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表醫生”感嘆收徒太難:可能只能傳三代了

近日,在順德容桂文博城,來了一名廣州的“大師傅”,他叫蘇鈞。蘇師傅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待在店裡,戴上特製眼鏡專心致志地修理鐘錶。很多上了年紀的順德人喜歡帶著自己珍藏的古董表,讓蘇師傅維修。因為手藝精湛,蘇師傅有了一個有趣的外號:“古董表醫生”。上世紀50年代出生的蘇鈞,從10歲起就開始接觸維修鐘錶行業,修表超過半個世紀。蘇鈞和爺爺父親三代修表,蘇鈞的父親是廣州百年老字號“李占記”的修表師傅,父子都專長修古董機械手錶,在業內都享有很高的聲譽。蘇鈞還珍藏了“百年李占記”懷錶,蘊藏著珠三角精細工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珍貴歷史進程。

最早的“漢字懷錶”在廣州
因為順德人家裡有放鐘錶的習慣,往來廣州也很方便,蘇鈞就在順德開了家“鐘錶診所”。
蘇鈞現在除了修表,在他的“診所”裡也收藏了有幾十年甚至百年曆史的古董表,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李占記”出品。他說,這裡面有著中國精細工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感人故事。蘇鈞介紹,中國最早引入“西洋表”的地區就是廣州十三行,在清康熙時廣州十三行每年為宮廷輸送鐘錶。到了上世紀20年代左右,李占記用國外一些著名鐘錶大品牌的機芯和其他配件“訂貨”,打上“李占記”三個字銷售。那時市面上幾乎所有鐘錶都是“洋文”,只有李占記銷售的鐘錶有中文,所以很多國人購買。
百年前的中國沒有精細鐘錶,李占記只能採取“訂貨加刻字”的做法,售出最早一批“漢字懷錶”。當時很多李占記的師傅心中的最大夢想,就是修一塊“中國自己產的機械表”。這個夢想在新中國成立後,終於得以實現。
蘇鈞在順德容桂“鐘錶診所”收藏了好幾塊百年前的李占記的“漢字懷錶”。蘇鈞說,李占記向歐洲訂購的鐘錶中,都會打上“省港澳李占記”字樣或“李占記選莊”,其中的數個漢字,讓很多中國人都感到,這是“自己選的鐘錶”,這種獨樹一幟的營銷手法,令李占記名聲大起。

三代修表“十歲入行”
出身於鍾表修理世家的蘇鈞回憶,他10歲就開始學修表,當時他父親每天在家裡修表,自己就幫忙洗一下手錶的零件。蘇鈞的爺爺也從事鐘錶行業,受到家庭氛圍的耳濡目染,他很自然地入了行。
修手錶極其考驗耐心和技術,很多時候在修表過程中連一口“大的呼吸”都不允許。蘇鈞的父親上世紀50年代進入廣州修表龍頭企業李占記,這是對於他修表技藝的一種業內肯定。李占記對修表師傅的技藝特別嚴格,如果因為技術問題,在李占記修過的表短期內回店返工三次修表師傅就會被辭退。
一些原廠不能修理的手錶,在李占記都能修好,以致老廣州人還有一句口頭禪“修金勞(勞力士)就要到李占記”。蘇鈞珍藏的一份父親50年代的“廣州居住證”上面,抬頭就寫著“李占記師傅”,蘇鈞說“這本身就是一種榮譽的象徵”。蘇鈞的拿手本領是修古董表,他說一塊手錶附加的功能越多,就越容易出現毛病。 “每隻手錶的毛病都不一樣,出現的問題也不一樣,考驗修表師傅的記憶和腦力。”
蘇鈞既會修古董表,也會修“新潮表”。修新潮表要更新自己的修理手法,判斷能力也要更加精準。現代手近日,在順德容桂文博城,來了一名廣州的“大師傅”,他叫蘇鈞。蘇師傅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待在店裡,戴上特製眼鏡專心致志地修理鐘錶。很多上了年紀的順德人喜歡帶著自己珍藏的古董表,讓蘇師傅維修。因為手藝精湛,蘇師傅有了一個有趣的外號:“古董表醫生”。上世紀50年代出生的蘇鈞,從10歲起就開始接觸維修鐘錶行業,修表超過半個世紀。蘇鈞和爺爺父親三代修表,蘇鈞的父親是廣州百年老字號“李占記”的修表師傅,父子都專長修古董機械手錶,在業內都享有很高的聲譽。蘇鈞還珍藏了“百年李占記”懷錶,蘊藏著珠三角精細工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珍貴歷史進程。

