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園參觀心得】蒙特梭利幼兒園:理想園、子畝幼兒園、Ivy's House民權校

自從小艾1歲時我參加了Ivy's House的親子課,從此便積極在家實行蒙特梭利。因此,選擇幼兒園時,蒙特梭利的幼兒園當然是我心中首選!但是,就如同我在選擇幼兒園的二三事中提到,小艾已經很有秩序感,生活自理能力也不錯,因此我考量的是,幼兒園要延續蒙特梭利的教學法,讓她容易適應?或者換個不同的教學法,讓她兼具各家之長,培養她其他方面的能力(例如:創意)?

我在網路上努力爬文了一陣子,大部分的媽媽們都稱讚蒙氏的幼兒園可以培養幼兒的穩定性與專注力,養成孩子獨立、自律、主動學習的精神,這些對於國小後的學習能力很有幫助,並且孩子進了蒙氏幼兒園通常生活自理能力會增強(這點我覺得還好,因為我在家就已經實行蒙特梭利了,因此小艾的自理能力一向不錯)。但也有格友反應蒙氏教育大部分時間都在操作教具,比較少團體互動,孩子上了小學後對於學校作息(有上下課時間)以及人際關係不適應,而且市面上的蒙氏學校,真正有拿到蒙氏執照的老師所佔比率不多,甚至有些幼兒園只有一半不到的老師是正統蒙氏教育出身,可是卻跟家長收取很高的學費,因此是否可以真正落實蒙氏的精神,或者淪為「教具操作員」,這就值得商榷了。

總而言之,還是要親自走一趟才知道,畢竟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因此我還是排了3家蒙氏幼兒園參觀。


理想園

理想園可說是大名鼎鼎,不僅我常去的信義路Green House大力推薦,就連親子天下以及多家育兒雜誌也撰文介紹,阿扁的金孫趙翊安也是就讀那裡,據說必須從孩子還未出生時就去登記,一般都要排個2~3年才進得去,十分熱門,我這次也是為了肚子裡的妹妹而參觀的,我想小艾應該沒機會了。去年年底它們搬了家,因此我們便前往它位於濟南路的新園所。

在抵達之前,我想像這麼大名鼎鼎的幼兒園應該有氣派的接待處、偌大的庭園、豪華的設備,想不到它顯得很低調,藏身在一棟建築物的1、2樓,招牌也不起眼,讓我差點兒認不出來。按鈴進入之後,恰好是老師帶領蒙氏教具的時間,因此沒有任何老師跟我解說,只擺了幾張小椅子要我們坐在那邊自行觀察。

現場這麼多的小朋友和教具,小艾當然不會安分坐在位置上,於是老公就帶著小艾到處玩。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當小艾拿起一個教具之後,就有比較大的孩子(蒙氏採混齡教育,因此大中小班的孩子一起上課)走過來說;「她還太小,不能玩這個。」並且把教具搶走了。我看小艾的表情,似乎有一點嚇到了!後來小艾又拿取另一個教具,老師也過來說:「這個還不適合她。」便把小艾帶到專門給幼幼生操作教具的那一區,希望她就在那裡操作不要亂跑,可是那些教具都太簡單了,她一下子就不想玩了。小艾原先拿的教具分別是串珠和長尾夾,這些我在家裡都已經教過她如何使用,她早就會了,我不清楚為何同學及老師都不讓她有探索的機會,我不禁想到,以後小艾在這裡上課,是否也要如此處處受限呢?假設(這只是假設)小艾是數學天才,想要操作大班的數學教具,難道不能給她這個機會嗎?

另外一點讓我覺得疑惑的是,我所瞭解的蒙氏教育,老師是站在引導者的角色,利用環境與教具啟發孩子,讓孩子自己學習。這麼看起來,蒙氏老師的身段理應比傳統幼兒園柔軟。不過根據老公在理想園所看到的,老師卻是以權威的角色出現,分派每個孩子今天的工作進度、叫孩子們要專心工作不要來找小艾玩、要求孩子們玩完之後把教具收拾好,孩子們跟老師的關係看起來反而不像其他幼兒園那麼親密。

當老公問園所裡的孩子:「你們在玩些什麼呢?」有一位孩子對我們說:「我們不是在玩,這是工作。」(這一點我清楚,蒙氏教育把這些都稱呼為工作)但是另一個孩子卻接著說:「這些都不好玩,你們要玩就去樓上周老師那裡,那才真正好玩。」然後,還有一個孩子說:「他們都在這裡工作,我專門在這裡搗蛋,破壞他們的工作。」雖然這些都是孩子們的童言童語,不過畢竟也反應出一些孩子的想法,我不知道是老師帶領方式的問題,還是孩子們個別感受的問題。我只是想,小艾進來後是否也會覺得無趣?或者我只要每週一次帶小艾去參加周老師的親子教室就好了?

