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之光(幻の光,日本,1995)★★★★★


「幻之光」(幻の光)是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在這之前他已經拍了不少紀錄片,2013年高雄電影節曾在導演專題中,播映了「當福利消失時」(しかし… 福祉切り捨ての時代に,1991)、「另一種教育」(もう一つの教育〜伊那小学校春組の記録〜,1991)、「愛之八月天」(彼のいない八月が, 1994)和「當記憶失去了」(記憶が失われた時…〜ある家族の2年半の記録〜,1996)這四部早期紀錄片作品,是對是枝裕和的創作軌跡相當好的回顧。在「幻之光」這部處女作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對日常生活況味的巧心掌握,紀錄片拍攝的經驗顯然與他的創作美學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此外本片也流動著侯孝賢作品的元素和氛圍,而他也從來不隱藏侯孝賢電影對他的創作帶來的深遠影響。從長鏡頭、大遠景的使用,靜謐恬適的慢節奏氣氛,乃至一個又一個的隧道山洞、陳明章的配樂,都很難不讓台灣影迷想起侯孝賢。看這部電影最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有這樣一個畫面:當女主角由美子(江角真紀子飾)剛來到新丈夫民雄(內藤剛志飾)的老家,他們到市集拜訪親友,伴隨親友爽朗熱情的笑聲和招呼,原本灰濛濛的天空放晴了,陽光灑在他們身上,彷彿預告新生活將帶給由美子的啟發和轉變。這是多難得的巧合,讓我想到「戀戀風塵」結局山頭上的光影。大自然是無法操控的,但她不吝將這樣的美妙時刻賜予這些電影。正如「戀戀風塵」的攝影師李屏賓所說的:「有些東西,是天時、地利、人和,你才會拍到,而不是你的技術有多好。」(註) 

在陽光灑落之前,「幻之光」雖然雲淡風輕悠悠然地,但愁緒可是灰暗沉重得化不開。前半段無論夢境回憶或日常生活,常在黑夜、陰影和雨中進行,主角即使過著幸福日子,但似乎有什麼不祥正悄悄籠罩。 

電影開頭是由美子的童年,她目睹奶奶離去的背影。年邁的奶奶想回到老家度過餘年,任誰也攔不住她這樣的心意,一如侯孝賢的「童年往事」(這也是影響是枝裕和極深的一部電影)裡帶著小孫子要回大陸家鄉的唐如韞。奶奶的背影經常出現在由美子的夢裡,她再也沒回來,也不知去向。由美子想,要是當初能攔住她就好了。這樣失去親人的遺憾與罪惡感糾纏著她。 

成年後,她與幼時鄰居郁夫(淺野忠信飾)結婚,貧窮的年輕夫妻深愛彼此,孩子剛出世,一家三口住在大阪的小公寓,過著不甚寬裕的貧困生活。家的附近電車隨時轟隆經過,但他們的代步工具是腳踏車,宛如潛行在這座大城市的底層,穿梭在水泥和隧道之間。 


「幻之光」是江角真紀子主演的第一部電影,幾年後她才會以日劇「庶務二科」(ショムニ,1998)的大姐頭角色廣為人知,在本片她扮演的是同樣無比堅強,但顯然嬌羞許多的女性。當由美子目送著突然回家拿傘的郁夫離去,她臉上掛著幸福的燦爛笑容,是那種任何人都會希望另一半臉上出現的笑。只是同時,我們都有種預感,這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了,就像那個關於奶奶的夢境再現一般。 

果然,郁夫當晚沒回家,警察沒多久找上門來,告訴她鐵道附近發現了一具男性屍體。電影沒有將前夫的葬禮呈現在觀眾面前,一直要到電影最後,我們才見由美子跟著長長的送葬對列前行,彷彿在參加這場我們沒有見到的儀式。失去摯愛的由美子沒有痛哭失聲,只是失神恍惚,如行屍走肉蜷曲在牆角,連孩子都無法照顧。 

電影跳接到數年後,透過鄰居太太介紹,由美子改嫁了,對象是鄉下漁村的鰥夫民雄。她帶著兒子,搭著火車,來到全然陌生的鄉村。片中由美子常常穿著全黑的深色裝束,即使來到新丈夫家也是如此。厚重的黑大衣一方面抵禦寒冬,一方面也像這片風景中的長影,宛如還在哀悼摯愛的逝去。民雄和女兒第一次出現,到車站迎接由美子也穿著黑衣,暗示我們這兩個家庭有著類似的遭遇。 

電影細緻地對比了兩地兩家的不同:以前是三人小家庭,現在迎接的是滿桌滿室的大家族;以前家外頭是封閉的景觀,電車不時轟隆經過,從此時開始,外頭無時無刻傳來的是海浪聲,以及遼闊的自然景色。陽光穿射出厚重雲霧和哀愁氣氛,灑在片中人物身上,從這個美妙的時刻開始,電影的節奏輕快了起來,兩個孩子無邪地相識、玩鬧、嬉戲,他們不像父母識得如此深沉的哀傷。季節隨著他們跑著追著向前移轉,天氣漸暖,他們脫去厚重黑大衣,換上輕薄亮麗的衣物和色彩。這一段真的好美,尤其是孩子跑進隧道的畫面,是我最享受這部電影的魔幻時刻。兩個破碎的家庭自然而然結合在一起,沒有通俗劇常見的爭吵對抗,而是如片中呈現的大片自然景色一般平和無波。 

「幻之光」以美麗的光影和攝影呈現寧靜又深沉的世界,讓你見到傷痛,也教你忘卻憂傷,與遺憾共處。它是帶來希望的美麗詩篇,就像不可方物的微光,永恆不滅,吸引影迷久久凝視,不能自已。 



(註)引自《Focus Inside:「乘著光影旅行」的故事》,P.95 



相關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請按個「讚」讓我知道吧!也歡迎到Facebook網頁「好二輪,不看嗎?」和我一起看電影!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