最早的“漢字懷錶”在廣州
因為順德人家裡有放鐘錶的習慣,往來廣州也很方便,蘇鈞就在順德開了家“鐘錶診所”。
蘇鈞現在除了修表,在他的“診所”裡也收藏了有幾十年甚至百年曆史的古董表,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李占記”出品。他說,這裡面有著中國精細工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感人故事。蘇鈞介紹,中國最早引入“西洋表”的地區就是廣州十三行,在清康熙時廣州十三行每年為宮廷輸送鐘錶。到了上世紀20年代左右,李占記用國外一些著名鐘錶大品牌的機芯和其他配件“訂貨”,打上“李占記”三個字銷售。那時市面上幾乎所有鐘錶都是“洋文”,只有李占記銷售的鐘錶有中文,所以很多國人購買。
百年前的中國沒有精細鐘錶,李占記只能採取“訂貨加刻字”的做法,售出最早一批“漢字懷錶”。當時很多李占記的師傅心中的最大夢想,就是修一塊“中國自己產的機械表”。這個夢想在新中國成立後,終於得以實現。
蘇鈞在順德容桂“鐘錶診所”收藏了好幾塊百年前的李占記的“漢字懷錶”。蘇鈞說,李占記向歐洲訂購的鐘錶中,都會打上“省港澳李占記”字樣或“李占記選莊”,其中的數個漢字,讓很多中國人都感到,這是“自己選的鐘錶”,這種獨樹一幟的營銷手法,令李占記名聲大起。

三代修表“十歲入行”
出身於鍾表修理世家的蘇鈞回憶,他10歲就開始學修表,當時他父親每天在家裡修表,自己就幫忙洗一下手錶的零件。蘇鈞的爺爺也從事鐘錶行業,受到家庭氛圍的耳濡目染,他很自然地入了行。
修手錶極其考驗耐心和技術,很多時候在修表過程中連一口“大的呼吸”都不允許。蘇鈞的父親上世紀50年代進入廣州修表龍頭企業李占記,這是對於他修表技藝的一種業內肯定。李占記對修表師傅的技藝特別嚴格,如果因為技術問題,在李占記修過的表短期內回店返工三次修表師傅就會被辭退。
一些原廠不能修理的手錶,在李占記都能修好,以致老廣州人還有一句口頭禪“修金勞(勞力士)就要到李占記”。蘇鈞珍藏的一份父親50年代的“廣州居住證”上面,抬頭就寫著“李占記師傅”,蘇鈞說“這本身就是一種榮譽的象徵”。蘇鈞的拿手本領是修古董表,他說一塊手錶附加的功能越多,就越容易出現毛病。 “每隻手錶的毛病都不一樣,出現的問題也不一樣,考驗修表師傅的記憶和腦力。”
蘇鈞既會修古董表,也會修“新潮表”。修新潮表要更新自己的修理手法,判斷能力也要更加精準。現代手錶越來越高科技,戴古董表的人越來越少,以修機械表技術為代表的“古董表醫生”也越來越少。

