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6(週六):梁野山、天一溫泉渡假村、冠豸山住宿、井底蛙

  • 部落格: janicenw
  • 發布時間: 2013-12-03 20:07:02
  • 作者: janicenw
  • 瀏覽人數: 318


2013.11.16
(週六):梁野山、天一溫泉渡假村、冠豸山住宿、井底蛙

 


手機設定八點起床,到一樓吃自助式早餐,小菜區有兩桌,都是配清粥極對味的小菜,有一盤麵餅是冷的,如果剛起鍋的話應該不錯。有一大桶熱豆漿,喝起來還不錯,兩種熱炒青菜,一鍋Q版窩窩頭及饅頭,兩鍋熱粥,以及水煮蛋。跟四、五星級飯店的自助早餐當然沒法比,不過住這麼大的套房一晚只收RMB218,這樣的早餐菜色已經很夠誠意。餐廳裡有十多人用餐,我跟老爺坐的圓桌靠近對外開放的玻璃門,我想酒店的早餐也對外營業,不知價格如何。


 


今晚要住冠豸山,所以待會兒要Check out,金華要我們在房裡等他的電話即可,吃完早餐回房間,上個洗手間之後打包行李。剛過九點,老爺的手機響起,不知怎麼搞的接不起來,好不容易終於接通,是金華來電,金華已到酒店,老爺跟金華說我們立刻下樓。一樓辦Check out後走出酒店,金華的賓士休旅車已停在停車場。金華要我們把行李箱放到後車廂,此時另一部車也開過來,是一部中國標緻,荔紅坐在副駕駛座,大姊夫妻坐後面,這部中國標緻應該就是金華跟友人借的車,連司機也一起安排好了。


 


見此情景當下我著實吃了一驚,按輩份來說,賓士休旅車應該優先載大姊夫妻,我跟老爺坐中國標緻才對,怎麼金華卻開賓士休旅車到酒店載我跟老爺?雖然無法看到大姊夫妻表情,不過我想他們一定很不高興。金華是主人,有權做任何安排,況且以金華的歷練與智慧,絕非不懂輩份及禮數,我猜金華大概也受不了大姊的呱噪,或是姊夫的氣焰,所以刻意這樣安排?雖然情況尷尬,但我實在不便開口說什麼。


 


老爺坐副駕駛座,我一個人坐後座,一路往梁野山前進,金華本來就是個不多話的人,我跟老爺跟他也不算很熟,所以很少主動開口。車上播放著音樂,偶而出現蔡琴及一些台灣知名歌手的老歌,於是有了話題。金華表示這些歌都是他的獨生女喜愛的歌,金華的獨生女還是大學生,這麼年輕的小女生竟然會喜歡老歌,令人意外。話題斷斷續續,對於金華安排賓士休旅車載我們而非載大姊夫妻,我想老爺跟我一樣感到困惑與不安吧?


 


車子行經古田附近隧道,金華接到一通電話,聽對話內容,是金華的友人,對方已在梁野山交流道等候我們,問金華多久能到?提到古田,想起前年到龍岩,曾到「古田會議會址」參觀。「古田會議會址」原為廖氏宗祠,建於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192912月,毛澤東主持中國共產黨紅四軍第九次代表大會,就是在此處召開,通過古田會議決議案,所以叫古田會議會址。中國共產黨進駐古田後改名為“曙光小學”,難怪前年參觀時覺得像教室。


 


抵達梁野山交流道十點四十分,路旁有一部墨綠色三菱休旅車,金華把車停靠在三菱休旅車旁,一個男子走上前來,老爺那邊的車窗已打開,男子探頭進來:「哎喲,主席親自開車當司機啊?」害我當下感到很不好意思。這名男子姓,本來就是梁野山的人,以前曾在龍岩上班,是金華的下屬,後來被調派回梁野山。梁野山是小的故鄉,當然樂意搬回老家,現在是公司梁野山分公司的頭頭,由小當地陪再好不過。


 


