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可否「請問」法官腦袋清不清楚?

日前,肇因於一起性侵聲押案件,司法界發生了一件史無前例的逮捕疑雲,雖然院檢事後都澄清此事源自法律歧見,........

焦點評論:可否「請問」法官腦袋清不清楚?(張明偉)
5128出版時間:2018/02/05 蘋果日報
輔仁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日前,肇因於一起性侵聲押案件,司法界發生了一件史無前例的逮捕疑雲,雖然院檢事後都澄清此事源自法律歧見,實際上並未發生法官當庭逮捕檢察官乙事,惟就報載該法官因遭質罵腦袋不清楚而將該檢察官以涉嫌侮辱公署及公務員罪函送地檢署處理之發展來看,本件爭議適度反映出我國刑事訴訟法制在改革過程中所未釐清的盲點。不論本件爭議最後如何落幕,當法官或檢察官之職務上行為(言論)衍生爭議時,制度上究竟應該如何評價,特別在朝向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改革之際,確實值得各界共同關注。

檢察官雖為《刑事訴訟法》上之當事人,惟就《法院組織法》第92條僅規範律師之不當行為而言,檢察官在庭執行職務並不直接受此拘束,因此,除非檢察官違反法庭秩序致妨害法院執行職務並經制止不聽,否則法院無從依該法第95條處罰檢察官之不當行為。而如從司法史上尚未聽聞法院曾以此處罰過檢察官之案例來說,或許是法制上從未想過本系同根生的法官與檢察官間,有天會擦槍走火到如此劍拔弩張地步。然而在經歷這次震撼教育後,相信已有不少人開始正視如何看待院檢因執行職務產生衝突、甚至是其職務行為衍生何種法律責任等問題。

言論管制侵蝕自由

在刑事司法程序當中,審檢辯本應各司其職以實現司法正義。而在追求個案正義的過程中,檢辯間針鋒相對激生火花本為辯論所當然,倘僅因其中用字遣詞尖酸刻薄即遭評價為侮辱或誹謗,恐怕反倒會有害司法正義實現。此外,法官與檢察官同為司法人員,為免其等擔心事後因職務行為遭追究法律責任而不敢勇於任事,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早在1976年即於Imbler v Pachtman乙案中明確指出,檢察官對其於刑事訴訟程序中所為之追訴行為,與法官所為之裁判行為一樣享有絕對的侵權責任豁免權。

然而,縱然於制度上不應放任法官或檢察官在執行職務時以言語霸凌被告或證人,而或有保護被告或證人不受霸凌以維司法公正之必要,惟當法官與檢察官間就個案出現矛盾意見甚至以言論相互指摘時,因客觀上勢均力敵,彼此間的批判即不應與前述霸凌相提並論;蓋縱在封建思維之下曾認有保障官署不被人民侮辱之必要性,關於為何在民主時代還有必要進一步保障官署不被其他官署侮辱?實在令人費解。

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重要資產,雖然不當言論確實令人不悅,然而過度的言論管制卻會侵蝕社會的多元與自由。本次爭議,並非起因個人恩怨,乍看或為個案意氣之爭,是非曲直,容有仁智之見,本文無意臧否;然如拉高格局來看,實則關乎法庭言論之管制,甚至亦與能否對司法行為進行相關評論之言論管制息息相關。

情緒字眼無助解決

帶有情緒性之批評固然無助於爭端之解決,惟如僅因其無助於理性爭辯即不許於司法過程中發表情緒性言論,恐亦過猶不及;蓋單純於法庭上發表情緒性言論,即便在英美亦不當然該當為藐視法庭罪。又果如堅持嚴格管制法庭言論之立場,禁止任何情緒性的指摘與評論,鑒於任何人均得逕行逮捕現行犯,則以後在法庭上會被逮捕的,可能就不只檢察官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