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活化石不該成同婚絆腳石

大法官釋憲後,行政機關終於走出「考妣」的千年傳統,由行政院秘書長陳美伶領軍召開檢視《民法》的同性婚姻專案小組會議。.........

民法活化石不該成同婚絆腳石(林實芳)
2017年06月17日 蘋果日報
律師、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


大法官釋憲後,行政機關終於走出「考妣」的千年傳統,由行政院秘書長陳美伶領軍召開檢視《民法》的同性婚姻專案小組會議。但遺憾的是,會議中仍在討論「不能人道」或是「通姦」等1930年代就未再修改過的活化石條文,是否「符合同性婚姻的本質」、要不要適用。

1930年代的民刑法制設定了一整套想像,認為:性只能發生在婚姻中、陰莖陰道交才是正道、婚姻制度包含了不能拒絕的性義務(過去《刑法》實務也不承認婚內強暴)、離婚必須被嚴格限制,所以無法履行性義務的「不能人道」條文才會被認為很重要。

官僚忽略實質平等

但其實現在社會中,性本來就不會只發生在婚姻裡、婚姻中的性也不再是不能拒絕的附隨義務、1999年的《刑法》修正,也把性交定義從陰莖陰道交擴充為各種的性行為方式。結婚的雙方有性事的問題,也可以協議或判決離婚,而不需要再一直強調不能人道、撤銷婚姻。這也是為什麼近10年來法院極為少見以不能人道起訴的例子。

這些活化石,其實是對現在的異性婚姻也失去意義、也需要改變。行政官僚如果仍只以異性婚姻作為「正常的標準」,一一列出同性配偶被認為是「異常」、「例外」的法條,終將導向《民法》絕對無法容納同性配偶,而必須另立平行但不同法制的結論。但這樣的會議討論,正顯現出行政官僚根本不了解大法官在釋字第748號理由書中闡明同志在歷史、社會、法制上受排斥及歧視的弱勢地位,也忽略了大法官念茲在茲的實質平等。大法官說得很清楚,現在立法必須達成不分性傾向的「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

呼籲行政院小組不要再受偏見影響 ,事先認定同性配偶與異性配偶不同,而應該要以婚姻自由平等保護的精神出發,預設《民法》要平等適用。若有因為性傾向而來的差別待遇,則有義務具體說明符合《憲法》上較嚴格審查標準的合理理由。若我們跳脫對於婚姻僅屬於異性、只保障異性生殖的想像,那麼不管是現在已經進入婚姻的不孕異性夫妻,或是可以透過醫學技術改變其「社會性不孕」的同志家庭,還是因為婚後變更身分證性別而已經實際存在於社會中的同性配偶家庭,都不需要因為被視為「本質不同」,而需要適用不同的規範。

異性配偶也不適用

2016年12月26日就通過立法院初審,跨民進黨、國民黨、時代力量黨團立委都同意,現在仍躺在立法院等待的《民法》修正草案,既符合大法官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的精神,司法院也以書面意見表示,贊同這樣簡便有效的立法方式。請行政院小組正視自己的義務,不要讓偏見作祟,使異性、同性配偶都不適宜再使用的《民法》活化石,成為婚姻平權絆腳石。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消失的4小時 消失的4小時
    讀王子榮法官《失語的被害人──移工於性侵案件中的困境》一文,內心頗有感觸。剛好是2年前起訴的案件,........
    NEWS公社-2015 2017-07-20 1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