另外,我觀察到理想園內幾乎沒有音樂及美術的工具,也較缺乏建構式的教具(例如:拼圖、積木)。我知道蒙氏教育主要是教導日常生活、感官、語文、數學、文化,不過看起來它們似乎不重視藝術教育,這點令我覺得很特別,因為小艾平常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唱歌、跳舞、塗鴉、拼圖和溜滑梯,看來她所鍾愛的活動這裡幾乎都沒有。

蒙氏教具操作時間結束後,老師宣布孩子們把名牌放在教具旁邊,以便下午繼續使用。接著,老師告訴孩子們附近的教會邀請大家參加復活節活動,5分鐘後出發。現場有位孩子開心的喊:「耶!」老師這時卻很嚴肅的說:「誰喊耶的,過來這裡!」我們聽到都嚇了一跳,高興而呼喊是孩子最自然的反應,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子的行為要被叫過去?如果這樣,小艾以後被叫過去的機會很多,因為她的外號叫做「真愛演」,表情動作都很誇張,恐怕常常接受老師的關心。

孩子們都出門之後,有一位梅老師跟我們大概口述一下作息表、餐點(園所供應兩次點心,中午必須自己帶便當)、收費,並且告訴我它們每天都會去對面的小公園活動筋骨(跟其他幼兒園一樣,也是運用公家資源),我填了一下登記表就離開了。離開後老公對我說,他想像中的幼兒園應該有兒童的笑鬧聲、汗臭味,他覺得這樣才符合幼兒的本性,在這裡他看到超乎尋常的安靜與祥和(太開心還會被老師叫過去),反而讓他覺得有如英國皇室貴族學校,必須舉止有禮的精英教育,他認為這些等到上小學再要求也不遲,孩子的童年應該要快快樂樂,為什麼要如此拘謹?這一點我老早有心理準備,我對蒙特梭利接觸已久,老公則是一直希望幼兒園有著生態學校、森林小學的感覺,彷彿回到鄉下無憂無慮的生活,因此蒙氏教育這種自律、專注的景象並不在他的想像之中。但我也承認在理想園裡我看不到孩子們的笑容,或許是因為他們大都認真在執行自己的工作。

以教室內的設備而言,理想園可說是大而新穎,蒙氏的教具幾乎都全了,非常符合我心目中的想像。但是綜合我們實地觀察到的一些教學上的狀況,似乎並沒有那麼「理想」,我給它的評分是★★


子畝幼兒園

這是離我娘家最近的一家蒙特梭利幼稚園,但是入口處非常不顯眼,因為它位在一般公寓的2樓,只有在1樓對講機旁貼有一個小小的Mark,真是需要費心尋找。

當它還是Green House的時候,我曾帶小艾去參觀過,對於室內環境十分滿意。今日再度踏入,室內陳設依舊乾淨明亮,給人十分溫馨的感覺,但與理想園相比,教室較小間,教具也顯得較少。我們到達時是操作蒙氏教具的時間,而且距離它們的戶外活動只剩15分鐘。因此園長領著我們進入2~3歲混齡教室坐下,一樣叫我們自行觀察。

2~3歲混齡教室中老師正在說故事,小艾不肯坐下聽故事,而是東摸摸西看看,對於所有的教具都很好奇,但這次沒有小朋友跑過來把小艾的玩具拿走,也沒有老師叫小艾不可以使用教具,而是鼓勵她盡量去探索(或許是因為她正位於她這個階段該操作的 2~3歲教具區,沒有超過它們限定的範圍),不過這種奇摩子真的很好。這位講故事的老師真是功力高深,現場6位小小孩圍著老師,老師一本接著一本的講著故事,沒有人跑開,而且大家都很有反應,後來小艾也很有興趣開始注意到老師,這種教學景況真是讓我大加分。

後來3~6歲混齡教室的孩子們已經把蒙特梭利的教具收拾好了,一個接著一個跑去上廁所,而小艾正坐在廁所門口,她十分好奇的看著其他小朋友自己穿脫褲子、自己如廁、自己洗手擦乾,看著看著,她也吵著要進去上廁所,而且每一個小馬桶都要坐坐看,果然有同儕的壓力學起東西特別快。大樹叔叔站在廁所另一個出口指導孩子們穿脫衣服,小艾也很好奇的看著大樹叔叔,看到這裡我都可以想像小艾未來上課的情況。

等到孩子們都去對面公園玩樂,園長詳盡的跟我們解說園方的制度。這間幼兒園的特色是融合蒙特梭利+生態教學,所以教室內飼養了蝸牛、鍬形蟲、天竺鼠、蠶寶寶等小動物,而且也有許許多多跟動物相關的繪本。園長解釋,它們每天都有兩次去公園運動的時間,但它們不只是讓孩子活動筋骨,老師們還會帶孩子觀察生態。而且每個月一次的戶外教學,也不是去一些遊樂場,一定是跟大自然有關的行程,並且找專人引導家長怎麼跟孩子講解生態。此外,園方還有另外聘請音樂、美術專才,來補足蒙特梭利教育內容中缺少的這一塊。