會合之後往梁野山前進,抵達目的地已十一點,背著簡單行囊下車準備爬山,金華因為打羽球腳踝受傷,醫生吩咐要盡量休息,所以沒辦法跟我們同行。梁野山正在整修,整修完畢後就要開始收費,我們此刻來玩正是時候。龍岩早晚溫差大,此刻雖然氣溫偏低,但暖暖的陽光曬在身上很舒服,緩步順著產業道路往前走,慢慢熱起來,沒多久外套就穿不住了。因為與台灣緯度相近,所以氣候、林相跟台灣的杉林溪很像,加上小溪,木棧道,感覺更像走在台灣的山區。


 


老爺是個好奇(老)寶寶,廿分鐘後抵達步道入口處,有個中年婦女擺攤賣仙草凍及炸芋粿,老爺剛湊上前去還沒開口,地陪小十分機靈,馬上搶著掏錢跟小販說一人一份,一邊還把老爺推開,嘴裡直嚷嚷:「這裡沒你的事。」超熱情的啊。我跟老爺趕緊阻止小,表示只是想嚐個鮮,買一份share就行了。仙草凍吃起來跟台灣的仙草凍一模一樣,炸芋粿沒什麼芋頭味,帶著淡淡的薑味,因為冷掉了,一點都不好吃,剩兩個帶捨不得丟,放包包裡帶著。


 


也是客家人,他講的客語跟我的母語不大一樣,年紀小我幾歲吧,一看就是見過世面的,妙語如珠、見多識廣,果真是最佳地陪。剛開始是平緩的木棧步道,接著有幾段往上爬的木階梯,老爺跟小一馬當先,大姊跟荔紅緊跟在後,我已經有五年沒爬山,爬起來感到有點吃力,加上一路拍照,所以跟大姊夫走在最後面。大姊夫曾動過心臟繞道手術,我看他體力不大行,叮嚀老爺幫大姊夫背背包,多少減輕一點負荷。大約半小時抵達通天瀑,在此拍合照後繼續往前進,仍然有不少往上爬的木階梯,途中幾次短暫休息也拍了照。


 


自入山處產業道路算起,大約一個半小時後,終於抵達終點,已經十二點半。金華借來的中國標緻車司機小陳,年紀輕體力好,早已搶先一步將車子開來接我們,金華也已將賓士休旅車開過來,上車後前往餐廳,路旁全都是農家風格裝潢的餐館,今天週末旅客不少,道路狹小車子又多,我們前面那部車的駕駛技術很差,小跟小陳乾脆下車去當義交指揮,原本塞得動彈不得的車陣很快開始動起來。


 


車子開到小路的盡頭,有一間二層樓房子,大門上木頭匾額寫著「梁野軒森林人家」,今天午餐要在此享用。三部車一共十個人在一樓右側房用餐,特別的菜色有當地客家人的「畚箕粄」,狀似港式點心「腸粉」,不過「畚箕粄」外皮更薄,裡面是切成碎丁的豆子沒有肉,很合我胃口。還有一道菜,像大頭菜又不完全一樣,清炒口感挺不錯。另一道炸紫薯球,就是梁野山小販賣的「炸芋粿」,結果當地人說叫紫薯不叫芋頭。


 


看我拍「大頭菜(的兄弟)」,問我是否寫部落格?我說是,小請人拿了個剛拔起來還帶著泥的紫薯給我,方便我拍照比對。我覺我炸紫薯裡頭有著淡淡的薑味,老爺說吃不出來,問小紫薯球裡是否放了薑?小說的確放了薑,證明我的味蕾比老爺敏銳。不知是金華或是小帶了白酒,大中午的喝白酒不妥,老爺及姊夫力阻下沒開,倒來店家自釀的藥酒,我最怕中藥當然不喝,荔紅酒量差,喝幾口紅酒也能紅光滿面,藥酒也不大敢喝,老爺及大姊夫妻倆都喝了一些。


 


飯後在店家小小的廳裡泡茶,小也懂泡茶,泡的是碧螺春,茶湯顏色很淡,聞起來沒什麼茶香,喝起來也沒啥特殊,碧螺春號稱「三鮮」,即香鮮濃、味道醇、色鮮艷,花香果味,沁人心脾,不知是否喝慣台灣茶,覺得今天喝的碧螺春與「三鮮」扯不上邊。喝完幾輪茶稍事休息後,還要再爬梁野山著名巨石「古母石」又稱「古子石」,又稱「鼓子石」,因石形似一隻大鼓,也因為客語的“古”“鼓”同音。