遺憾:收徒太難無人傳承
蘇鈞說,目前為止他最大的遺憾就是修理古董表這種文化和手藝可能只能傳三代了。從70年代中期到現在,他從事這個職業已經近半個世紀。對他而言,“古董表醫生”已不僅僅是一門職業,更多的是自己興趣的堅守。現如今他的子女都不肯繼承這門手藝,在他們眼中,學習這些很枯燥。 “現代社會誘惑很多,信息也發達,已經沒人能夠像以前那樣坐下來靜心學習。”蘇鈞現在已到了退休年齡,他感覺自己的內心越發沉靜,他也越發喜歡和這些鐘錶相伴的日子。
“現在自己能做多久就多久,畢竟已經62歲,已經沒有什麼信心發揚到全世界了。”蘇鈞有些遺憾地說,現在收徒弟太難了,他們家這門手藝傳了三代就差不多有百年了,雖然有點可惜但也沒有辦法。  (文/廣州日報曾毅/吳靜韻  圖/者陳楓)錶越來越高科技,戴古董表的人越來越少,以修機械表技術為代表的“古董表醫生”也越來越少。

遺憾:收徒太難無人傳承
蘇鈞說,目前為止他最大的遺憾就是修理古董表這種文化和手藝可能只能傳三代了。從70年代中期到現在,他從事這個職業已經近半個世紀。對他而言,“古董表醫生”已不僅僅是一門職業,更多的是自己興趣的堅守。現如今他的子女都不肯繼承這門手藝,在他們眼中,學習這些很枯燥。 “現代社會誘惑很多,信息也發達,已經沒人能夠像以前那樣坐下來靜心學習。”蘇鈞現在已到了退休年齡,他感覺自己的內心越發沉靜,他也越發喜歡和這些鐘錶相伴的日子。
“現在自己能做多久就多久,畢竟已經62歲,已經沒有什麼信心發揚到全世界了。”蘇鈞有些遺憾地說,現在收徒弟太難了,他們家這門手藝傳了三代就差不多有百年了,雖然有點可惜但也沒有辦法。  (文/廣州日報曾毅/吳靜韻  圖/者陳楓)
近日,在順德容桂文博城,來了一名廣州的“大師傅”,他叫蘇鈞。蘇師傅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待在店裡,戴上特製眼鏡專心致志地修理鐘錶。很多上了年紀的順德人喜歡帶著自己珍藏的古董表,讓蘇師傅維修。因為手藝精湛,蘇師傅有了一個有趣的外號:“古董表醫生”。上世紀50年代出生的蘇鈞,從10歲起就開始接觸維修鐘錶行業,修表超過半個世紀。蘇鈞和爺爺父親三代修表,蘇鈞的父親是廣州百年老字號“李占記”的修表師傅,父子都專長修古董機械手錶,在業內都享有很高的聲譽。蘇鈞還珍藏了“百年李占記”懷錶,蘊藏著珠三角精細工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珍貴歷史進程。

最早的“漢字懷錶”在廣州
因為順德人家裡有放鐘錶的習慣,往來廣州也很方便,蘇鈞就在順德開了家“鐘錶診所”。
蘇鈞現在除了修表,在他的“診所”裡也收藏了有幾十年甚至百年曆史的古董表,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李占記”出品。他說,這裡面有著中國精細工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感人故事。蘇鈞介紹,中國最早引入“西洋表”的地區就是廣州十三行,在清康熙時廣州十三行每年為宮廷輸送鐘錶。到了上世紀20年代左右,李占記用國外一些著名鐘錶大品牌的機芯和其他配件“訂貨”,打上“李占記”三個字銷售。那時市面上幾乎所有鐘錶都是“洋文”,只有李占記銷售的鐘錶有中文,所以很多國人購買。
百年前的中國沒有精細鐘錶,李占記只能採取“訂貨加刻字”的做法,售出最早一批“漢字懷錶”。當時很多李占記的師傅心中的最大夢想,就是修一塊“中國自己產的機械表”。這個夢想在新中國成立後,終於得以實現。
蘇鈞在順德容桂“鐘錶診所”收藏了好幾塊百年前的李占記的“漢字懷錶”。蘇鈞說,李占記向歐洲訂購的鐘錶中,都會打上“省港澳李占記”字樣或“李占記選莊”,其中的數個漢字,讓很多中國人都感到,這是“自己選的鐘錶”,這種獨樹一幟的營銷手法,令李占記名聲大起。