當我初看到園長,我以為她是位公關而勢利的人,但當園長開始解說的時候,我卻可以感受到她還擁有對於教育的天真,以及對於蒙特梭利的執著。而且園長平常是台南、台北兩邊跑(它們在台南還有分園),一旦園所要辦戶外教學,便號召兩園的老師互相支援,善用集團的力量。

關於蒙特梭利最讓我詬病的三點:

一、孩子不能操作超出他們年齡的教具:園方解釋,若是2歲多的孩子跑去3~6歲教室,通常他們對於類似的日常生活教具和感官教具不會有興趣,但通常數學教具是他們最先拿起來把玩的。這時候老師會跟他解說之後,建議他年記大一點再來玩。雖然聽起來感覺比理想園的處理方式好,但終究不讓孩子有機會嘗試超出蒙氏設定的能力範圍。

二、孩子們較為缺乏同儕互動的機會。子畝的園長跟我們說明,蒙氏的混齡教育,就是希望達到大的照顧小的,小的學習大的。但我希望的是同年齡間的互動,來學習尊重、等待、談判、互相關懷。例如:修德國小附幼,孩子們在大班的時候會一起完成大型畫作;理想園,每天下午會安排戶外團體遊戲,或者桌上紙牌遊戲。這些才真的是讓小艾學會跟別人相處的方法。(現在的她,處於「擋我者死」的階段,更別說眼裡有別人的存在)

三、高昂的學費。每一家蒙特梭利幼兒園都告訴我,因為它們的師資皆為AMI國際蒙特梭利合格指導員,所以需要付給專業師資更高的薪水。我可以理解專業需要尊重,但我也希望這麼好的教育理念可以廣為流傳,不要讓蒙特梭利的教育方法變成少數人可以享有的特權。

此外,子畝目前是17位孩子、3位老師,但是讓我們留下美好印象的2~3歲混齡教室的主教老師即將赴美深造,屆時只剩17:2,跟其他蒙氏幼兒園比起來老師少了點,這也是我們所擔心的部分。

綜合以上因素,因此子畝在我心中得到★★★★

   

Ivy's House民權校

Ivy可說是我的蒙特梭利啟蒙老師,尤其是跟她本人接觸之後,深深覺得她具有教育家的用心與誠懇,Ivy's House雖然收費不便宜,卻不會讓我有學店的感覺。因此從一開始就是我指名一定要參觀的幼兒園。

當天到達Ivy's House民權校已經是傍晚時分,風雨交加。因為Ivy邀請我們一起參與每月一次的親職講座,所以我們依照約定時間到達時只剩下延托的孩子們,只能作校園巡禮,沒有辦法看到平常上課的情況、師生間互動的模式,非常可惜!

Ivy's House民權校還是讓我大大的驚豔,入口處的校門貼滿整片黑板,在上面用粉筆以充滿童趣的筆觸畫著許多小朋友歡迎我們進入,這讓我充滿了期待。走進之後更發現整個校園像是日本的學校,有著可愛的庭院和綠色的植栽,天花板上懸掛著漂亮的鯉魚旗。教室內使用淺灰色+深咖啡色調組成,很像誠品給我的感覺,內斂而有品味。就連庭院裡的溜滑梯也是用深咖啡色的木頭親手打造而成,捨棄一般塑膠遊具的大紅大黃,這種溫潤的質感,應該在無形中已經告訴了孩子什麼叫做「美」。

教室內的布置也很舒服,而且教具很豐富,光是文化教育的部分,內容就十分多樣化,小艾覺得萬物都很新奇,一直停下來不肯走。我看到延托的孩子們在園方自製的盪鞦韆上玩得不亦樂乎,覺得他們真是幸福的一群。Ivy解釋目前僅剩2~3歲混齡教室還有缺額,如果現在不進來,等到9月可能全部額滿了。可是以它們的收費,要到9月我才有財力送小艾進來。看來能否讀這所幼兒園,還有許多變數。

以我看過了環境,以及對Ivy教學理念的認識,我給這所幼兒園★★★★★。但還是需要觀察它們師生的上課情況,才會比較準確。

 

 

整體看下來,依照教學法選擇幼兒園,並不是最好的方法。比方說同樣是蒙氏的教育,每個幼兒園的執行方式都不一樣。理想園執行得太死板,子畝是蒙氏+生態,Ivy's House是日本式的的校風,看來還是要以老師的教學經驗為主,畢竟教育理念是死的東西,真正執行者是人,只有具有經驗又有愛心的老師才能讓蒙式的精神活起來。

但是,老師教的好不好又是最難觀察出來的,僅憑參觀一所幼兒園不到1個鐘頭的時間,哪裡能確定老師面對教學狀況的處理方式,是否跟我的教育理念契合呢?唉!參觀越多越是難選擇呀!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