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伯斯的美感起源

 
賈伯斯感動的是「盡善盡美」,東西要好用,又要有美感。這是一種情感上的感受,經過不斷努力的實踐,就成了美的來源,往前追溯,就是回到賈伯斯小時候的經驗

一個公司的文化並不會平白無故的跑出來,蘋果也是一樣。通常追朔這些文化的起源都跟創辦人脫不了關係,因為創辦人在初期根本是代表公司的,公司就是創辦人,創辦人就是公司,後來也許會減少這樣的氛圍,但一段時期的文化風格是跟創辦人脫不了關係。

一間公司的生成如同一個民族的過程,而人追究是造成民族文化的來源,後來文化與人相互滲透,人透過教育習得文化,文化因為人的實踐而有新的出路。回溯本源,是人的實踐過程造成了文化成果,見李澤厚OS:人類學歷史本體論。同理,一間公司的文化風格來源起始,是透過其創辦人實踐過程而積累而成,不同的是,創辦人在創辦公司之前,已經帶有、積澱了一段自己的、國家的、時代的、歷史的文化土壤,也就是說在創辦公司時先天的、無意識的已經先將自身的這些文化資源帶進了創辦的公司,當然在加上後來的實踐路程,才使得公司文化慢慢具體成形。

蘋果公司有兩個創辦人,一個是沃茲尼克,一個是賈伯斯,蘋果的文化風格跟這兩人脫不了關係,上次以先講過沃茲尼克的一點小文化來源,見蘋果創辦人沃茲尼克的神話起源,當然也稍微提過賈伯斯,見關於賈伯斯成長的一些印記。這邊想再接著說,把賈伯斯的美感來源具體化,畢竟他的審美心理深深的影響蘋果的發展,未來或許會在加上蘋果設計師Jonathan Ive 的影子,但這就慢慢觀察了。

這起源要追溯到哪呢?我想得回到最原始的起源,一個人的童年經驗對往後的成長有一定的影響,這樣也才能從歷史的實在中得到確認,見個人豐厚文化的創意心靈。回頭看賈伯斯的成長最早的經驗在賈伯斯傳中有這麼一段記錄:

保羅(賈伯斯的養父)希望自己對機械和汽車的熱愛能傳給兒子史帝夫,他在車庫的工作桌劃出一塊區域,對兒子說:「史帝夫,從現在起,這裡就是你專用的工作台。」保羅對工藝的專注,已在小史帝夫心理留下無可磨滅的烙印。賈伯斯說:「我父親什麼都會做。我認為他是天生的設計家。如果我們需要一個櫃子,他就自己動手做一個。我們家的柵欄也是他做的,他還給我一支小鐵鎚,讓我跟他一起做。」

五十年後的今天,賈伯斯當年和父親一起丁的柵欄還在,圍繞著老家的側邊和後院。賈伯斯帶我去看,一邊撫摸木樁,一邊敘說往事。依然記得父親那時教他的一課:儘管櫥櫃和柵欄的背面沒有人看得到,也要講究做工,不能隨便。這一刻從那時候起以深植在他內心。「我父親希望把每件事做的盡善盡美,連沒有人看得到的細節,他也不放過。」

賈伯斯傳,p.32

不同於沃茲尼克的同年記憶與感動,沃茲對於科技的驚奇,看到電子零件,看到父親拼拼揍揍那些電子零件的感嘆是集合不同的電子零件做出神奇的東西,他的感動是在實作電子零件方面的體驗,加上自己小時候就開始接觸這些「玩具」,後來靠自己的力量設計出蘋果二號,他給蘋果的文化便是技術先進,留給蘋果在科技硬體方面的優良傳統。而賈伯斯感動的是「盡善盡美」,東西要好用,又要有美感,雖然他也跟著實作,但不同的是他體驗到的是靠自己之力「一手」打造,這後來在蘋果的風格就是開啟自己軟硬體一首掌握的文化,剛好搭配上沃茲的電子技術能力,蘋果從頭到尾都是自己「一手」打造,軟硬體結合,這是兩個史帝夫的文化交融的成果。這是善的一面,讓東西使用起來好用,而另一方面還要美,奇怪的是賈伯斯不是擷取到木頭拼湊得可能,而是拼奏成果帶來的具體感受,加上父親的美感堅持,注重細節,不管哪邊都要是美的,就算看不到的那一面也一樣,蘋果在美與細節方面就是出了名的龜毛,就算是程式碼一般人看不到之處,賈伯斯都要求要精簡,這便是一種形式美。當年開發iMAC時,將外殼打造成透明,為的是讓人可以觀賞到內部零件的排列美感,這是一種情感上的感受,經過不斷努力的實踐,就成了美的來源,往前追溯,就是回到賈伯斯小時候的經驗,剛好,非常剛好沃茲尼克也有這方面的文化,他喜歡用很少的晶片組裝電路板,這方面的喜好剛好跟賈伯斯的美感需求完全結合,這根本是天衣無縫了。

這樣的文化起源不一定有絕對的影響力,但接下來賈伯斯個人的選擇都一再加強這方面的經驗,已經使得無意識變成意識,經驗變先驗,歷史建理性,不透過對人生的體驗,迷幻藥、電子音樂、禪、里德大學、旁聽書法課,最實際的證據便是賈伯斯有一是的選擇大學這件事,他說:去史丹佛的那些人早就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了。這個學校缺乏藝術氣氛,我希望找到一所既有藝術氣氛又有趣的學校。」賈伯斯就是鐵了心,非去里德學院不可,他說如果不能念里德學院,那他就不上大學了。他父母就像一前一樣,再度對這個任性的兒子豎起白旗(賈伯斯傳,p.70)。這就不單是什麼潛意識的影響,也不是童年記憶的先驗絕對影響,這是賈伯斯在人生實踐中不斷累積與成形的個人歷史性生成,這是個人心理成本體的實例,必須從一個人的生命故事才能看出這些片段的相互連接與意義。

而盡善盡美從何而來呢?子謂《韶》:“盡美矣,又盡善也。”謂《武》:“盡美矣,未盡善也。”答案是論語,難道賈伯斯也看過論語,也許吧!但就算沒看過,精神卻相去不遠的,你可別忘了賈伯斯身上從來不缺乏東方文化的元素。所謂的盡善盡美是儒家原典的神髓,追求的是生命的美感實踐,哲學家歸納稱之「樂感文化」,見故事研究法學習筆記:故事與樂感文化


《圖片來源》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