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仁堅以文史工作者關懷風城

中時 2004/02/07 【人物專訪 潘國正】

「不想再從政,不想再選舉了。目前只想做些新竹文史工作」二年前到廈門大學擔任訪問學人的前市長蔡仁堅,最近常在新竹市走動。面對不少勸進東山再起聲中,他做了上述回應。他笑著說,「他不一定是好的候選人,卻絕對會是好的助選員。」
蔡仁堅接受訪問時表示,五十歲以前,他給予父母家人的時間太少,過去奉獻給家鄉整整十五年的時間,對地方應該交代得過去。回顧過去這段日子,他說「實在也過得太辛苦了」。

目前自稱「閉門讀書、出門采風」的蔡仁堅表示,有讀不完的好書、也有看不完好的事務,他到大陸廈門做的就是新竹的文史訪查工作,因為很多新竹的文史的根源都在福建。

他以文史工作者自居,回顧市長任內參與和執行的市政建設,算是新竹市現代史這一段歷程。以下是訪談內容。

河畔鋪柏油更親水
問:新竹市前陣子發生護城河畔石板路要鋪柏油風波,當初規畫的想法為何?

答:東門城是新竹的寶貝,護城河和城門是分不開的連體嬰,新竹護城河是全台僅存的文化資產,新竹人和它的感情深厚,也是城市的驕傲,現在也是新竹人接待友人的客廳。

十幾年前,我擔任市議員時,曾有人建議護城河上加蓋興建停車場。六年前護城河的頭尾兩端都是垃圾,中間是水泥化溝槽,人們無法親近。其實城市中有一條河流是很棒的,護城河是新竹市藍帶水系的一部分,它提供給人使用。可惜在歷代人工的截斷下,讓這條水系產生扭曲和斷裂。

新竹市區並不大,護城河兩邊的柏油路也是窄窄的,規畫成今天這個景緻,想法上就是讓人親近水系,也是建立在規畫成徒步區的設計。或許當初和民眾溝通的時間不夠充分,而會有不同意見。

舊城再發展談願景
問:選新竹市長時,有什麼樣的想法,想建設成什麼樣的城市?

答:我的家族從乾隆年間就在新竹落腳,我喜歡讀歷史,新竹從王世傑在康熙三十年開拓新竹,清朝年代從雍正元年,一七二三年設治開始,淡水廳前後有一百五十年歷史,竹塹城是政治、經濟、文化、商業的重心。

日本人在一九○五年做都市計畫上為新竹做了棋盤式的佈局,我剛上任時,黃俊銘教授調查日據時代建築,還留下近三十幢重要的公共建築。

然而台灣光復後的五十年,這半個世紀新竹市有什麼好的建築和建設,讓人能眼睛一亮而且引以為榮?大概五根手指都數不完。近五十年來的新竹市城市發展,老實說,對後世的子孫沒有交代。因此如何為舊城再發展,為未來做新的佈局,是就任時的最重要想法。

都計如人體論政績
問:你曾以骨架、血脈和器官來形容任內的都市計畫、交通建設和博物館群及綠地系統,是否能具體描述?

答:新竹市只有一百零四平方公里,是面積很小的城市。百分之四十是丘陵地,百分之六十平地。這塊土地有沒有被合理使用?用得好不好?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快不快樂?

我用都市計畫來比擬骨架,日本時代規畫的新竹市只有容納六萬人,現在已超過四十萬人口。光復後依法規每五年都市計畫要通盤檢討一次,但是一九四五年以來只有檢討一次,戰後的都市計畫可以說是沒有章法、沒有原理、沒有設計。光復後的道路系統,也是沒有章法和邏輯可言,遇到誰的房子就轉,T字路、丁字路就特別多。

二塊面積較大的都市計畫,結果卻是文華段的「光華迷宮」和新興段的「新興迷宮」,很不規則的道路,讓很多人都繞不出來,這些大概都是官商勾結的結果。因此骨架要先建立,當時我們的團隊只花二年時間,就完成了竹二科和東勢工業區的通盤檢討。

至於血脈,就像人體一樣,如果動脈阻塞就會中風。路要平只是細節,道路系統要通暢,必須有專業及客觀的認識和判斷,任內將這些斷裂的部分接成一條外環線,像公道五、客雅溪等都是重要的血脈。

至於器官,如博物館群和綠地系統,這是城市居民悲哀喜樂的來源。如果器官到細胞能很活躍、很健康,人就會比較快樂。城市如果有豐富的博物館、多元的產業面貌和新舊商店的存在,相信市民就會比較快樂!一個國家、城市,文化累積到一個程度,就很自然會產生博物館家族,因此除了能成立的就成立之外,也找了一個很棒的團隊做出如何管理、運用它們,成為城市資產的規畫報告。

促園市合一新希望
問:回頭看新竹市的城市發展,有什麼樣的體驗和觀察。
答:新竹歷史的轉捩點有二個,一是一七二三年清廷政府把淡水廳治設在新竹,淡水廳一百五十年來,促成新竹成為政治、經濟、人才的集中地,也促使新竹成為多元文明的城市。二是一九七○年設立科學園區,這包括清大交大工研院在內,深深影響新竹市這二十年來的發展以及未來方向。園市合一是我就任時的理念,可惜因為一些行政文化的差異和民主化過程的變動,造成誤會和矛盾。希望促成園市合一,卻造成園市斷裂,我想我有責任。未來我樂意以文史工作者的角色倡導園市合一。

看科技社群有期待
問:您對科技社群的想法和期待?

答:高教育、高知識和高所得是科技社群的特質,我已經感受到他們參與關懷城市的行動,像前一陣子的石板路事件,有那麼多的回響,我想有很大一部份來自廣義的科技社群。科技人作為推動城市發展的主力,現在時機是成熟了。如果能更擴大主動關懷公共議題,了解歷史的竹塹文化,他們會成為新竹城市生活中的主力。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