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侵門踏戶的日本?

宜蘭縣蘇澳籍漁船「東半球28號」日前遭日本水產廳公務船追逐,並被水砲攻擊,國人對此激憤不已,........

焦點評論:侵門踏戶的日本?(姜皇池)
4547出版時間:2018/03/07 蘋果日報
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國際法教授


宜蘭縣蘇澳籍漁船「東半球28號」日前遭日本水產廳公務船追逐,並被水砲攻擊,國人對此激憤不已,政府表示:「日本做法過當,已向日方表達嚴正抗議」。「遂事不諫」本不應多言,然檢視本案,為台灣總體漁業利益,瞻前顧後,恐仍有未竟之功,政府需審慎以對。

日本執法何過當之有?或許是指追過我國「暫定執法線」後仍窮追不捨,且以水柱「攻擊」「東半球28號」漁船?然以水柱要求停船,是最為非致命性的執法手段,從未有任何一個國際司法機構曾認定使用水柱攻擊是執法過當,過去沒有,將來亦不會。

至於追緝越過暫定執法線是否過當?應分兩部分處理。3月3日部分,「東」船位於《台日漁業協定》外的日方水域,日本確實有權登檢,「東」船逃離,日方有權緊追,只要不進入他國「領海」,緊追權持續存在,在「東」船進入我國領海後,日船並未繼續追緝,日方並無過當,但此時緊追權亦隨之消滅。

因此當3月4日,「東」船在暫定執法線我方一方出現時,日船無權追緝東船,是則顯然過當,對此政府並無退讓餘地。

然必須指出,「東」船並未依法申請前往台日漁業海域作業,但從2月28日到3月3日,「東」船持續逡巡徘徊於該海域;猶有甚者,3月3日竟出現在《台日漁業協定》水域範圍外10浬處,因遭日方緊追,始逃回台灣。

非法作業不可姑息

對該船逾越台日所簽署漁業協定範圍,且涉嫌非法作業,絕不可不加聞問,倘姑息養奸,則其他漁船將有樣學樣,不僅會衝擊台灣對外簽署協定執行能力的國際信譽,若進而動搖建立不易的《台日漁業協定》與互動,絕非漁民之福。

至於3月4日「東」船再以娛樂漁船身分出港,不論其是否超出暫定執法線航行,根據《娛樂漁業管理辦法》第21條規定,娛樂漁船不得超過台灣本島及澎湖地區活動區域在距岸30浬。而從VMS(編按:漁船監控系統)資料,知悉該船航行路徑已明顯超過台灣本島30浬,則「東」船顯已違反《娛樂漁業管理辦法》,應無疑義。

漁業署表示將依調查事實「勿枉勿縱」地處理本案,吾人深感贊同。然在眾議囂囂之際,彷彿又將多所顧忌?於此必須提醒國人與政府,不要忘記:歐盟黃牌仍然高掛,隨時可能轉紅燈!

事實上,為因應該危機,過去幾年來,在歐盟合理或不合理的要求下,要增加稽查人員就增加稽查人員;需建立海外檢查港口,即排除萬難,耗損龐大預算設立海外檢查港口;需修改法律,就通過各類漁業相關法規,進而建立舉世最綿密的漁船查檢制度。

歐盟質疑法規落實

但數年努力,黃燈仍然亮著,至今歐盟仍嚴厲質疑的就是:台灣雖有立法,但法規落實不足。

現在漁船違法事實明確,但漁業署從高喊「勿枉勿縱」,突又無聲無息?難道又準備網開一面,既往不咎?若真遭歐盟祭出紅牌,恐前功盡棄,追悔莫及。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