三代修表“十歲入行”
出身於鍾表修理世家的蘇鈞回憶,他10歲就開始學修表,當時他父親每天在家裡修表,自己就幫忙洗一下手錶的零件。蘇鈞的爺爺也從事鐘錶行業,受到家庭氛圍的耳濡目染,他很自然地入了行。
修手錶極其考驗耐心和技術,很多時候在修表過程中連一口“大的呼吸”都不允許。蘇鈞的父親上世紀50年代進入廣州修表龍頭企業李占記,這是對於他修表技藝的一種業內肯定。李占記對修表師傅的技藝特別嚴格,如果因為技術問題,在李占記修過的表短期內回店返工三次修表師傅就會被辭退。
一些原廠不能修理的手錶,在李占記都能修好,以致老廣州人還有一句口頭禪“修金勞(勞力士)就要到李占記”。蘇鈞珍藏的一份父親50年代的“廣州居住證”上面,抬頭就寫著“李占記師傅”,蘇鈞說“這本身就是一種榮譽的象徵”。蘇鈞的拿手本領是修古董表,他說一塊手錶附加的功能越多,就越容易出現毛病。 “每隻手錶的毛病都不一樣,出現的問題也不一樣,考驗修表師傅的記憶和腦力。”
蘇鈞既會修古董表,也會修“新潮表”。修新潮表要更新自己的修理手法,判斷能力也要更加精準。現代手近日,在順德容桂文博城,來了一名廣州的“大師傅”,他叫蘇鈞。蘇師傅總是一個人默默地待在店裡,戴上特製眼鏡專心致志地修理鐘錶。很多上了年紀的順德人喜歡帶著自己珍藏的古董表,讓蘇師傅維修。因為手藝精湛,蘇師傅有了一個有趣的外號:“古董表醫生”。上世紀50年代出生的蘇鈞,從10歲起就開始接觸維修鐘錶行業,修表超過半個世紀。蘇鈞和爺爺父親三代修表,蘇鈞的父親是廣州百年老字號“李占記”的修表師傅,父子都專長修古董機械手錶,在業內都享有很高的聲譽。蘇鈞還珍藏了“百年李占記”懷錶,蘊藏著珠三角精細工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珍貴歷史進程。

最早的“漢字懷錶”在廣州
因為順德人家裡有放鐘錶的習慣,往來廣州也很方便,蘇鈞就在順德開了家“鐘錶診所”。
蘇鈞現在除了修表,在他的“診所”裡也收藏了有幾十年甚至百年曆史的古董表,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李占記”出品。他說,這裡面有著中國精細工業“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的感人故事。蘇鈞介紹,中國最早引入“西洋表”的地區就是廣州十三行,在清康熙時廣州十三行每年為宮廷輸送鐘錶。到了上世紀20年代左右,李占記用國外一些著名鐘錶大品牌的機芯和其他配件“訂貨”,打上“李占記”三個字銷售。那時市面上幾乎所有鐘錶都是“洋文”,只有李占記銷售的鐘錶有中文,所以很多國人購買。
百年前的中國沒有精細鐘錶,李占記只能採取“訂貨加刻字”的做法,售出最早一批“漢字懷錶”。當時很多李占記的師傅心中的最大夢想,就是修一塊“中國自己產的機械表”。這個夢想在新中國成立後,終於得以實現。
蘇鈞在順德容桂“鐘錶診所”收藏了好幾塊百年前的李占記的“漢字懷錶”。蘇鈞說,李占記向歐洲訂購的鐘錶中,都會打上“省港澳李占記”字樣或“李占記選莊”,其中的數個漢字,讓很多中國人都感到,這是“自己選的鐘錶”,這種獨樹一幟的營銷手法,令李占記名聲大起。

