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媽媽的生產戰記

話說19號那天早上還在笑沒甚麼症狀 ﹐
但是晚上吃過晚飯後就是另一回事。
在19號晚上那天吃過蔥油餅﹐生煎包﹐
跟上湯紹菜雲吞過後﹐
因間歇性的陣痛感覺不是很好﹐
所以沒有如常出外散步散步~


臨睡前如常繼續看追看中的睹場風雲﹐
都沒有理會那間中來的絲絲陣痛。


到睡覺時間﹐陣痛讓我不能好好進睡﹐
上了廁所好幾次﹐還是看到一丁點的血﹐
沒有破水的跡象... 就回床上休息休息。


這時﹐大概是晚上一時半。


在床上輾轉反側﹐到了二時許還是睡不著﹐
感覺陣痛越來越頻密 ﹐
其實已心知不妙﹐但還是跟肚裡的楊咩咩說多待兩天﹐
婆婆就回來啦﹐不要心急。


這時﹐我開始望著床頭的跳字鐘...
兩個陣痛相隔七分鐘 ....
十分鐘...
五分鐘...


還是有點不規則﹐
但是真的很密....


漸漸地每一個陣痛相隔都是5~7分鐘之間﹐
基本上可猜到下一個會在那一分出現﹐
已知道是時候了﹐但是不忍吵醒熟睡中的楊爸爸﹐
便坐在床上等待每5分鐘一次的陣痛來臨。


大概三時多吧﹐
楊爸爸醒了上廁所﹐
問我怎麼坐了起來。


我說﹐該差不多了.........


朦朦朧朧的楊爸爸還有點一頭霧水﹐
但還是問我要不要現在上醫院﹐
然後為我倒了一杯牛奶﹐和送上一顆我最愛吃的金莎。
(可是我並沒胃口吃﹐所以沒有吃﹐現在很後悔﹐
坐月子中都不能吃 : p )


然後替我把整理好的包包拿出來﹐
這時我內心還是在想要不要去﹐
(因為不想被踢出來 - 我是打算痛到不能再忍受才入院的﹐
但是現在又不覺得很痛呀~)


最後在4時多我終於下床﹐
穿著睡衣睡袍﹐
加上一條長褲和大衣出發了。


到達NYGH的assessment room,
聽到門附近一個準媽媽在呻吟的聲音﹐
很是恐怖! (此時我還不覺得有痛呀。)


姑娘問我們是否第一次來﹐
然後著我往洗手間留小便﹐
最後爬上了離門口最遠的一個床上﹐
裝上各種儀器﹐為寶寶量心跳﹐
為我肚皮量度宮縮情況。


觀測時間約是20分鐘左右﹐
楊咩咩的心跳一直正常﹐
而我宮縮也是在5~7分鐘左右之間﹐
姑娘感覺滿意﹐便替我進行人生第一次的“內檢”。


可能是之前大家說得很恐怖﹐
又或是我的忍痛能力過人﹐
說實“內檢”一點也不痛﹐
鴨子先生要差很多吧﹗
(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我已開了很多的關係....)


內檢後﹐護士小姐說﹐
你已開了4.5度啦﹗


我們兩個都很驚訝﹐
問﹕ 那麼一定是今天了吧﹖


護士小姐說﹐
對呀﹐ 大概中午前就ok了。


甚麼?! 中午?!
說笑吧﹗


此時是早上的5時半.......


護士說多monitor一回﹐
等一下再回來....


這時旁邊的“間格”有另一個準媽媽來報到﹐
聽說已穿水了﹐也聽見是開了4.5度﹐
但她的呻吟也像另一個太太般有點恐怖 ^^'''''''''''''''''''
(當楊媽媽還是沒反應時........)


過了不久護士小姐回來﹐
問我要不要甚麼東東來止痛﹐
我說不用呀﹐都不覺很痛。
護士小姐就笑一笑行開了~


過一回兒另一個護士小姐送我到正式的產房﹐
並說旋醫生大概會在7時回來看一看我的。
而主看護我的護士小姐替我駁了monitor,
又再作一次內檢﹐她說﹐到5~6了﹐情況很好。
(我則說為甚麼搞了一朝才多.5~1?! 她說最難過的1~5我也過了﹐
不用心急啦....... 如果真的不成晚點給我催生藥﹐我當然是不想啦﹗)


之後便打了個電話給姐姐﹐
但是沒有人聽﹐就留了個口訊。


7時許旋醫生真的出現了﹐
因為星期六是例行檢查日﹐
所以他說看完症後約一時就會回來再看我。
若我覺得很痛的話就向護士小謝要求止痛吧。


這個時候我還是覺得不是很痛﹐
所以雖然護士小姐一直問我要不要點甚麼我還是說不要。
(她也很佩服我這樣忍得... 不過還是一路說到你穿了水你就知味道的言論﹐
聳勇我去打無痛,但我就是不聽 ^^''')


十時許姐姐和弟弟到了醫院探望﹐
大家競猜甚麼鐘數生得 (最後也是沒人中)
楊爸爸也替我去拿醫院提供的萍果汁和雪條﹐
宮縮的痛還可以... 所以不是顛峰時還可以談話說笑。
不過因為有點作嘔不太想喝東西 (其實已一整朝沒吃東西)﹐
最後整個人好像有點缺水....


