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遊戲收與放之間的平衡——明日藝術教育機構《紙船》

互動遊戲收與放之間的平衡——明日藝術教育機構《紙船》

文︰謝鴻文

節目︰《紙船》 »
主辦︰明日藝術教育機構
演出單位︰明日藝術教育機構 »
地點︰荃灣大會堂展覽室
日期︰3/2/2018
城市︰香港

當前世界的兒童劇場演出,完全無語言的形式有增加的趨勢。故事剝除了語言(沒有對白台詞),可以和孩子溝通嗎?他們看得懂嗎?這是經常先被挑戰質疑的問題。

從我看戲的經驗,以及觀察兒童觀眾的反應來看,這個假設性的問題根本不必在意,甚至是不存在的,僅只是成人自身錯以為兒童劇的表演一定就是要有「說」故事的誤解而已。然而,說故事此行為的「說」,這個字的語意不應該只局限於嘴巴上的口語敘說,如此認定就狹隘化「說故事」的意涵了。「說」更接近於表達的意思,可以是語言的表達和非語言的表達(身體),這般兼容才能豐富「說故事」的內涵與實踐。再說兒童的發展,本來就是從非語言表達過渡到語言表達,在嬰幼兒期還在學習說話階段,兒童自身已經能發展出一套「嬰幼兒語言」,運用擬聲、疊韻等方式完成他們和世界的溝通,甚至自己和想像遊戲(如對玩偶、玩具玩扮家家酒時)外在客體的溝通。


明日藝術教育機構演出的《紙船》,就是一齣幾乎無語言的演出,除了主人翁女孩滴滴說出了幾句簡短的「爸爸」,以及爸爸說了幾句簡短的「Happy Birthday」,此外幾乎都是無語言,但一點也不會影響對故事的理解。這個故事甚至簡單到用幾句話就可說完:滴滴生日這天,爸爸卻還是忙於公事,沒辦法陪她,於是滴滴幻想乘著紙船,與爸爸去冒險。兒童自由奔放的幻想,在這齣戲的處理皆以光影偶戲表現,舒緩安靜任黑白光影流動,想像中的世界卻是瑰麗多彩有趣,詩意隨著想像的河水開始波動,擴展流蕩出迷人的畫面。


可是,滴滴乘著紙船進入幻想世界後,每每只要轉換到真人演員出場表演,方才的詩意就會被切斷一些。尤其「嚕啦咧」這個角色每次他的出現,便有互動橋段,從念唱兒歌〈潑水歌〉中流傳最耳熟能詳的一段副歌:「嚕啦啦嚕啦啦嚕啦嚕啦咧,嚕啦嚕啦嚕啦嚕啦嚕啦咧,嚕啦啦嚕啦啦嚕啦嚕啦咧,嚕啦嚕啦嚕啦咧。」再依據此段副歌,邀請兒童觀眾一起做動作,要設計這些互動遊戲並非不可,只是導演可以再思索互動時間與頻率是否太過頻繁,似乎想讓所有孩子都能上場依樣學樣操作玩過一輪才肯罷休,戲的風格調性,突然自此熱絡升高成熱鬧歡愉,怎麼收實在是門學問。


接下來,兩位演員分別拿出海洋生物的布偶和孩子互動,更是把場面炒成沸騰狀態。海洋生物離開後,回到光影偶戲的場面,描繪紙船將海洋中的垃圾一一撞開,這裡觸及海洋生態環保的議題,構想很好,可惜段落執行時間太短,沒能更深入去探索如何解決海洋不再受污染,否則只是把垃圾撞開,不算是真正解決污染的問題,紙船也不能找到安定的所在。而這個紙船既然是滴滴的幻想替代品,紙船找不到安身立命所在,同樣意喻著人類將因自己的破壞地球生態,找不到安心生存的依歸。


「嚕啦咧」這個角色是由演爸爸的同一演員分飾,「嚕啦咧」熱情有活力,和爸爸嚴肅呆板如機械人形成強烈對比,這樣對照反映滴滴心中對爸爸的典範期盼。「嚕啦咧」的造型戴著羽毛頭冠,象徵某種原始部落,陽剛野性,也是孩子心中的召喚,希望爸爸暫時解開領帶、工作與手機,回到童年野性狀態吧。當滴滴和「嚕啦咧」開心的互動,乃至一起搭上一艘大紙船,再邀約兒童觀眾一起共乘,這裡的互動遊戲處理,則是必然需要,在歡樂表象下,會滲出一絲絲憂傷的情懷,彷彿訴說著當下香港也有太多兒童的情感心理如此需求,卻未被家長滿足依賴,只能微微地抗議著。


於是那艘以非紙類製作的「大紙船」,變得堅固卻又柔韌,代表著同舟共濟般的精神,帶給孩子心理一點點安慰。但回返現實呢?香港家長過於忙碌,忽略教養與陪伴,香港孩子生活與學業壓力過大……這些問題又不容忽視或藉由幻想逃避,兒童劇的責任也只能做到揭露問題,引發反省而已。

◎刊於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網頁,2018年2月7日
http://www.iatc.com.hk/doc/101986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即興之所見 即興之所見
    即興之所見 ──義大利拿坡里滑稽木偶戲《波奇尼拉》 謝鴻文 MassimoGodoliPeli帶來的這齣《波奇尼拉…
    兒童節的派對 2009-07-10 10:41:51
  • 跨出一步之後 跨出一步之後
    跨出一步之後 ──九歌兒童劇團《媽祖回娘家》 謝鴻文 九歌兒童劇團甚具前瞻性眼光,積極培養兒童劇創作人才,為此創辦「…
    兒童節的派對 2008-12-08 23:53:49
  • 聞到玫瑰芳香 聞到玫瑰芳香
    聞到玫瑰芳香--保加利亞偶戲團《民謠偶戲TumbaLumba》 演出:保加利亞偶戲團 時間:2月12日16:00 地點…
    兒童節的派對 2015-03-01 23: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