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rivilege Choice



這來自Human Rights Campaign(HRC)的紅色平等logo讓許多人(在網路平台,在美國)得以表態支持同性結婚權,也讓很多人反彈。反彈的人針對的是婚姻權和HRC所代表的特權性。後者弊端在於該組織長期對跨性別人士的歧視、忽視種族差異/議題、接受大財團獻金等作為,這一白人中產心態的傾向,其實又再次點出為何LGBTQ社群內部不可能同仇敵愾地爭取結婚權,因為不同的仇/愁,更可能因此互相為敵。


婚姻權的特權性,從二十世紀初期起,殖民知識分子為晉升現代化(進而解構傳統儒教家庭)提倡自由戀愛及其帶來的婚姻自由或權利,從來就只由(菁 英)男性受惠,當時因現代化/資本主義/國族意識需求,女性亦被動員為上述多重現代個人主體,但同時被暫時潛遁的父權價值所束縛,在公眾論述或文學裡總是 被批判與妖魔化。來到二十一世紀的同性婚姻平權,其中的特權性展現並無消匿,且在時代雜誌以封面宣示Gay Marriage Already Won時,也同時宣告這個運動很大程度上已經失敗,它再次與新自由主義那虛假的平等開放、與特定群體結盟。(歐巴馬同時間通過孟山都保護法案」(H.R. 933, aka. Monsanto Protection Act)真是上述同謀的絕妙 賀禮。)

但我也必須承認,如果你被國家機器視為一個「人」,這權力你還是可能用得上。因為你有財產可以考慮身後繼承問題,你也能使用醫療 系統來決定存亡時刻的法定代理人,你在領養小孩時也應該可以通過適任家長的審查。我講這話時不酸,因為我也可能是既得利益之「人」,即使我「選擇」不結婚 來抵抗/支持,那也是我「可以」「選擇」。我必須時刻提醒自己這個「可以」並非理所當然,而是他可能阻礙了於我來說其他更重要的基本人權問題。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關於秩序 關於秩序
    本來促使你站上去的理由是因為你已經感覺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你甚至是等待著最糟糕的結果發生,也有了獻出自己的覺悟。但是,你…
    我和世界還沒那交情 2014-03-23 02: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