 


往「鼓子石」前進時小與我同行,小刻意前後看了一下,確定沒有人緊跟著我們,這才告訴我「鼓子石」有民間傳說,這傳說對當地人有所貶抑,所以小才特別察看是否有當地人在我們附近。小跟我講這民間傳說時不是完全聽懂,所以回到台灣之後寫遊記時GoogleGoogle真的很神,查到「鼓子石」民間傳說如下:


 


相傳在宋朝某年的一天,定光古佛化裝成一個乞丐,離開白雲寺,前往古母頂西北山腳的籮鬥坑化緣。中午時分,來到一個財主家,財主正在吃中飯,大魚大肉擺了一桌,定光古佛上前討食,財主見是一個乞丐,根本不予理睬,竟不肯施捨半口飯菜,用手一揮,吩咐侍立在一旁的家丁要把古佛趕出門。古佛饑腸轆轆,忙取出背上袋裏原已乞討到的一點米,央求財主借鍋煮口飯吃,財主又以沒有柴草爲藉口,不予答應,古佛說:“那就用我的兩隻腳作柴草,可以嗎﹖”財主勉強答應。


 


只見古佛不急不忙,待淘米下鍋後,就把雙腳放進竈膛裏,劈劈啪啪燒起熊熊大火。不多久,飯煮熟了,古佛在廚房裏吃完後,也不跟財主打招呼就徑自離去。財主見古佛的兩條腿仍是好端端的,連個傷痕也沒有,而且行走敏捷,不禁大驚失色,家人又報告說飯桌、凳子全都無影無蹤了,他急忙跑到廚房,只見尚未完全燒盡的桌腳、凳腳殘存竈膛。被愚弄的感覺使財主惱羞成怒,連忙吆喝衆家丁手持棍棒追趕。


 


古佛走到村頭水口處,見有塊鎮水口的大石,忙解下身上的腰帶把它捆綁好,用傘柄背上石頭健步如飛朝古母頂疾走,待走到山頂回頭一看,財主率領衆家丁仍在半山腰上窮追不捨。古佛生氣地把背上的大石往地上一放,施展法術,這塊石頭竟像吹氣球似的迅速變大,最後連十幾個人都環抱不過。正在山腰上气喘吁吁追趕的財主一夥,偶一擡頭,猛然看見山頂一塊巨石懸空而立,搖搖欲墜,個個膽戰心驚,嚇得落荒而逃。從此巨石屹立在山頂,飽經風霜雨雪,電劈雷擊。這就是古母石。


 


在梁野山人的心目中,古母石是凜然正氣的化身,令那些奸佞小人心驚膽戰,更令善良百姓頂禮膜拜。它不僅飽經風霜,耐得寂寞,而且一身正氣,高潔無邪,威武不屈,一代一代向世人張揚著梁野大山,以及山中百姓這種性格和品行。


 


邊聽小講故事邊走,這段路比上午的好走,坡度沒那麼陡,不過想爬到最高處「鼓子石」,得好幾個小時,我們沒時間也沒體力,上午一個半小時爬山的疲累還沒恢復過來,連不遠處的瀑布都懶得再爬上去看了,所以半途折返。荔紅本來跟金華約定一個小時後開車過來接我們,現在行程縮水,打電話請金華提前把車開過來。回程經過一農家開的小店,庭院裡面種了葫蘆,藤架上吊掛著大小不一、玲瓏可愛的葫蘆,十分討喜。荔紅的手機畫素低,走進店裡拍照,小催我也進店裡拍,我不好意思進店裡,只站在門口將相機鏡頭拉近拍照。


 


