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坪菜園森林生態小說(五十)

我出生的地方是一個以閩南人為聚落的村莊,以前這裡叫做番仔寮,後來改為繁榮、繁昌、繁華、繁隆,這四個村的人口在一個鄉裡也算多的了。

我們的家鄉叫做長治鄉, 是離屏東市不遠的一個鄉,長興村是我們長治鄉的行政中心,像戶政事務所、鄉衛生所、地政事務所、水利會,這些鄉鎮公所都在長興村子裡,而長興、崙上、德協這些都是客家人居住的村莊,如果以地理位置來講,這些客家莊是和屏東市的大連路接攘,比較有都市味。

而我們繁華村這四個村莊就比較靠近水源地三地門,那裡是大武山脈,峽谷裡有一條隘寮溪,這條隘寮溪和美濃溪匯集成為高屏溪,溪水經由林園出海口流入巴士海峽,而我們長治鄉農田所有的灌溉水,都是靠山地門這裡有一座大山裏的水庫流下來的。

很早以前,我們所居住的地方會有械鬥,客家跟閩南的械鬥,頻率是很高的。由於族群不同,講的話彼此雞同鴨講,言語無法正常溝通,就很容易產生嫌隙。如果從信仰的觀點來看待客家與閩南人的習俗,像是廟會、迎王爺、舞龍、舞獅、弄俥鼓、宋江陣、牛犂陣這些的廟會陣頭。

其實不管是閩南人或是客家人的信仰習俗,是同源頭的,都是從中國大陸的福建漳州、泉州、廈門、廣東、廣西,甚至於浙江、安徽、山西、山東這些的省份所帶來的民族習俗信仰,關公、媽祖、城隍爺、地藏王、觀音、佛祖,不管是神道教或是佛教、儒教,這些有中國人的地方,就會有這些的民族習俗信仰的存在。

我們台灣這個小島,從我曾祖父以來,直到我這一代,已經是第四代了,而在家族的族譜或是政府單位的地政事務所,想要找到更早以前的家族資料是找不到的。

而我們村子裡最為人樂道的義勇恩公廟,碑文就記載著當時十八位義勇好漢的壯烈犧牲的事蹟。故事發生在清道光十四年間(1834),當時李受、楊石老、廖芋頭等流民假借反清復明義勇軍名號糾眾立旗,到處焚燒擄掠,如阿猴、萬丹、阿里港等地。

在農曆十二月三日侵入番子寮庄,庄民奮勇抗敵,並向外求援。當時有府城北門的十八名好漢在村莊裡幫傭,得知消息,基於豪情,也全力協助抗敵做前鋒,就在庄頭東北方(今活動中心前)構築工事和瞭望台抗敵。

由於敵人很多,雖然這十八位好漢全力血拼,仍寡不敵眾,全部殉難;十八人中,有一人眼盲,因無法與敵人搏鬥,就登上瞭望台擊鼓助陣,不知其他十七人已為庄犧牲;敵人聞聲後登上瞭望台,將他刺死,砍了首級,但是他正氣凜然,雖死身軀不倒,手上還緊握鼓棰,敵人無法推倒他而驚嚇逃走。

這時老埤、杜君英等庄民援軍到,敵軍眼見攻不下而退走,村莊終於獲救。庄民找到十八名義士的遺體,竟無法移動瞭望台上的遺體,就燒香祈禱說:「壯士等十八人為我庄捨身,恩惠深重,難以回報,我庄願意每戶擇一丁,錄名為嗣子,並起造廟宇侍奉,使壯士們萬代香火不墜。」說完遺體才倒下。

現今繁華國小學校西邊前,原為番子寮十八義勇恩公廟,民國八十四年,因道路拓寬,移址重建大廟。

庄裡男子結婚時,除了拜祖以外,一定來廟裡祭拜感恩,每到忌日(農曆十二月三日),家家戶戶備牲禮祭拜,並演戲酬報,可見庄民對他們的崇敬。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