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二)

每次我們只要看到這對姊妹花,又出現在那一堆嘴雜的阿桑身邊,幫他們洗碗的時候,我們看了覺得太心疼了,這一點我們經理也看得出,大家對這對姊妹花的疼惜,所以我們經理就找阿美來談談,希望他兩位女兒能夠在下課之後,來我們餐廳做外場的服務生,星期六、日、國定假日我們餐廳外場的服務生就多了這兩位生力軍。

我們餐廳來用餐的客人,算是高級的人士,吃一餐可不便宜,早餐一客只有吐司加蛋、熱咖啡或是冰咖啡牛奶、柳丁汁,這樣吃一客早餐最少要花二百八十元到三百八十元,那是民國六十六年時,午餐一客菲力牛排一千元以上到上萬的都有,晚餐就更不用說了。

當時能夠來我們店裡消費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外籍來賓比較多,這些外籍來賓來用餐都很固定,等於我們的餐廳是他們的廚房了,他們接洽生意招待客人,也都會在我們餐廳裡進行,所以有很多時候,那些的外籍來賓只要看到了我,就叫我約翰,John,那是我以前在餐廳用的英文名字,後來我寫了一套<屏東的小湯姆>,我的英文名字又叫湯姆了。

我覺得和外國人做朋友,很簡單,他們男的女的話也不多,跟您見面最多的時候是笑一笑,要不然就叫你一聲嗨!John早安!是我們一天最常見面打招呼的方式,他們男的或是女的,跟我們講話從來就不曾拖泥帶水,或是講一些五四三的無聊話,尤其他們外國人是很重視隱私權的,您不能隨便問他們在哪裡工作,或是結婚了沒,有沒有男女朋友?這是很冒犯的,而在我們台灣這樣的問話是很隨便的。

我們在這種地方上班,無形中也培養了一些自身的修養與內涵,有時候我們下班去別的地方吃東西,都還有點不太習慣那些中式的料理,或是夜市路邊攤,要吃路邊攤就會挑選熟悉的老闆,我們才會去吃。

吃的文化在東西方對禮節的要求是大不相同的,您看到日本人吃拉麵的樣子,和香港人一起吃飯的吵架式飯局,和台灣人吃一攤飯,要一面喝酒一面划酒拳,當然像是印度、南亞許多國家,他們對吃的文化也各有不同的特色,但是我還是比較喜歡西式的用餐禮節。

我在年輕的時候,一天當中就要面對三種不同型態的生活環境,早中午上班的地方客人看起來差別不大,但是仔細觀察,你會發現這些的貴客當中,有許多的貴婦,他們喜歡來我們這種高級的餐廳消費以外,更多的貴婦他們其實也物色我們餐廳裡帥哥型的服務生。

我的同事當中有一位帥哥,是來者不拒,他美的醜的大的小的老的少的,只要能上床,他都可以搞,他這位帥哥以為他能這樣的搞到這些的女人,那是他有吸引力,他夠美夠帥。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經理問我,你那位帥哥朋友人去哪裡了?我跟我們經理說,他現在正在美國的西海岸,和那位富婆談戀愛呢!在場我們所有的同事,聽到是那一位富婆,都不免受到驚嚇,啊!連這樣的老女人他也搞得下去,這就是我們這個物欲橫流,充斥著我們整個價值觀的世界。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三十坪菜園學校推廣(十三) 三十坪菜園學校推廣(十三)
    我對青香蕉的果肉煮熟後,這麼容易就可以用桿麵棍和砂糖、中筋麵粉攪拌融合在一起,這讓我想起很多食物的問題,香蕉在我們台灣是…
    博毓家園 2018-02-28 23:11:00
  • 三十坪菜園學校推廣(六) 三十坪菜園學校推廣(六)
    照理說我們人類的覺知,應該可以感受到這種不好的環境,應該要好好想辦法來改變,譬如石油對我們這個地球的傷害實在太大了,不能…
    博毓家園 2018-02-03 23: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