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秤垂下的蜘蛛絲 - 樂多閱讀

天秤垂下的蜘蛛絲

芥川龍之介在《蜘蛛之絲》寫道,佛祖偶然瞥見大盜犍陀多在地獄血池受苦,.........

天秤垂下的蜘蛛絲(張嘉宏)
2018/01/18 蘋果日報
彰化地檢署檢察官


芥川龍之介在《蜘蛛之絲》寫道,佛祖偶然瞥見大盜犍陀多在地獄血池受苦,念其生前曾有避免踩踏蜘蛛的善舉,隨手垂下一根蜘蛛絲,助他逃出地獄。一番折騰後,一切照舊。

法律有「實體從舊、程序從新」原則,程序規定有變動時,個案尚未終結的要適用新法,但此前程序的合法性不受影響,已確定的也不會翻案。《刑事訴訟法》第376條規定7種案件不得上訴三審,就是典型的程序規定。

去年7月28日公布的第752號解釋,把前兩種(最重本刑3年以下與竊盜罪)切割出來,說一審無罪、二審改判有罪的可以上訴三審,且效力及於「解釋公布之日尚未逾上訴期間者」。大法官給聲請解釋與所謂尚未逾上訴期間(共7件)的被告垂下蜘蛛絲,但想爬的人可多得很,跟故事一樣。

儘管解釋文白紙黑字寫了搆不著《刑訴法》第376條後5款,信解釋效力的,照說也該遵守界線。可就有高院法官說,最重本刑3年的案件都可以上訴了,後5款的最重本刑5年,哪有不能的道理,大筆一揮「被告得上訴」。這是第一批。

上訴三審競相鬆綁

法官有教的會上訴,沒教的打聽到了也跟進。高院收到這種顯不合法的案件,原應逕予駁回,但很快發覺最高法院把「法官有教的」違法上訴擺著不結,必有深意,於是也不當壞人了,一股腦地轉發出去。第二批。

因應第752號解釋的《刑訴法》修正案火速排入立法議程。審查會場,立委聽聞司法院呂秘書長敘及上述情事,不可置信之餘卻也心嚮往之,要求大開回溯之門。呂秘書長說此前內部研究,範圍難以取捨,毋寧不定明文,留給法官決定。立委不肯買帳,提出修正動議,「尚未執行完畢」就可以,院、部官員竟然束手。惟因主席想到修正動議無法涵蓋頭兩批違法上訴,緊急喊停,接著大家形成「法院可先受理違法上訴,回溯條文通過再處理」的創見,定案。

去年11月7日修正案三讀,一周後,最高法院遵照立委與院、部巨頭創見,決定《刑訴法》第376條後5款的違法上訴案件暫不審結,新法施行再處理。新法同月18日施行,但涉及回溯範圍的施行法修正案年底才付委,不知要等到何時。於此期間,案卷押在最高法院,檢方無從執行,只能看著眾人爭相攀爬了。

《蜘蛛之絲》洗鍊精簡,角色偶然轉念,構成何種因果,著實發人深省。第752號解釋宛如致敬之作,只是納稅人供養的立委、官員跟法院彷彿嫌細絲不趁手,駸駸然要將之改寫成《傑克的魔豆》。看在原著的大法官眼裡,不知道有何感受?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