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橋自來水公司

[收錄於文史通訊第25期]

板橋自來水公司
 
  某日,理事長黃政瑞經過莒光路時,赫然發現一個建築物非常奇特,決定要調查其
背景,自此即經常偕同工作人員外出探訪。第一時間就先去採訪地方耆老何雲坊先生,
幾經曲折,才又輾轉採訪到了真正對這個建築物的時空背景瞭若指掌的板橋自來水公司
第十二區主任劉清武先生,「板橋自來水公司」的田野調查工作才得以劃下完美的句點。

  李建和(海山煤礦經營者,亦是前省議員):早期,海山煤礦為了要洗炭,一直在
尋找水源,終於找到水源路52號(水源地)這個水泉口,於是將這道水泉拿來洗炭;板
橋水源就從這裡開始。火車載運煤炭,全省發透透,山本仔他們要洗炭,員工當然也要
給水喝;泉水後來不僅供應礦工,也給街民們使用,2000戶、3000戶…這樣一直增加,
水在越趨不足的情況之下,才又建造了員山公園旁的水塔儲水,並購置馬達,利用重力
導流的原理,將水供給更多的街民使用。

  饅頭山上有一間水錶室,當時是由陳港先生負責管理,水泉口就在他家那裡,也是
北工處的所在。劉主任表示,水錶室及其內設備於昭和八年所建;民國62年饅頭山這塊
土地的產權屬於台灣自來水公司,瑞穗、積穗這兩個抽水站停止使用後,因為水公司欠
缺一個中間加壓設備,而重新置土購地又太貴的情況下,自來水公司認為這塊土地的用
處極大,所以一直想把此處的土地使用權收回去,只是古早時辦理土地移轉都拿個30、
50元,也沒過名就使用了,當年的土地權狀沒有弄清楚,導致產權歸屬難以釐清,現在
都變成老百姓的了,目前已成板橋市場,產權問題直到現在還是紛紛擾擾,未能解決。

  山的另外一頭還有一座紀念碑,林家建造板橋中山堂時,林本源子孫(林平洲)與
一位日本人出錢建造該石碑。石碑與水錶室同為昭和八年時建設(民國二年),終戰後,
民國50、60年內政部下令,只要是與日本相關的事務、甚至文字都必須銷毀,換句話說,
只要是”日本屎、日本尿”都需要從視線中清除。有一日,一個安全室的理監事發現了
這塊石碑,因為碑文中有昭和字樣及一個日本人名,犯了政治上的大忌諱,於是往上呈
報,安全室於是展開大肆調查,風聲鶴唳;當時劉清武先生在板橋自來水公司擔任總務
股長,接到公文下令:限期銷毀石碑。劉清武先生說:「我沒錢請人來把它銷毀,覺得
不忍心,所以花5元買水泥,叫一位賴姓司機將碑文上的文字用水泥簡單的塗一塗,在
塗掉之前我把碑文全都抄了下來」。劉清武先生尊重歷史的心情,紀念碑才因而保留了
下來,當初先人設立此碑的意義也因此能流傳於後代;只不過痛心的是,現在再看到的
紀念碑已經面目全非,碑上文字不僅被敲掉了、更被人用噴漆噴得慘不忍睹;前人甘冒
風險為歷史留下的見證,卻又遭到後人無情的破壞,毫不珍惜我們寶貴的文化資產,令
人不禁惋惜感嘆。
 
紀念碑全文

街莊長為街庄之筦鑰亦一方柱礎也板橋山本

街長者其自負之義務一貫當局則信任六年凡

市區改良教育獎勵水道已享受衛生的飲和公

會堂亦有具體的基礎街民之負擔較輕在公省

養廉約萬街名之昇格實稱部落尤食惠無窮今

者鶚薦頻聞驪歌疊唱我街民等結一團之熱誠

具數事之饋贈用當紀念非感頌勞

昭和八年一月
山本氏紀念碑建立發起人   神谷龜吉
              林平州
              林祖壽
              林朝慶
              黃江柳
              鄭賜發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