三點左右上車,往冠豸山前進,小在交流道與我們揮手道別,感謝他的熱情接待。將近兩個小時後,抵達冠豸山風景區入口,鐵柵門擋道,只容許旅客步行進入,金華不知打電話給誰,守門者立刻將鐵柵門打開,我們兩部車一起進入,車子往裡開了將近一公里,有棟建築物像是酒店,大門右側有個牌子,寫著「中國移動龍岩分公司全球通VIP俱樂部」,我們今晚要住在這裡,金華說一般旅客不能開車進入此區,俱樂部的客人才能開車進入。


 


我們金華辦好Check in之後,各自進房將行李放好,馬上要開車出門到天一溫泉泡溫泉。這次到中國完全沒料到會有泡溫泉行程,所以我跟老爺及大姊夫妻都沒帶泳衣,荔紅說天一溫泉裡面有,到天一溫泉再買就行,天一溫泉裡面什麼都有,連毛巾都不必帶,空手出門就可以了。老爺跟我說買泳衣的錢我們得自付,絕不能讓荔紅出錢,所以要我帶RMB500在身上,我把錢塞進牛仔褲口袋,沒帶背包也沒帶相機,真的兩手空空出門。


 


開車到天一溫泉渡假村有一段距離,金華的車前導,行經熱鬧商店區時金華把車停下來,想讓我們下車去買泳衣,荔紅走過來跟金華說乾脆到天一溫泉渡假村買就好了,於是立刻上車繼續前進。抵達天一溫泉渡假村天色已暗,我沒帶相機,老爺以手機拍了幾張相片。進入溫泉館,一樓就有泳裝販賣部,我跟老爺及大姊夫妻上前選購,一看標價都傻眼了,最低RMB300起跳,好一點的將近RMB500,換算成新台幣,NT00~2500,出乎意料的貴!


 


只是要泡一下溫泉,我不想花大錢買泳裝,想找特價品,售貨小姐明白我的需求之後,帶我們看特價品區,均一價RMB58,折合新台幣不到0,於是開始挑,特價品能挑的款式只有三、四款,而且沒法挑尺寸,因為上圍豐滿,只有一件藍色連身泳裝適合我,大姊身材十分瘦小,有一件黃綠相間的泳裝很適合大姊,大姊:「這件太大了,有沒有小一點的?」售貨員:「這一件您穿剛好,不會太大。」拿到櫃台準備結帳,售貨員把大姊挑的那件泳裝從泳裝架上取下,泳裝彈性極佳,一取下當然立刻變小,大姊:「這件太小了,我不能穿!」想要買我選的那件藍色泳裝!


 


我心裡猛翻白眼OS:「吼,拜託妳馬幫幫忙好嗎?同一件泳裝在衣架上時,妳說太大,一取下來又說太小?我選的泳裝一看就知道只適合上圍豐滿者,妳根本就不能穿啊。」售貨員此時也開始有點不耐煩:「這怎麼會小?而且就只剩這一件,沒別的尺寸了。」為了不想再浪費時間讓其他人等我們,我:「我因為上圍問題,不得不選藍色這一件,大姊我跟妳保證,妳穿黃色這件絕對剛剛好,如果有問題我負責!」大姊這才同意買下來。


 


老爺跟姊夫兩個男人買泳褲很快,特價品RMB38,是說男人的泳褲布料那麼少,也沒什麼車工,竟然也要RMB38?老爺要我拿錢給他到櫃台結帳,結帳後分別進更衣室換泳裝,荔紅拿了三個手環,給我跟大姊一人一個,手環其實是置物櫃的感應鎖,使用起來很方便,置物櫃挺大的,早知道我就帶背包來了。把泳裝換上後發現吊牌沒剪,如果售貨員夠細心、貼心,結帳後應主動問客人是否要剪吊牌,現在穿著泳裝到櫃台不妥,正好清潔工來打掃,跟她借剪刀說要剪掉吊牌,她一點都不驚訝,很快拿了剪刀給我,我猜這種情況一定很常見。


 