到了好像是十一時多了吧﹐我感到一股水﹐不是很多﹐
但應該不是血﹐所以我按鈴叫護士來檢查一下。
我也說旋醫生是不會準時到的啦。
護士小姐有點擔心﹐因為我的宮縮已密得不能再密﹔
[這時我帶去的hello kitty亦被我意圖謀殺中]
再替我做一次內檢﹐說水袋還在﹐應該沒穿﹐只是漏水吧。


此時痛楚已有點“不人道”﹐(其實是太密所致﹐
如果格五分鐘一次我是能handle的)
所以我問﹐還有多久呀﹖
她說﹐也不定呀﹐第一胎可能要推四小時也不定的呢~
(楊媽媽的面頓時變藍﹐哈)


這時護士小姐轉一轉頭回來~
我就在內心爭扎﹐要不要打無痛~
看了lydia那個video真的不想打呀﹐
但是﹐真的好痛 : p 那些甚麼 blow 都救不了我。


我問楊爸爸和姐姐﹐他們說﹐忍不了就打吧。


我也心想﹐又不是鬥痛比賽﹐死就死吧﹗


所以﹐我們再一次按鈴。


心裡還在想﹐真的要打嗎﹖
不如扑暈我好啦....
每次做夢到了這個stage就black-out,
再醒就已生了啦﹐這次不是做夢吧﹖


護士小姐飛快地回來我的房間為我準備打點滴﹐
但是卻找不了我的血管...


找來另一個護士結果也一樣﹐
(我心想﹕%*()*$)#(*$)(##*$)(*#()$,
你們快點手腳好不好﹐
我快要痛死啦﹐你們還在鑽洞 : p)


然後再叫第三個護士來﹐
她還笑說﹐我也打不到你的話你就是沒血管的人了﹗
(我心想﹕我才沒心情跟你說笑﹐你快點好不好﹖)


終於用一種超微細的針﹐成功打點滴了...
(她們說我太乾,所以很難打﹐
大家看到那些瘀痕就是這樣做成的了 @____@'')
搞了大半小時﹐已是十二時許了。
(我心想﹕死人旋醫生你要來了沒有﹖ %)*#()$*#)(*$)#!)


可是﹐這個時候那個做麻醉的正在做手術﹐還未有空來幫我 [%&#)*$()#*()!!!!!]
楊爸爸問可不可以給我點麻啡甚麼的﹐護士小姐說可能太遲了。


姑娘看看monitor,心感不妙.... 楊咩咩的心跳有點低了﹗
可是卻遲遲未見旋醫生的蹤影決定在做一次內檢...


不做還好﹐一做姑娘手腳也亂了。
因為... 在短短的兩小時我已全開了﹐
便說﹐我們可以開始push啦...


我聽到開心得不得了﹐可以了嗎﹖
快些啦﹐痛死人啦﹗ (事後我相信我按鈴時已進入凌姑娘說的轉變期﹐
即是開了8度... 只是我覺得未到痛不欲生不知道﹐姑娘又不預我會這麼快。)


Anyway .... 差不多一時的時候主診姑娘倒瀉蘿蟹般找幫手﹐
看到我達1xx的宮縮﹐及楊咩咩下降中的心跳﹐
大家也很緊張﹐我姐也嚇傻了離開了產房。


這時旋醫生像superman般步入﹐
聽說還在穿便服﹐一下子脫衣內面就是醫生服﹗
(我痛到甚麼也不知道﹐只想快快屙了出來 : p )


但是他要我等陣﹗ (%()*)(*)($#*) 死得啦)


護士小姐將床解體﹐拿出那個墊腳的東東﹐
旋醫生還在和護士談天 (%&)#*($)*#)$*)#)


終於下指令給我push ....
push到中段我叫了一聲﹐(反面教材-push時該閉氣的)
旋醫生立我不準叫 : (


不記得是三下還是五下了﹐
這時旋醫生替我塗了local止痛﹐快刀一剪
(我是沒感覺﹐楊爸爸說很核突)
楊咩咩的頭出來了﹐
因被臍帶纏住了﹐所以心跳才會下降得很厲害。


旋醫生把臍帶拿走﹐不用半下身子也出來了。
(之後聽說我push的衝力太勁旋醫生一身都是水﹐哈)


就這樣﹐一月二十日﹐1:02 pm﹐
楊咩咩誕生了~﹗






^ 這個就是掛在我肚上的monitor﹐
左數據是楊咩咩的心跳﹐
右數據是宮縮情況。
20多是沒痛楚﹐傳說中的十級痛﹐
數據可高達12x!




^ 被我意圖謀殺的hello kitty,
也是我唯一的止痛方式。




^ 楊咩咩出生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