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天國!(ワンダフルライフ,日本,1998)★★★★


在天國裡,你可以永遠與最美好的回憶相伴,忘卻所有痛苦的過去,夠幸福了吧?這是是枝裕和想像的天國世界,但是在這之前,你會先在一棟古老建築裡待上一個星期,好好挑選出那個最美好的記憶,幾個使者會協助你重建現場,把它拍成精緻的電影,讓你看著那段影片,緊擁著回憶進入天國──如果拍電影是種造夢的行業,那麼我想沒有比「下一站,天國!」中更夢幻的情境了。
這部電影說的就是這棟屋子裡一星期下來的日常生活。二十二位位死者分別接受使者面談,講到要選出最美好的回憶,各種答案都出籠了,這當然關乎各自的生活經歷,亦或每個世代的集體記憶:你可以看到前面幾位老人談著戰火下的愛情,在戰場上又飢又渴的遭遇,下一位女高中生則用嬌滴滴的口吻,回想著和朋友到迪士尼樂園遊玩,這個對她來說獨一無二的美好記憶,其實一年下來已經有三十位和她同年紀的女孩說過了。 


電影用類紀錄片的方式,讓這些人對著鏡頭娓娓道來。有人記得太多,連一歲的事情都講得鉅細靡遺;有人不想回憶過去,只想遺忘;有人得了阿茲海默症,忘了九歲後的一切;有人拒絕選擇,有人則選不出來。無論如何,看著螢幕裡的他們,你很難不自問: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美的記憶是什麼? 

一個星期到了,沒有作出選擇的死者會留在這個中繼站擔任使者。不是帶著美好回憶上天國,就是在這兒一個星期一個星期面對新來的死者,引領他們步入天國。這是繁重且枯燥的工作,片中也呈現了這樣的生活。這個與世隔絕的封閉空間哩,除了工作,沒有什麼休閒娛樂,有的使者下棋打發時間,有的讀推理小說,甚至百科全書。但是,這也像另一種繼續活著的方式,使者中的川嶋(寺島進飾)對人間仍有戀棧,他選擇留在這裡,希望能看著女兒到她成年為止,而他也負責面談了一個決定不選擇記憶的年輕人,年輕人說,他想用這種方式為自己的生活負責。 
 
是枝裕和用無聲營造出死後世界的氛圍,這裡不是喧囂人世,也不是極樂天國,只是個中繼站,四季流轉依然,但一切都像停了下來,除了偶爾的鳥叫聲,四周極為靜謐。整部片除了演員的對話、動作發出的聲響,幾乎沒有任何畫外音和自然聲,更不用說配樂了。老舊房舍外雖是一片樹林,但宛如沒有生機,任何的聲響都讓這樣的寂靜吞沒了,原本還能見到的枯葉蔓草,在一場雪靜靜下完後,都被埋藏了起來,更深沉的冬天就要來臨,這裡將更沒有生機。 


使者朝夕相處,產生情愫也不讓人意外。十八歲的少女里中紗織(小田エリカ飾)暗戀樣貌清秀的大哥哥望月隆(ARATA飾),但她清楚望月有一天會離開這裡,帶著美好的回憶進入天國,特別是當望月見到生前的未婚妻,她知道分離是無可避免的。 

紗織吃醋了,原本為了電影勘景而來到竹林的她,走著走著,走進了都會繁華的夜生活,這是「下一站,天國!」裡聲音最豐富的一場戲,甚至還加入了配樂,和電影之前的調性極為不相同,雖然沒有明說她去了哪裡,但明顯和使者所處的空間完全不同,也許是他們離開已久的人間,我這麼猜測。 

最終,望月發現多年前的未婚妻仍惦記著自己,甚至是她在中繼站選擇的那個美好記憶。望月說,他發現能參與別人美好的回憶真的件很幸福的事,紗織深信他離開的日子將來了,他會帶著和未婚妻的記憶一起進入天國。不只是紗織,連鏡頭前的我們都以為,他會選擇和未婚妻的記憶作為電影拍攝的內容,但是,同樣的公園場景裡,只有望月一個人坐在長椅上。 

電影此時進入了非常聰明的動人高潮,攝影機的鏡頭以望月為主角,對準了他,他凝視著攝影機──難道坐在長椅上就是他最美的回憶嗎?不,他望著攝影機後的那群人,那些和他朝夕相處的夥伴們,以自己的雙眼將這一幕化為永恆的家族寫真,將自己想著他們的時刻印在心底,帶往天國,永遠保留下去,而想著他們的望月隆,也將這樣永遠封存在影片膠捲上。 



相關連結


喜歡這篇文章,請按個「讚」讓我知道吧!也歡迎到Facebook網頁「好二輪,不看嗎?」和我一起看電影!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