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 2013 夏季日劇:Woman - 樂多閱讀

[日劇] 2013 夏季日劇:Woman



片名:Woman
原名:Woman
首播:NTV / 2013-07-03 週三
編劇:阪元裕二
導演:水田伸生
主演:滿島光 / 田中裕子 / 小栗旬 / 谷村美月 / 二階堂富美 / 三浦貴大 / 臼田麻美 / 高橋一生 / 鈴木梨央 / 髙橋來 / 小林薰
官網:http://www.ntv.co.jp/woman2013/

簡介:  (唯央@YYeTs人人影視字幕組)

現在日本有超過 100 萬位單身母親,平均年收入只有 200 萬日元左右,大約是每戶平均收入的540萬日元的三分之一,獨自撫養孩子的艱辛可想而知,本劇以單身母親為主人公,講述了一位雖然貧窮,卻拚命守護自己所愛的孩子的女性的生存故事。開始



青柳小春 ( 滿島光.27 ),單身母親

在車站,因為哼歌初識剛爬完山、還滿臉鬍渣的青柳信 (小栗旬 飾 ),後來兩人結了婚,當年小春 20 歲。

生下第一個女兒取名青柳望海 ( 鈴木梨央 飾),接下來的兒子取名青柳陸 ( 高橋來 飾 ),幸福的日子剛剛要展開,沒想到青柳信在火車月台發生意外死亡,留下小春肩負起一對兒女的所有責任。平均每天打二份工來維持生計,即使如此,經濟上還是捉襟見肘,打工平均時薪是 900 日元,而托兒所每個小時就要付 800 日元,完全讓她心力交悴。



最可怕的是,小孩只要一生病,就會打破勉強維持的平衡,無法打工、失去收入、沒錢看病 .....

迫不得已到區公所的「生活福利課」求助,沒想到對方以植杉紗千願意撫養為由,拒絕補助,紗千正是小春 20 年沒見面的、早已另組家庭的親生母親。被拒絕補助的小春拉下顏面,向「生活福利課」的職員砂川良祐借錢,沒想到一個不小心,昏倒在樓梯。醫生初判是「貧血 」,但是詳細結果要等血液報告出來才能確定。



小春帶一對兒女造訪植杉家,希望母親紗千能拒絕撫養,讓她得到生活補助,沒想到卻因此揭開了 3 年前丈夫的死亡之謎,當初青柳信是為了撿在月台滾落的梨子才遭遇不測,而梨子正是當時紗千給的「禮物」,一時悲從中來:「要是還活著該有多好,為什麼要管梨,為什麼要去撿?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呢,我一直在想,但是今天,就在剛才,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啊!」,等屋外雨一停就拉著兒女匆忙離開。

慢慢回神過來,紗千:「不是我拋棄了她,而是她拋棄了我,因為不想原諒,她才笑著回來的」,現在的她已經有另外的一個女兒植杉栞 ( 二階堂文.19 )。



回家途中,小春心情突然被觸動,旁若無人哭了起來:「我好想妳爸爸,我好想見阿信」,看著突然哭泣的母親,六歲的望海一時不知所措:「爸爸還在的!他還在的!」,對著四周吶喊,「爸爸,快來!爸爸,快點來啊!求求你快來,我們好想你!」,母女哭著抱著一團。

心得

(1)小女孩鈴木梨央簡直是戲精,把女主角的光芒掩蓋住不少。本劇的架構很容易讓人想起動畫「 狼的孩子雨和雪」,同樣是經濟艱難,同樣是單身母親,同樣是一對調皮的兒女。

(2)「貧血」還 O.K.,但是後續安排很可疑,如果是不治之症,會讓觀眾在下我,萌生翻桌情緒。

(3)在人物關係表中,植杉栞旁邊出現了很可疑的文字,顯示她跟青柳信死亡有關,難道是當時 16 歲的她在背後推了一把?

CH2,畫梨的女子

轉眼 2013 年夏天來臨,望海七歲,小陸四歲,青柳一家的日子還是過得同樣艱苦。最大的不同是,在洗衣店認識的同事蒲田由季曾經邀請她們一家三口去拜訪,相較之下,蒲田家更優渥的居住環境,引來望海驚喜連連。

回程電車上,望海突然悶悶不樂:「百元商店也賣煙花嗎?」,原來她羨慕蒲田家的小孩晚上預定要放煙花的事,小春隨口答應了她:「我們也放煙花吧!下次一起放!」



這天,望海放學後沒立刻回家,在玻璃窗外痴望芭蕾教室練習的學生,路過的植杉栞剛好看見,一問才知道她是想畫芭蕾舞者,乾脆把她帶上咖啡廳,親自畫了一張素描給她,言語間透露了青柳信是被電車撞死的消息,望海固執的不承認父親已經死了:「他一直看著我呢!」,發現小春趕到,植杉栞匆匆逃離。