荔紅帶著我跟大姊走到泡湯區,入口處提供茶水,我們先喝了一杯茶再進去泡湯。龍岩早晚溫差大,穿著泳裝有點冷,趕緊找一個溫度最恰當的溫泉池進去泡,一泡就不想出來了。老爺說我們泡的這一池溫度最合宜,我一聽就更不想動,早上爬梁野山的疲累,正好利用泡溫泉好好舒緩一下,否則明天冠豸山怎麼爬得上去?泡在暖暖的池水中,一邊閒聊,我:「大姊妳穿這一件很好看,黃色泳裝很襯妳的膚色。」雖然不欣賞大姊個性,不過此刻我講的是真心話,絕無奉承之意。


 


荔紅說溫泉券一張RMB160(還是RMB165?有點忘了),價格不便宜,在這露天溫泉池泡湯的感覺,讓我想起去年到花蓮兆豐農場泡湯的情景。老爺這個好奇(老)寶寶四處逛,聽說有石板床可以躺,想去找看看,我笑說:「烤人肉喔?趕快去躺,看能不能把把身上肥油逼出來?」老爺興沖沖跑去找,過了好一陣子回來跟我們說,剛剛去躺石板床還不錯,發現外面還有藥浴池,要我們別老待在這裡很無趣,於是荔紅、大姊夫妻跟我,由老爺帶隊探險去。


 


順著路燈走在小徑上,藥浴池區有好多池,各自放了不同中藥材,聲稱各具不同療效,正逢用餐時間,裡面一個客人也沒有,我們幾人也都沒意願下去泡。我對石板床有興趣,來到石板床區,有數十個石板床,溫熱平滑的石板,躺下去真的好舒服,真想在此一覺睡到天明。躺了好一會兒,老爺說時間已晚,差不多該離開此處回酒店吃飯,於是走回更衣室各自梳洗。本來想回酒店再洗頭,進入淋浴間發現水柱很強,很適合洗頭,決定快速洗頭洗澡。若非生意太好就是工作人員效率差,一連跑了三間淋浴室都沒有沐浴乳,跑到第四間才找到。號稱四A級的渡假村,怎能發生這種狀況?


 


淋浴後火速把頭髮吹到半乾,再把洗淨的泳裝丟進脫水機脫水,荔紅很驚訝:「我來好多次都沒發現這裡有脫水機。」或許是天性,或許是國內外旅遊多年的經驗使然,我有個習慣,每到一個新地方,必定細心觀察周遭環境,剛才一進更衣室就看到角落的脫水機。泳裝極具彈性,穿在身上沖洗會更乾淨,剛才洗澡時已順便洗泳裝,此刻將泳裝脫水後帶走,回酒店房間再晾起來,明天一早就能收到行李箱,非常省事。


 


手環要交回櫃台才能走出溫泉館,走到停車場偶然抬頭一看,一輪明月高掛,今天是農曆十四,難怪月亮那麼圓,老爺用手機拍照,效果差強人意。開車回到今晚入住的中國移動俱樂部,金華問櫃台晚餐備妥沒?櫃台說已備妥在二樓包廂,於是直接上二樓包廂,金華請服務員立刻上菜。老爺忘了他的老花眼鏡,房間也在二樓,跟包廂有一條走廊相通,我回房間幫老爺拿眼鏡,順便把泳裝及泳褲晾好再回包廂。


 


包廂裡是一張超大圓桌,今晚連同司機小陳,一共只有七個人,小陳年輕不懂禮數,隨便找了個位子就想坐下來,立刻被金華指示換位子。金華請大姊夫坐他的右手邊,大姊緊臨姊夫,荔紅坐大姊旁邊。老爺在金華左手邊,我坐老爺旁邊,小陳坐我旁邊,由座位的安排,可以明白金華是見過世面的人,大姊夫妻自我感覺良好,總是認為自己最行,言行舉止間不甚尊重金華,我想或許是因為這樣,金華才會不想讓大姊夫妻坐他的賓士車吧?


