下。以台灣高等法院為例,被告聲請強制辯護,由公設辯護人室分案,依「5:2:2」比例由公設辯護人、義務辯護律師、法律扶助基金會承接。換句話說,每9件案子中,有5件是由公設辯護人辯護,公辯是法院編制內的公務員,俸給和法官、檢察官相同,「開銷固定」,但台高院也只有5位公辯。

義務辯護律師則是為單一被告擔任辯護工作並完成該審級的辯護時,由審判長決定給予1萬8千元至2萬8千元(第一審)或1萬3千元至2萬3千元(第二審)酬金;這些費用由該法院支付,律師名單由各地律師公會提供。而法扶會付給辯護律師的費用,約3萬元以上。法扶會的酬金目前多仰賴國庫捐助,和義務辯護律師相較只是「繞個圈」,都是由國家支應,因此也有人討論「哪種比較省」。

司改會議也決議律師要從事「一定之公益服務」,且要將公益服務法制化。雖然強制辯護案件的律師報酬遠低於市場行情,但法界人士認為律師應有公益性格,如美國就注重「pro bono」,必須提供時間或金錢給弱勢者,且律師也不會因接到「pro bono」的案件就敷衍應付,因為怕「壞了名聲」。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