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工反抗力量從富士康開始?《蘋果背後的生與死----生產線上的富士康工人》讀後感


香港理工大學教授潘毅是研究中國農民工的權威,2010年富士康的一連串跳樓自殺事件爆發之後,之後以四年的時間,聯合了台灣香港與中國的二十所大學的師生共同完成了這份調查報告,並在2015同時以中文、英文、西班牙文與義大利文同步出版。

 

這本書揭露了富士康工作現場的第一手觀察與勞工深入訪談。一百萬的富士康員工,是如何從學校畢業懷著夢想進入富士康,而富士康的軍事化高壓的日夜輪班生產體制,再加上刻意與同鄉與同單位員工錯開的宿舍安排,富士康刻意孤立這百萬員工,讓他們無從建立集體意識。

 

各級政府全力配合富士康提供穩定低廉勞動力,以創造政績向中央邀功,使得富士康總共吸收了十五萬名的學生工,這些學生工在不明就裡之下被送上巴士,與所學完全不符合之下,被迫以學生工名義在富士康實習,被威脅「想畢業、先打工」,富士康還支付帶隊老師(五十個學生配一個老師)每月兩千人民幣的工資,負責監督看管學生。國家的教育體系主動配合富士康打造一個壓榨勞力的牢籠,這就是中國的經濟競爭力。

 

潘毅在這本書,強力批判了蘋果這個跨國企業的暴利,蘋果iphone的利潤分配,中國勞動力僅分配到1.8%,日本韓國的零件供應商14.3%,而蘋果則拿到了58.5%的龐大利潤。不過卻很政治正確地對於中國政府的角色卻輕輕帶過,或許這是他在香港任教職的不得不然。

 

最後,本書對於富士康配合中國國家發展政策,往內陸地區:湖南、四川等地遷移之後,卻受到員工很大的反抗,潘毅在書的倒數第二個章節「工人力量」,描述了太原、成都與武漢的富士康工人罷工,認為這是因為內地工人沒有脫離在地社區網絡,使得工人的反抗意識與力量增強。

 

這與過去農民工離鄉背井進入人生地不熟的沿海工業城市中的宿舍+工廠的生產體制不同,這些內地工人是住在家中,或是一兩小時的車程內。因此同鄉與社區的歸屬感強,會強化其集體意識,這是潘毅樂觀之處。再加上,香港、台灣與歐美各國的公民人權團體的聲援,中國農民工過去被鑲嵌進入全球加工省產鎖鏈當中,這個全球生產政治將逐漸被底層的勞工所扭轉,這是這本書最後樂觀的預測。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