 


今晚排場不小,菜色豐盛,最具特色是連城白鴨,這兩天開車,沿途都是連城白鴨的招牌,金華笑說連城白鴨是鴨子跟白鷺混血,所以全身雪白只有嘴跟腳是黑色的。今晚又開五糧液(中國稱五糧液及茅台這類酒為白酒),前天我以吃止痛藥為由逃過一劫,今晚這種排場,不好意思再找藉口,大姊夫一直慫恿我也喝五糧液,但我很怕白酒的味道,所以跟荔紅及大姊一樣喝紅酒。這裡的紅酒是易開罐裝,喝起來味道還可以,一罐大約有330cc,我們三人喝掉三罐吧,大姊跟荔紅酒量差,所以我一個人大概就喝掉兩罐。


 


今天的晚餐,不免讓我想起金華夫妻日前與好友組團到台灣旅遊,老爺原本已跟大姊商量好,金華夫妻離開台灣前要在飯店宴請金華夫妻,甚至全體團員十六人一併邀請,擺兩桌最多花兩到三萬塊,藉以回報前年到龍岩探訪,金華夫妻的盛情款待。大姊跟老爺約定好,飯店餐費由倆人平分,而且還自告奮勇要訂飯店,結果晚宴時間前一個小時,大姊才通知老爺沒訂飯店,改到她們家吃晚餐,老爺當時超生氣,可是時間上完全來不及做任何更改。


 


酒足飯飽後,桌上的菜還剩一大堆,明天還有行程所以沒辦法打包,看來只能浪費掉了。回到房間再次梳洗,這間房間大至少十坪,辦公桌、衣櫃、沙發等一應俱全,浴室裡的蓮蓬頭水柱超強,這一點是我出門旅遊最在意的,再仔細一看,提供的衛浴用品是歐洲進口的高檔貨,比起惠安住的酒店及昨天龍岩的八一寶源大酒店,中國移動俱樂部等級明顯高出很多,依我多年旅遊經驗判斷,應該有四星級的水平,洗好澡後一時沒睡意,跟老爺閒聊。


 


老爺:「大姊跟姊夫跟我說舅媽告訴他們,金華月入人民幣一萬,大姊跟姊夫就信以為真,真的是井底蛙,不知天高地厚!原先我推估金華身家千萬人民幣,現在看來至少有兩千萬。」我:「大姊向來老大當慣了,叫她低頭承認金華身家驚人很難吧?」老爺:「用膝蓋想都知道,金華如果月入一萬人民幣,怎麼養三個家庭?還要買別墅跟養賓士車?頭腦真的很簡單!」所謂三個家庭,是指金華夫妻跟獨生女、金華老家父母,以及舅媽。此外,荔紅那不成材的混帳哥哥,三不五時要找金華及荔紅拿錢還債。


 


大姊夫妻倆身家以億計,是老爺的三到四倍之多,那麼有錢,卻生活節儉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家裡的餐桌是多年前老爺送的,早已腐朽,更奇怪的是六把餐椅,每一把都長的不一樣,坐起來還會晃,害我一直擔心萬一客人跌倒,場面不知會有多難看。前年到龍岩,金華夫妻就已擺出不小的陣仗款待,這次再造訪,場面依舊擺的很高檔,看看今晚天一溫泉渡假村泡湯,還有這樣的晚餐,難道大姊夫妻倆完全無感嗎?


 


p.s.天一溫泉渡假村


位於福建省連城縣,於20111001日開業,主樓高3層,客房總數109間。集溫泉沐浴、養生保健、生態旅遊、休閒娛樂、餐飲、住宿於一體,毗鄰“北夷南豸,丹霞雙絕”美譽的中國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中國國家四A級旅遊區:冠豸山。地處閩粵贛三省交匯核心:連城縣,距高速路口5公里、機場7公里,交通便利。總佔地面積5000畝,計劃投資八億多人民幣,建成中國國家四A級旅遊景區和五星級酒店,以及新型綜合性溫泉度假村。


 


p.s.連城白鴨


又名白鶩鴨,原產於福建省連城縣的家鴨品種,為蛋肉兼用鴨種,是中國唯一的藥用鴨,有鴨中國粹的美譽。曾被列入中國國家級畜禽遺傳資源保護名錄。清朝即為貢品,肉質鮮嫩,湯味清醇,無腥味,不油膩,味美性佳,必備珍饈。連城白鴨全身羽毛為白色,腳丫和頭部卻烏黑如炭。黑白分明,形態可掬,故當地又稱「黑丫頭」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