這天小春把兩個小孩託給由季照顧,在小酒館打工時卻突然昏倒,暗示她即將面臨的災難。在超市採購時,正對著特價紅酒猶豫,沒想到被砂川良祐看見,幾句簡單問候就逼得小春轉身離開,為了道歉的良祐帶著酒追上來,兩人推辭間紅酒碎掉,一邊撿碎片,小春一邊懺悔:「我真不配當一名母親,我的確是想買酒 .....」,她當時的確一度想借酒買醉。



晚上由季家買了煙火回來,望海抵抗不了誘惑也玩了起來,心中凜然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睡前一個人躲在棉被裏偷哭,連媽媽的電話也不敢接。隔天,由季拿剪刀幫不小心黏上口香糖的望海修頭髮,委屈的她一趁大人不注意,就拉著小陸直沖車站,沒想到小陸因為撿玩偶沒上車,只得一個人坐到「大月站」,嚇得由季心驚膽戰。

到站的望海打電話聯絡媽媽,但是卻一直打不通,只得打去植杉家求救,接電話前來的卻是植杉栞,喃喃自語:「四年沒搭過電車了」,而紗千在整理女兒房間時,偶然間發現了一個秘密



剛從醫院血液複檢出來,打開手機知道了消息,小春連忙衝到「大月站」找望海,母女緊緊相擁,望海為沒遵守約定、自己先放了煙花道歉:「本來說好下次一起放的,媽媽,對不起!」,小春這才知道她擅自偷跑的原因:「回去以後一起放,對不起,都跟妳約好了,是媽媽對不起妳,總說下次、下次的」。

看著母親消瘦的臉龐,望海:「媽媽,一個人寂寞嗎?」,淚水忍不住又流了下來,小春點頭:「好寂寞」,拿著毛巾互相為對方擦乾眼淚, 這才看見站在旁邊的植杉栞

畫梨的女子:「我姓植杉,植杉栞,姐姐!」,小春一時不知如何回應。

PS:

(1) 這一集的報紙剪報,證明青柳信的死亡的確跟當時是高中生的植杉栞有關,有可能是惡作劇。

(2) CH2 情感表達的很細致,小女孩的臉可愛到讓人想捏捏看。另一個小男孩真好命,幾乎不用背台詞啊!

(3) 看到小春連血液複檢的 2310 日元都掏的很心疼,吾心有戚戚焉

CH3,魚糕炒飯

植杉健太郎提著蛋糕、將棋、漫畫書過來拜訪青柳家,一不小心就在樓梯閃腰,結果望海還說健太郎相當於「不認識的人」,陌生人不能進門,讓他一個人在外面等小春。苦等許久,小春才姍姍而來,原來健太郎知道小春的處境,委婉勸說:「可以把這兩個孩子,寄放在我們家照顧嗎?」,他是為了化解母女間隔閡而來

醫院希望小春抽骨髓檢查,一知道自付額大約 1.5 萬,立刻想打退堂鼓,結果被砂川藍子 ( 谷村美月 飾 ) 曉以厲害,這才不甘願的把小孩寄放在植杉家照顧,一個人赴醫院就診。沒想到植杉紗千提前回家,母女碰面一陣尷尬,讓夾在中間的健太郎兩面不是人。



因為一盤「魚糕炒飯」,母女倆把彼此的怨恨都傾洩出來,紗千細數記憶中的不滿:小春小學一年級時說要去練鋼琴、結果只上了一次,後來一直說謊去公園玩將棋、她得「肺炎」的時候沒去醫院探望,根本不關心母親的死活、兩個人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但是親近的卻是偶爾才回家的前夫,作文寫的是「將來要成為像爸爸一樣的小說家」 .....

就因為這些理由嗎?」,面對自己八歲時就離家出走的母親,小春怒氣爆發:「妳出走以後,父親把他放在櫥櫃的幾箱稿子都丟了,他說那些都是廢紙,因為靠這些謀生,媽媽才出走了,他覺得自己是沒用的人,但是對我來說,他一直是我的好爸爸!」「我拿筷子的方式有點奇怪,但是我覺得不改也沒關係,因為這是爸爸教我的方法,因為我和爸爸用同樣的方法拿筷子因為爸爸一個人辛苦的把我養大,他是我重要的爸爸!」,紗千聽的冷笑,小春質問:「為什麼破壞家庭的妳還笑的出來?」