三代修表“十歲入行”
出身於鍾表修理世家的蘇鈞回憶,他10歲就開始學修表,當時他父親每天在家裡修表,自己就幫忙洗一下手錶的零件。蘇鈞的爺爺也從事鐘錶行業,受到家庭氛圍的耳濡目染,他很自然地入了行。
修手錶極其考驗耐心和技術,很多時候在修表過程中連一口“大的呼吸”都不允許。蘇鈞的父親上世紀50年代進入廣州修表龍頭企業李占記,這是對於他修表技藝的一種業內肯定。李占記對修表師傅的技藝特別嚴格,如果因為技術問題,在李占記修過的表短期內回店返工三次修表師傅就會被辭退。
一些原廠不能修理的手錶,在李占記都能修好,以致老廣州人還有一句口頭禪“修金勞(勞力士)就要到李占記”。蘇鈞珍藏的一份父親50年代的“廣州居住證”上面,抬頭就寫著“李占記師傅”,蘇鈞說“這本身就是一種榮譽的象徵”。蘇鈞的拿手本領是修古董表,他說一塊手錶附加的功能越多,就越容易出現毛病。 “每隻手錶的毛病都不一樣,出現的問題也不一樣,考驗修表師傅的記憶和腦力。”
蘇鈞既會修古董表,也會修“新潮表”。修新潮表要更新自己的修理手法,判斷能力也要更加精準。現代手錶越來越高科技,戴古董表的人越來越少,以修機械表技術為代表的“古董表醫生”也越來越少。

遺憾:收徒太難無人傳承
蘇鈞說,目前為止他最大的遺憾就是修理古董表這種文化和手藝可能只能傳三代了。從70年代中期到現在,他從事這個職業已經近半個世紀。對他而言,“古董表醫生”已不僅僅是一門職業,更多的是自己興趣的堅守。現如今他的子女都不肯繼承這門手藝,在他們眼中,學習這些很枯燥。 “現代社會誘惑很多,信息也發達,已經沒人能夠像以前那樣坐下來靜心學習。”蘇鈞現在已到了退休年齡,他感覺自己的內心越發沉靜,他也越發喜歡和這些鐘錶相伴的日子。
“現在自己能做多久就多久,畢竟已經62歲,已經沒有什麼信心發揚到全世界了。”蘇鈞有些遺憾地說,現在收徒弟太難了,他們家這門手藝傳了三代就差不多有百年了,雖然有點可惜但也沒有辦法。  (文/廣州日報曾毅/吳靜韻  圖/者陳楓)錶越來越高科技,戴古董表的人越來越少,以修機械表技術為代表的“古董表醫生”也越來越少。

遺憾:收徒太難無人傳承
蘇鈞說,目前為止他最大的遺憾就是修理古董表這種文化和手藝可能只能傳三代了。從70年代中期到現在,他從事這個職業已經近半個世紀。對他而言,“古董表醫生”已不僅僅是一門職業,更多的是自己興趣的堅守。現如今他的子女都不肯繼承這門手藝,在他們眼中,學習這些很枯燥。 “現代社會誘惑很多,信息也發達,已經沒人能夠像以前那樣坐下來靜心學習。”蘇鈞現在已到了退休年齡,他感覺自己的內心越發沉靜,他也越發喜歡和這些鐘錶相伴的日子。
“現在自己能做多久就多久,畢竟已經62歲,已經沒有什麼信心發揚到全世界了。”蘇鈞有些遺憾地說,現在收徒弟太難了,他們家這門手藝傳了三代就差不多有百年了,雖然有點可惜但也沒有辦法。  (文/廣州日報曾毅/吳靜韻  圖/者陳楓)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