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5M台北看動物反服貿黑箱

咪爸好友結婚,一早咪爸就出門幫忙迎娶新娘子。
我與咪咪自己坐高鐵上台北,目標是咪姑娘從未到訪的木柵動物園。
一坐上高鐵車廂裡滿是密密麻麻的黑衣人,與咪咪被擠到一邊坐在車間的地上,
終於到達台北捷運。

不知咪咪是否累了,還是這是她認識台北土地的方法,
"人親土親"所以人得親土?
把她強抱起來幾次之後我放棄了,只能忽視路人的白眼,
長途旅行對於小小孩來說還是累,只能同理與包容把它當作陪孩子長大的歷程。

四月的動物園已經十分炎熱,
但是咪咪對於動物圖鑑裡的夥伴們突然變成活體,會動會叫會便便,還是感到興趣盎然。
雖然我現在還是難以悠遊養子之樂,
但在陪伴孩子成長過程中,與他們一起童稚的眼光看對我們來說已經習以為常的世界,
還是一種難以言說的快樂。
我覺得動物的糞便不好聞而卻步時,咪咪拉著我尋找怪怪的味道,眉頭不皺。
我覺得兔子就是兔子一眼都不用多看時,咪咪開始抓著我的手細數每隻兔子不一樣的顏色,
"好有趣,對不對,媽媽?"
孩子,謝謝你陪我一起複習這處處皆美的世界。














只有不是活的才可以坐坐看。


與咪爸會合後到了反服貿現場,還沒到活動開始的時間,
台大醫院捷運站手機訊號已經打不出去,馬路上是秩序良好的抗議群眾。
看到洶湧的人潮並不讓人感到振奮,只覺得人民何以這麼卑微。
除了坐在這,偶一兩句的吶喊,為了心中的正義我們又能做什麼事情?


柏油馬路蒸騰熱氣中含混瀝青燒灼與人們呼息雜沓的氣味,
是平日開車騎車在車上高度所無法感受的底層土地溫度,
終於找到一處人與人肩踵之間距離還算空疏的地方帶咪咪坐了下來,
牛仔褲的厚度撐不起似乎已經可以煎蛋的馬路,甫一坐下就想跳起,
真難想像十幾天日坐夜寐馬路上的人們怎麼與這難熬共處?

想起後殖民女性主義學者Gayatri C. Spivak的質問:"底層人能說話嗎?"
Spivak想必對答案並不樂觀。
我不居廟堂之高,只是百姓小民,雖不出生貧寒,但自詡對世上辛苦還有憐憫,
儘管如此,我也常常忘記貼著土地工作者的汗水。

身在露天底層泥沼裡的人們臭氣熏天,炙熱難度,眼看腳踩手摸皆泥濘,
但無力也無權為自己發聲,
身在高位之人,呼吸新鮮空氣,眼看明媚風光,坐擁寬闊舒適,哪能想起泥沼裡雜沓的臭氣?
就算想起,也只會把在自己與沼池之間建起鐵壁城牆,好讓自己千萬別落到泥沼裡吧。


還沒三分鐘,咪咪已經皺眉嚷著要離開這裡。




哪個母親想讓年幼的孩子在馬路上被折射的紫外線曬瞇了眼睛?
在烈日的曝曬下渾身抓癢?
咪咪,媽媽很抱歉得帶你來這個地方。
我們可以在動物園裡多待一會,在無尾熊館裡多看幾眼小無尾熊睡著時的一臉幸福,
或在冷氣房裡慢慢比較每一隻蟒蛇身上斑斕的花紋如何多變不同,
世界之大,繽紛奧妙,遠比一片黑壓壓的人潮來的美麗多了。
我們何以如此?
我們何以如此?
我們何以如此!



還未成為媽媽時,覺得"媽媽"ˋ這個詞只是一個身分,
只有在孩子身邊時才需要成為這個身分,
也因為是身分所以媽媽的角色可以暫時拔除, 暫時隱身,
有需要的時候才把媽媽的吊牌貼紙掛在身上。

當媽媽之後,發現"當媽媽"是一個恆常的狀態。
永遠為孩子擔心,永遠無法隱身,孩子永遠是我責無旁貸的責任。
我祈禱他現在健康平安,更祈禱他未來順利快樂,
當我成為母親的那一刻裡,我生命的盼望不再只是我的一生,
而是加倍的延長,連著孩子的生命一起衷心祈求。

婦人之仁不只懦弱,婦人之語還常語塞,說不個清楚。

如果問我想留什麼給我摯愛的孩子?
我用婦人之仁的婦人之語只有個卑微的請求。

我希望留給他一個世界,
有公義,有正義,有憐憫。
能自由的思想,思想自己從何而來,又該哪去。
能自主的說話,用原鄉的語言言說自覺與自決。


而且這樣的思想與說話都能實踐與體現,不只是在蒸騰熱氣的馬路邊,
默看凝望瀝青裡折散的微光。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2Y4M農忙生活 2Y4M農忙生活
    228連假回高雄一趟,兩天的行程中,咪咪就下田了好幾回。咪咪不改城市寶寶對農村生活的喜愛,玩得不亦樂乎。而且應該深刻了解…
    阿君老師的部落格 2014-03-23 23:59:00
  • 2Y到農場蹦蹦跳跳 2Y到農場蹦蹦跳跳
    自從開始讀書進修,唯一的假日只剩下周日,咪爸有時週日也要上工,東減西扣的闔家團聚時光不多,台灣幼兒家庭的處境,實在不難想…
    阿君老師的部落格 2013-11-25 00: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