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的誤判恐是兒少保護的大漏洞

日前,彰化地方法院一位法官因羈押嫌犯一事與檢察官意見不合,意圖逮捕檢察官的新聞事件引發爭議,起因為:........

法官的誤判恐是兒少保護的大漏洞(羅鼎程)
2018/02/06 蘋果日報


日前,彰化地方法院一位法官因羈押嫌犯一事與檢察官意見不合,意圖逮捕檢察官的新聞事件引發爭議,起因為:一位成年男性嫌犯涉嫌對多位未成年少女妨害性自主的兒少保護案件,檢察官認為被告有反覆實施之虞,向彰化地院聲請羈押禁見,法官卻認為嫌犯犯案情節不重,裁定以3萬元交保;檢察官當庭與法官吵了起來,法官一怒之下,當庭下令法警逮捕檢察官。

輕判等同背書嫌犯

國內媒體的焦點幾乎都放在法官與檢察官之間的言詞衝突、法官權利是否濫權過當、檢察官辯論言詞的正當性等。然筆者認為事件的起因,也是需要討論的重點:為何此案件,法官認為情節不重,可以裁定交保?而擁有多年兒少保護經驗的檢察者,卻認為嫌犯再犯率極高,應該裁定羈押?姑且不論何者判斷正確,此案仍凸顯國內兒少保護工作的困境:如果法官的判斷錯誤,會造成國內兒少保護系統的大漏洞。

當國內第一時間發生重大兒虐、亂倫、未成年性侵害事件時,媒體總大幅爭相報導;新聞熱度不再之後,就少有媒體會繼續追蹤:後續受害者的人身安全是否受到保障?嫌犯是否都受到符合比例原則的法律制裁呢?答案是:不一定。

國內第一線的兒少保護社工員,常遇到的困境包括:

1.明確情事的重大兒虐案件,受虐兒童重傷或死亡,最後法院卻輕判嫌犯數月或數年,甚易緩刑,約制效果不佳,嫌犯很快就能逍遙法外,增加其再次犯案之可能性。2.兒少保護亂倫案件,曾發生犯案情事明確,受害者指證歷歷、證人充足、嫌犯說詞矛盾等,最後法院卻仍判緩刑。或因受害者年幼無知,證據蒐集不足,法官認為心理諮商或社工員報告不足以佐證,而做出嫌犯無罪判決的離譜情事。

3.當重大兒虐或亂倫案件的嫌犯受到輕判或無罪時,法院輕判或無罪的判決文等同為嫌犯背書;而兒童受保護安置的正當性,就會遭受嫌犯或其他家屬的質疑,導致社工員在處遇上的困境。4.針對未成年少女妨害性自主的兒少保護案件,筆者曾遇過案件情節未如前述新聞事件嚴重,法官卻當庭羈押嫌犯,也曾遇過嫌犯的情節嚴重,法官卻以各種理由裁定交保等。

那麼,當嫌犯因為法院輕判,甚至離譜判決無罪時,後續再有其他受害者,是誰要負責?這是很值得深思的問題。因此,針對改善目前兒少保護工作的困境,筆者有以下建議:

1.中央政府單位給予後盾支持:針對各地方政府家暴防治單位,在各類型的家暴或性侵害案件上,若遇到法院離譜或不合理判決,罔顧個案權益時,應由地方政府向上呈報衛福部保護司或衛福部,由保護司或衛福部全權負責,邀請法務部相關部門或司改委員會等,召開相關檢討會,避免不適任法官再次受理類似案件。

司法資源城鄉落差

2.避免司法資源上的城鄉差異:國內兒少保護社工遇到重大兒虐或亂倫案件時,因案件類型特別,需行使獨立告訴,勢必要有專業的律師協助,才能保障訴訟中的個案權益。然而,鄉下司法資源經常不足,除了找不到適合律師,不少鄉下政府單位更沒錢聘請專業律師。

因此,建議中央政府相關單位研擬新的機制,當地方政府家庭暴力防治單位因獨立告訴案件無經費聘請律師時,改由相關中央政府單位補助支援,如此才能避免司法資源上的城鄉差異。

綜上,過往國內政府單位,經常都是等到有重大新聞事件發生,或經過媒體輿論壓力後,政策或制度才能有所因應。筆者希冀有影響力的上位者能為國內兒少保護工作做出努力與變革,讓恐龍法官不再成為國內兒少保護的大漏洞。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是假釋,不是放生! 是假釋,不是放生!
    林岱樺立委提出的假釋修正草案已經引起多方討論,醫界(如李俊宏醫師)與法界(如李茂生教授、司改國是會議劉北元委員)紛紛提出…
    NEWS公社-2015 2018-05-03 12:3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