剛回到家的植杉栞不等互相介紹:「我知道,對媽媽家暴的那個男人的女兒吧?不是我爸爸把妳媽媽搶過來的,爸爸只是把媽媽從妳爸爸的家暴中救出來了,媽媽的門牙還斷了幾個,裝的都是假牙,還曾經肚子被踢得住院。說什麼媽媽拋棄了家庭,完全不是那樣!難道不是妳拋棄了可憐的媽媽,選擇了那個人渣嗎?把死的人想得那麼美好,來傷害活著的人,妳跟那種一邊說星星真美啊,一邊踐踏腳邊花的人是一樣的」,提起報紙上對青柳信死亡原因的描述,「你的丈夫也是 ... 因為騷擾女學生而死掉的!」

隨著「真相」一層一層剝開,小春頓時難以忍受:「已經夠了!已經夠了!」,告辭之前說小孩的浴衣洗好以後會還回來,望海:「不還也可以哦!因為媽媽的媽媽是這麼說的,說這是小春的浴衣,洗澡的時候還說『妳和那時的小春一樣高,所以應該還穿的下』」,小春心中一片惘然,看著母親擦桌子的背影:「謝謝妳,植杉太太,炒飯非常好吃」,鞠躬,「植杉太太,謝謝妳。」

心得: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在不同人的眼中,所謂真相也可以是完全不同的,唯一誠實的只有時間

CH4,烏奇庫庫

小陸常常沈默應對,托兒所的老師懷疑智力有問題,還好他只是很少說話,平常表達能力正常。最近他半夜突然哽咽起來,原來佈告欄上一則「尋狗啟事」觸動了他。青柳一家全體動員出外幫忙尋狗,結果忙了一天,還是沒有下落,按照啟事上的地址找到主人家,沒想到對方已經去寵物商店買了新的小狗代替,只剩下小陸的執著:「小本在那裡?」,被問及「衛生局」跟「殺害處置」是什麼,一時讓小春無言以對,只好回答「不知道」。

小陸一邊哭、一邊畫「小本」,把圖畫放在父親的祭桌上:「爸爸會幫我們找嗎?小陸都沒見過爸爸,他會聽我的請求嗎?」,小春也跟著流淚:「有的人即使從沒見過,還是會非常喜歡,即使從未見過,還是會被愛著。」



植杉母女逛百貨公司,後來植杉栞把媽媽拉進 KTV 包廂,她受了以前的同學刺激,心情並不穩定,說起了母親要幫小春家買的冷氣機,開始陰陽怪氣:「再婚就是了,那人已經死了,就算一直掛念,也無濟於事吧?」,像要發洩什麼,點了一大堆食物,「那個人是色狼,因為我就是受害者,那個人就在我面前,被電車碾過去了」。

植杉栞說她從小學就一直受欺負,因為怕紗千受不了她的失敗,所以一直沒對她說,直到高一時,加入了一個小團體,才開始有了歸屬感,女同學常玩一個遊戲,在電車上隨便抓一個上班族,然後污蔑他性騷擾,藉此勒索金錢為樂,為了不被排擠,植杉栞也慢慢學會這套把戲。



四年前的夏天,青柳信來找紗千,想化解母女之間的隔閡,跟健太郎三人談得非常愉快,臨走前還拿了梨,他們不知道植杉栞就躲在另一個角落偷聽,她心想我原來有一個姐姐啊,聽著母親的笑聲,植杉栞感到自己最後的避風港都要失去了,她跟蹤青柳信上了同一班電車,

居然有人笑得這麼開心,這世上居然有人笑得這麼開心,想必從未遭受過我這樣的經歷吧?這種人到我家,我該怎麼辦?我就要無家可歸了,覺得很火大」,拉住他的手 .... 結果青柳信被拉下車,一群醉鬼蜂擁而上,對他拳打腳踢,這時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隨著梨子滾落鐵軌,竟然有人從背後推了一把 .....萬萬沒想到,惡作劇的結果會是這樣,植杉栞:「我好想死,好想消失!」,紗千打了她一巴掌,讓女兒鎮定下來,在沙發上緊緊抱住了她:「不能告訴任何人,那個人不會再靠近我們家了。」
 
烏奇庫庫的孩子們 / ウーギークックのこどもたち

聽好了,我能看見人的壽命,生命的起源跟終結,我都知道,出生跟消失的時間,我也知道。」
「那你知道我什麼時候會消失嗎?」
「當然知道。」
快告訴我,我什麼時候會死掉,會去到那裡?會去什麼地方?

這天夜裏,百年難得一見的響雷打在醫院的屋頂上。

「我即將化作塵埃,在這之前,把這個給你」, 烏奇庫庫把長有長指甲的手伸向魯魯 ......

醫院等候區,望海手中的童話繪本還沒念完,只見小春聽完醫生報告,走了出來,白著一張臉毫無血色。

心得二階堂最後整個大爆發啊!台詞又多又急,情緒也有到位,很經典的演出,讓人刮目相看。


延伸閱讀

2013 夏季日劇:Woman ( CH5- CH8 )
2013 夏季日劇:Woman ( CH9 - CH11 )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