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輪迴與遺傳

第一篇看完電影不到三小時就動手寫的心得…

先講一些題外話,這次膝關節其實不建議我看,大概怕我會嚇死在戲院吧?但好影友蔡蔡子熱情邀約,最終講定6月10日星期六傍晚看,但一切都是這麼巧,被我看到了男主角黃秋生本人謝票的場次,馬上通知蔡蔡子說要改時間,她就爽快答應了。

我們兩位輕熟女懷著興奮又期待的心情到了電影院,一直猜測自己的忍受度到哪裡,看完電影,我反而有種解脫與舒服的感覺。結論其實不太難懂,但其中的糾結與感觸,是環環相扣的。

黃秋生所飾演的兩代父子,林醒與林惜家,都為特殊性失眠症所苦,但在林醒的那個年代,發生了許多大時代下的悲哀。林醒為了養家加上受過日本教育,被迫帶到日本政府裡服務,起初只是文職,後來卻被帶進慰安婦招待所去做雜役,他內心非常掙扎,不敢拒絕這樣的工作,但卻又不忍心看自己的同胞們受苦。而故事的轉折發生在侯家雙胞胎女孩身上,林醒硬是救了妹妹回家,卻拋下有殘缺卻師傳父親會下詛咒的姐姐,姐姐怨恨自己的命運,但也恨這些為日本政府工作的漢奸,於是都偷偷下了詛咒,讓他們永世不得安寧,以至於禍延子孫。

妹妹完全相反,雖然失去姐姐和爸爸,但被林醒救回家保護,得以度過一段平靜的日子,無奈最後被下咒的林醒一直錯誤妹妹是姐姐,在無法睡覺幾近崩潰瘋狂時,把妹妹給殺了。後來,林醒切下日本軍官的命根子,再割掉他的頭,提著人頭衝到外面大喊「冤有頭,債有主」,最終被日本兵給亂槍擊斃。

林惜家被迫接受了這一切,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帶著這樣的心情長大,成為一個睡眠專究的學者(醫生?),想要突破人類生理時鐘可以不需要睡眠的這個定律,無奈學校並不資助,直到差點成為前女友的丘夢熙找上他,想要解開她家人們被失眠所苦的秘密。

一開始他真的發現了一些可以改善這個特殊性失眠症的方式,也找了丘夢熙來做人體實驗,但就在丘夢熙解開自己爺爺那代開始的失眠問題,進而尋根之後,赫然發現丘爺爺就是當年林醒在日本政府的上司,十足的漢奸,原本對丘夢熙有一絲憐憫的林惜家,開始施放亢奮劑給丘夢熙,林惜家也是長年受此病所苦,前後崩潰,開始吃人肉,丘夢熙最後死在被林惜家肢解啃咬的身邊,而林惜家被助理報警抓走,結束這個互相折磨的輪迴。

這一次何其有幸,碰到映後座談,我也搶到機會發問,我問黃秋生,覺得這個劇情到底算是詛咒?還是生病?黃秋生很肯定的說,他認為是生病,但他也覺得,導演這樣的舖陳安排,也是要營造許多想像空間給觀眾,你可以說是詛咒影響了後世,也可以說是遺傳發病的時間點恰巧與詛咒結合,讓這個劇情更加令人感到無奈及悲哀。

我很少真正的失眠,最多就是睡覺時間太短,但我多少可以感覺的到,睡不著或睡不好,真的會使人情緒失控,可能是暴躁,可能是產生幻想,而這部片給我的感覺,林家父子帶著許許多多的沉重,不論是生活上的無奈,或者就真的是失眠症作祟,終究,他們都落得悲慘的下場。而丘家的遺傳問題更為明顯,已經害死了三代父子,最後想要被拯救的丘夢熙,還是逃不過被此病加速惡化導致的不堪後果。

其實現代醫學還是有許多解不開的神秘疾病,不明就理的人,常常會怪罪於是命運捉弄,也會覺得是不是一種報應?我自己也會有這種感覺,覺得憂鬱症找上我,是一種報應,或者是一種命運,但其實我也知道,它是極大可能有遺傳性的。對於不定時發作的我,現在只能盡量讓自己減少被踩到地雷的機會。社交越來越退縮,我不知道自己何時可以不再害怕發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去除污名化或被看輕的那些閒話,只能繼續扮演別人想要看到的自己,真實的自己,只有關上家門後,才有機會表現出來。

雖然黃秋生自己覺得男主角是生病造就了這些悲劇,但我還是覺得電影舖陳,不斷的在提醒我們,好人不一定有好報,但身不由己的情況下,好人或壞人的區別,往往只在世人的認定,林醒是漢奸嗎?但他救了某一家的女孩,讓那位女孩終生感念,他也救了侯文媛,讓她有了暫時可以依靠的家。他只是想要圖個溫飽,養活媽媽和兒子,最後卻因為良心的譴責與失眠所苦,造就了這些悲劇。

很沉重的戲,不過我卻覺得很釋然。精神或中樞神經的神秘疾病,終究還是很難被世人理解,黃秋生把這種無奈、冷靜中帶著一點厭世與癲狂,演的淋漓盡致,如果不怕太多噁心鏡頭,失眠這部片,也許可以帶給你許多啟示。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