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共和國》張錦華/中國因素VS. 台灣因素

十月下旬,中國對言論自由的控制,或是說對台灣言論自由的封殺,再度出招。洪習會開會前傳出,.......

自由評論網 > 言論
自由共和國》張錦華/中國因素VS. 台灣因素
2016-11-07 06:00
中國因素前沿研究系列之七
張錦華 /台大新聞研究所教授
(本文改寫自中研院社會所與清大當代中國研究中心主辦之「中國因素前沿研究研討會」論文,二○一六年九月十日)


十月下旬,中國對言論自由的控制,或是說對台灣言論自由的封殺,再度出招。洪習會開會前傳出,已經申請獲准的三家台灣媒體竟被拒採訪,包括自由時報和兩家新創媒體(上報和鏡週刊)。就在這事件前的一個星期才傳出,台灣影星陳艾琳參與中國電影拍攝已近尾聲,竟因兩年前在臉書上曾發表的一個「台灣是我的國家」留言,遭到中國網民搜索,劇組在無法抵抗壓力之下宣布「解除合約」、「永不錄用」!

這兩件最近才發生的事,如果放在中共一向嚴控言論自由以及對台「反獨促統」的大戰略下,或許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是一再向世界證明,中共集權統治本質以及對台統戰並無改變。但在這個新媒體眾聲喧嘩、公民自主發聲的世界性趨勢之下,卻令人覺得特別不協調; 對比中國經濟市場崛起,看似接軌世界自由經濟競爭的大環境下,就更令人覺得反其道而行。

大家不免質疑:在全球網網串連的時代,如果凍般的言論自由真能釘鎖在牆上?這是當年中共試圖打壓網路的時候,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嘲笑過它們的一句話:「祝它好運,這像是試圖把果凍釘在牆上。」中國身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卻試圖釘住果凍的荒謬,政治評論人楊憲宏曾以「言論自由的萬有引力」加以嘲笑。

中國以一個十三億人口以上的一黨獨裁政權,對台灣的各種政治企圖結合其經濟手段,確實具有影響台灣自由民主體制的沉重壓力。二○一四年太陽花學運抗議中,讓大家很有感的「中國因素」,直指來自兩岸服貿協議簽定極可能導致中國政商勢力集團威脅台灣民主自由社會; 這股勢力在二○一二年就已經具體顯現在巨賈台商併購台灣媒體集團的過程中,目前已有多項研究和事實證明,所有權遭到併購的媒體其經營模式和報導傾向出現明顯的親中特質;同時,也陸續出現多項違反新聞專業和排擠異議媒體工作者的事實。

中國對台灣傳播環境的影響方式,在全球自由貿易的趨勢下,隨著兩岸間各種交流以及資本流動,早已擴及多重面向。例如,各種兩岸論壇借交流之名卻以「一個中國」之鳥籠嚴加設限,而不見「交流之實」;具有中國因素的台企集團近兩年來頻頻傳出併購有線電視或個別媒體的傳聞或動作;中國在拒買台製的影劇成品的同時,卻頻頻重金挖角台灣影視工作者;對於這些轉向大陸市場發展的藝人,則數次祭出殺雞儆猴式的言論誅殺和懲戒。

不過,「中國因素」固然看似壓力強大,但這不是全部的「台灣故事」。

中共雖然企圖影響台灣大部分的主流媒體,但我最近上課時,同學找資料卻看到數個新興的網站令人驚豔,例如,我們在討論台灣「少子化」的媒體報導時,大家就發現《白經濟》網站上有一篇不錯的經濟學文章提出了深入的分析,釐清大眾媒體上常見的「負面」報導,其實可能是看錯了問題,給錯了答案。另外,在大家常常批判主流媒體缺乏公共論壇的多元觀點時,我們也發現另一個新興網路媒體《逆思》幫忙整理一週大事,並提供數項《逆思》觀點,促進多元思考;甚至還看到精心設計簡明漂亮的「懶人包」,讓大家對於一些複雜的議題內容或爭議更一目了然!甚至還有一個同時提供中英文的《破土Bloom》網頁,有來自歐美國家的台灣留學生提供國際社會有關台灣的報導和分析。

這幾個例子並不是全部,更多新興網站的出現都不是商業網站,而是在太陽花學運後,許多年輕人投入了公民發聲、自主參與和協力傳播的網站或粉絲頁經營。

其實,這些素人投入新興網路媒體傳播現象只是反服貿運動後的一個小小的角落,同樣的公民發聲和自主協力的特質展現在更多的其他網路媒體、社群聚落、選舉、政治、經濟及文創等各種活動之中。

綜觀來看,從反媒體壟斷到反服貿,到後續在台灣遍地開花的各類行動和組織,以及各類新媒體的實踐,均可以觀察到透過新媒體傳播特質所賦權的自由自主、群體力量和在地自覺意識。我們或可稱其為「台灣因素」。

曾參與東歐及南美多項社會運動的杜蘭(A. Touraine)早已指出當代的「新社會運動」,對抗的主要是經濟宰制和政治控制,也就是壓抑個人自主意志的集體權威;各種社會運動所顯示的是:當代公民追求的是自主、平等和民主,它已經成為當代生活的基本人權內涵。

因此,所謂「台灣因素」實質上是網路使用者特質的一部分。網路上也有許多惡勢力或霸凌案件,但是,網路確實也能擴大自主發聲和協力合作的實踐。而這股時代趨勢的創意,若能基於人類的良善潛能,將很可能會是超越黨派、政府、國界,各種集體主義和資本霸權的正向能量。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