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應「美國製造」!?

我於106年2月20日參加了外貿協會舉辦的「川普新政與美國市場商機透析暨歐洲重要經貿議題探討及我商因應之道」之講座,講座中研究員舉出數據及事實、條理分明的分析,從台灣產業的角度套上現在歐美的政治經濟情勢,豐富數據分析的結果指向:現在看似混亂的全球政治局勢,正是台灣許多產業提昇為國際化的大好時機,包括於美國設廠組裝、於美國設點發貨,以及產品外銷歐洲,尤其是英國或波蘭、羅馬尼亞等新興市場,特別是歐洲的綠能及智慧機械產業相關的供應鍊。本文先就美國部分與大家分享。

  在「川普新政與美國市場商機透析」的講座中,研究員首先舉出統計數據呈現出美國市場對台灣的重要性。以貨品直接出口而言,2016年台灣出口到中國大陸及香港地區,合計佔總出口比重40%,出口到新南向18國為21.2%,直接出口到美國者有12%,雖然此表面數字不高,但實際上出口到中國大陸、香港、新南向18國當中,有相當多比率是在當地加工,然後出口到美國的,所以實際上台灣貨品最終流到美國的,絕對多於12%,若將中國大陸、香港、新南向18國加總起來,最多是73.2%,實際上為何則無法確知。研究員進一步舉出從台灣接單的比率,則2016年接單自美國的金額是拔得頭籌的,超越台灣自所有其他國家的接單金額,第二名才是來自中國大陸及香港的訂單(由此更可見台灣接單大陸出貨,貨品變成大陸出口的量有多少!)。美國市場及美國經濟對台灣的影響力可謂非常之大,超過中國大陸經濟對台灣的影響,講座舉出,美國名目GDP成長率每增加1%,台灣的出口成長率就增加4.5%;相對的,中國大陸名目GDP每增加1%,台灣的出口成長率則僅增加2%。這點可能與一般人想像的不同。

   至於美國退出TPP,事實上因為台灣原本就不在第一輪會員國內,所以變成是我們喪失了「透過TPP」「於第二輪」加入此多邊貿易協定的機會,但這並不是唯一的結果。原本,TPP生效後,由於越南出口到美國的成衣將降為零關稅,掀起紡織業赴越南設廠的熱潮,現在,大家則靜觀其變,不過未來RCEP的威脅仍是隱憂。再來,在自行車部分,原本出口到TPP成員國有高達7.55%的關稅,美國亦為3.7~11%的關稅,現在美國退出TPP了,若台灣能在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下繼續推動與美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而川普若又重啟與韓國的FTA議定的話,則台灣的反而取得重新檢視的機會

   承接上面關稅的分析,在講座中我們分別觀察了除了自行車,還有其他塑料製品、運動用品、玩具、非娛樂或運動用船舶、眼鏡等護目用品,以及電機、工具、加工鋸床等的出口到美國的關稅及市佔率,以韓國跟台灣來比較,發現事實上雖然韓國幾乎都享有零關稅,但台灣在這些產品上卻仍保有優於韓國很多的市佔率,可見關稅不是影響市佔率的唯一因素,而我們無法也預料美國是否會與韓國重啟談判。但不可否認的是,我們的廠商的利潤確實會受到關稅的侵蝕,那麼當這些已享有市佔優勢的產品,改到美國直接組裝販售,不是就減少了關稅侵蝕嗎?畢竟零件或半成品的關稅是較成品低很多的

   川普新政鼓勵美國製造,其具體作為包括為企業減稅,所以,這些原本就以出口美國為主的台灣業者改到美國組裝製造的好處就是:企業稅降低、關稅降低。但同時有兩項成本會提高,那就是美國當地的人力成本,及跨國企業的管理成本。我認為這兩項其實合併說來,就是有一個跨國企業的管理問題,但問題不是不能解決,而是需要事先做好功課、做好準備再出擊,簡單講則是人才問題,台灣業者必須找到有美國經驗的企業管理人才,懂得當地主流文化及各種法規,那麼這兩項成本都可以控制。

   除了上述的產品,講座中也提到電腦周邊、塑化、安全、消防等產品可享有「美國製造」的優勢,原因除了上面提到關稅、企業稅降低的好處外,還有利於爭取美國政府採購標案,將產品賣到美國政府部門。因為川普上任後,其政府採購部門除了產品製造地外,還會詢問產品中有多少百分比是美國製造,或多少原材料是來自美國,所以,愈高美國製造的成分就享有愈多的機會。

   無論政治局勢如何變化,若台灣企業能洞燭先機並採取行動一步步邁進,相信必能享有經濟上的成果。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