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所以我也可以挑戰你嗎?

從帶這個班開始,就不斷和孩子強調自主的重要。這個班上不會有人一直盯著你,等著登記你乖不乖,等著老師來處罰你,你要自己知道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事情,要有判斷的能力,因為每個人都是能獨立思考的個體。 
開學以來,大家都很不錯,黑板上少了密密麻麻的號碼,幹部也樂得輕鬆,早自習自己交作業,安靜看書,上課了自己坐好,午餐午休也都能自我管理,還有孩子提到很喜歡這樣的方式。 但這一週以來,因為球賽熱烈的進行,孩子開始浮躁了起來,上課進來還想繼續講下課打球的事情,要花些時間收心,科任課也被反應有些男生太亢奮,整堂課講個不停,於是,昨天和孩子花了些時間討論了這個問題。 
我先問了孩子之前老師管秩序的方式,大致上就是幹部登記不乖名單,報請老師處罰,處罰方式大多是罰寫課文,(我先反省我以前也都是用這套管理制度,只是處罰方式不是抄課文),而且全班只有兩三個小孩從沒有被罰寫過課文,老實說我對罰寫課文這件事情還蠻反感的,因為我永遠記得我小三那年,因為犯了一個我現在已經記不起來的錯,被老師罰寫好幾遍的課文,然後我越寫越生氣,就故意把字寫得又醜又亂,後來當然隔天就被體罰了@@所以我對罰寫課文的看法就是一點幫助都沒有,甚至我連我自己犯了什麼錯我都想不起來,只記得那生氣的感覺。
我問孩子你們覺得抄課文對自己有什麼幫助嗎?大家異口同聲說沒有,我又問,那你會因為抄課文而去反省自己的錯誤嗎?有孩子大聲的說不會,我問為什麼,他說因為只覺得很討厭。也就是說,這個處罰方式因為令人討厭,所以這個討厭已經超越了想去反省錯誤的心情,這不就跟我小學三年級的回憶一模一樣嗎?
接著我問,你們想要維持我們現在的自我管理方式,還是想要回復以前班上的管理登記模式?我讓大家舉手,結果26人中有19人舉了想要繼續自我管理,0人舉了管理登記,我問剩下7個人,那你們的想法呢?那7個小孩說:「沒差,都可以!」我發現了沒舉手的大多是班上聽話的孩子,平常不大會犯規,且也不太發言的那群。
我忍不住從台灣史的角度切入,和孩子分享了對於台灣奴化教育的感想,然後,我很慎重的告訴他們,我不希望把這樣的教育方式再帶給他們,所以我才會希望他們會思考、會自主、能獨立,對於權威不是只有一味的接受與服從,這時,有個孩子舉手了,他笑笑的說:「老師,所以我也可以挑戰你嗎?」
「沒錯!你當然可以!老師說的話未必就是對的,當你對老師的話有所疑慮時,隨時歡迎你提出質疑,比起獨立思考,服從是一條太簡單的路了,但我們台灣社會已經不需要那麼多只會服從的孩子了,我很高興你問了這個問題,這代表你已經不畏懼權威,勇敢踏出第一步了,歡迎你隨時來挑戰我,和我對話!」

後記:上課花太多時間討論東討論西的結果就是.....進度嚴重落後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