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喜劇-京劇【春草闖堂】法扶專場9/11熱鬧開演~8/25公佈索票方式

歡慶新北分會更名遷址暨成立十週年慶,本會特邀國光劇團演出《春草闖堂》法扶專場,邀請新北市弱勢家庭、司法官、律師、社福團體、婦女團體、勞工團體、教育團體共襄藝術盛宴!本場次為公益場,僅保留少數票券供一般民眾索取,825日將上網公布索票方式,敬請期待! 

演出日期:105.09.11(星期日)下午14:00
演出地點:新北市政府多功能集會堂(1400座位大劇場)

 索票方式照過來!

本場次因屬公益性質,主辦單位僅保留60張票券供一般民眾免費索取,即日起至8月31日止,欲索票民眾請將「索票姓名、電話、收信地址」寫於A4白紙上,傳真至(02)2973-7771法扶新北分會金專員收。

♦索票上限每人最多2張,以傳真先後為序,索完為止。

♦票券預計9月初以平信寄出,如有問題請洽新北分會金專員(02)2973-7778分機220

感謝大家支持!

寫給<春草闖堂>法扶專場: 

人世間的美,必須透過人與人之間的良善性情與對待,方能顯露"Truth is beautiful, without doubt; but so are lies." - Ralph Waldo Emerson 

愛默生所言:『真理無疑是美的,但謊言也是這般』,隱喻了對某種人世生活型態的詩意想望。對於一般人期期以為不可的謊言,愛默生卻將之與真理並列於美的範疇。這是一種明顯的諷語,抑或是一種刻意的保留與沈默?謊言無疑悖於真理,在探求真理的過程中,謊言必須被排除與無視;但所謂的謊言,難道就沒有一絲絲的真理蘊藏其間?謊言與真理的界限何在? 

為了使薛玫庭免於致命的杖刑,小丫環春草在講究絕對真理的嚴肅公堂中撒了一個漫天大謊,胡謅出了薛玫庭與李伴月間並不存在的婚約,此等謊言愚弄了胡知府、顛覆了公堂,甚且娛戲了滿朝文武,但在其中卻又出人意表地映現出一些真理:公堂之內醜陋的權勢運作、李伴月對薛玫庭難以言喻的愛慕之情、及薛玫庭在草莽世界的仗義俠行。如此等等的真相,竟是在一道謊言之中層層地予以揭露,真理莫非潛藏於謊言之中?又或者謊言與真理的界限只是如此虛無飄渺?果真如此,公堂所在為何?在這真理模糊的人世又應如何自處? 

設若謊言預設了一個虛擬世間的存在,在如此虛擬的公堂、虛擬的戲劇,與皆大歡喜的虛擬結局中,春草與愛默生彷彿有了意外的交集。當謊言與真理都具備美的本質時,人世間的真理已不復重要,所謂的法律、正義,與公平都幻化成縷縷青煙,唯一可以憑藉的就是人的良善動機與作為。春草出自營救薛枚庭的良善動機而編造了一段虛妄的故事,但卻由此體現人類最美的勇氣與存在,也因此促成一段美好的際緣。或許正如愛默生的格言所隱喻,人世間的美必須透過人與人之間的良善性情與對待方能顯露;至於真與假的爭執,及其隨之而起的紛紛擾擾,無非僅是詩意世界中的冗贅片段。 

然而這一齣幽默、逗趣,曲折的戲劇,又縈繞在春草所編造的另一段故事裡。似此這般虛幻中尚有著虛幻,故事裡穿插著故事的虛構世界中,小春草的說謊,豈不更體現出她真誠的質地?春草忠於自己的性情與感受,『誠實』於自己地說出一段謊言,這樣的真實性情,豈不更高貴於汲汲於求真求實的公堂百態?在這樣真誠面對自我的情境中,森嚴的公堂與嚴峻的律法都顯得如此荒謬。原來所謂的良善與美好無法經由律法或道德所追求的真理而達致,反而如實地忠於自己,去卻人云亦云的真假分辨,愛默生的詩意世界才有到來的可能。在律法日益繁瑣,人們偏執於片面真理的世界中,春草所表現的『真』,不就是距離人們最近,但卻最難以探求的終極真理。於此喧囂塵世,春草闖堂中的小丫環或許正是純真人性的微微體現-即使似假還真。 

 

  • 主辦單位:法律扶助基金會新北分會、新北市政府社會局
  • 協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法制局、教育局、勞工局
  • 演出單位: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國光劇團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譴責「山寨版法扶」 譴責「山寨版法扶」
    譴責「山寨版法扶」據報載指出,台東地檢署檢察官林聖霖和友人吳東昇涉嫌另闢「法律扶助中心」,「法律服務基金會」、「聖林法律…
    法律扶助基金會 2009-09-02 10:5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