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陪、無限奉送,你不要嗎?

昨天看到後座的雅勻戴口罩一邊咳一邊「陪」小胖做期末(說說笑笑)。感想是:我之所以要離開清水就是這樣:我們把學生養壞了。所有教育都有共同的一個目標:使之獨立。清水小孩則是:非常享受這種依賴。雷同要玩到最後一分鐘,要依賴到最後一分鐘。若是我,我會反問小胖一句話:你這個人很重要嗎?為什麼老師要消耗他的人生,陪你嘻笑到最後一分鐘?
另一方面我彷彿看到一種命運,小胖是個寂寞的小孩,與寂寞鬥爭,將是他一生的最重要的課題。XD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