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P. 許哲毓(Tizzy Bac)







(Photo by Po Li)





聽到消息時,內心是「咚」的一聲,很像一大塊東西掉入黑洞裡了。



我想起2011年1月,距離現在剛好七年,我要離開操場DJ工作,接班的哲毓帶著一大疊CD,用著操場當時的機器CDJ 100,一張一張拿出來放。(我通常用一本CD收納包,比較方便翻閱)。我問他這樣帶不會很重嗎,他說不會。當時我們聊著近期共同喜歡的樂團Free Energy,他剛在利物浦音樂祭看完現場,覺得現場比專輯還讚。







(插畫 by 不討喜)







他讀中央大學英文系,「Tizzy」是他翻字典查到的單字,意思是「神經緊張,極度興奮不安的心情」。Tizzy Bac是我從2003年第一張專輯發行後就追隨的樂團,記憶最深刻的一次,是在女巫店看他們演出,卡在冷氣機旁邊,從頭到尾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2006年野台開唱,他們做了十人大編制,有弦樂和聲啊什麼的。要跨到2007年時,則在信義誠品樓下開唱。我從來沒參加過101大型跨年活動,差點被卡死在人群中,好不容易殺出一條血路,大家一邊看煙火一邊聽〈什麼事都叫我分心〉。



那些年我一直覺得,Tizzy Bac是台灣現場最好看的樂團。















2011年我終於跟長久以來的偶像們做了訪問,發現哲毓搞笑的一面。他總是在大夥正經八百回答問題時,冷不防的丟出梗來接,例如在聊大教堂One Take錄音,他就接「也可以在八德路一次錄起來」。又例如他說,威秀影城廁所有小螢幕播廣告,是不是你一站到那裡就開始宣傳唱〈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呼應這是因為我們小便會痛。



據團員說,哲毓是音樂製作部:排歌單、排專輯曲序、錄音、check master、mixing⋯⋯我想那是因為,哲毓真的很愛音樂,他真的聽很多東西。他喜歡Foo Fighters、喜歡Wilco,深受The Cure影響,如果你有幸在操場那一年聽哲毓放歌,你真的可以得到很多。我想,他是不會在乎Tizzy Bac有多紅的,也許他的重心永遠擺在音樂。



某一次,Tizzy Bac發生「暖場團事件」,就是哲毓選了許多自己喜歡的樂團,來幫Tizzy Bac暖場。因為台灣觀眾不太喜歡看暖場,所以他想把這件事帶回來。結果,部分觀眾針對血肉果汁機,給了很難聽的負評。哲毓的第一個反應是:不要傷害我朋友。



台灣的獨立音樂圈,少了哲毓真的少了很多。



有一陣子我覺得怎麼常常看到哲毓,可能才剛看完Green!Eyes現場,就去訪問法蘭黛樂團。現在的我,真希望還可以看到哲毓,可以在巨獸搖滾跟他打聲招呼,可以跟他說:有哪個哪個新團,真的好好聽喔。









(Photo by Po Li)







(Photo by Po Li)







(Photo by 不討喜)












Tizzy Bac / 1月23日 15:21



在今天中午,天氣清朗的自由日,哲毓在家人朋友的陪伴下,平靜地前往天堂旅行了,請大家記得他在舞台上的光采,對音樂的熱情,並且也為他的家人祝福與禱告。如果你想念他的時候,請打開任何一首這個世界很棒的音樂,你就可以和哲毓再次相遇。



「那美好的仗你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你已經跑盡了,該守住的美好你也已經守住了」,在音樂的天堂裡,哲毓,永遠年輕。









Tizzy Bac / 2017年12月14日



各位好,我是哲毓



鐵支日的單曲不知道大家都聽了沒?我們接下來還有好幾首單曲不定期會以類似方式發表。老實告訴大家,Tizzy Bac現在的狀態,還是在「工作中」。我們並沒有要用「單曲」、「專輯」、「表演」這樣的簡易步驟回來跟大家見面。說是「工作中」呢,就是我們手上還有很多完成度不一的作品等著要跟大家見面。可以說它會是一個連載好了,也可以說,我們像一個重建中的球隊,邀請大家一起來參與我們一步步重建的過程。



在「易碎物」專輯之後,我們團員彼此之間的關係也變得非常易碎,甚至像在冷戰一樣地互相視而不見。最後在2013年底,惠婷提出單飛的想法,Tizzy Bac在2014年完成最後一場在日本的演出後,也就正式進入休團。休團前,我們就決定了一個大方向:「要用新歌回來和大家見面。」於是惠婷開始個人的計畫,前源出國進修,而我也結婚了,繼續玩著手邊的團,Tizzy Bac被暫時拋到腦後。



前源回國後一陣子,我們三人開始聯絡,彼此之間的心魔仍然存在,成見、不滿、衝突還有待弭平。慢慢地我們先不談樂團,約碰面吃個下午茶或到誰家裡吃個飯也好,在緩慢地多次接觸後,我們開始重新像一般的人一樣相處,最後也終於敲定了在2016年三月開始試著練團。



然而,就在我們約好練團的日子之前一週,2016年三月,我被診斷出罹患了癌症。於是就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我的治療都還在持續著,而我們至今還是沒能好好地練一次團。



治療期間,一切好像都變得非常遙遠,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再拿起樂器,但經過了我妻子、團員、醫療團隊大家一年多以來的幫助,我存活下來了。治療的日子當然有過難熬和危險的階段,我的妻子一直沒有放棄我,她總是積極正面地帶著我面對,我總是說,我這條命是她救回來的。除了她,陪伴的身影,也有我的團員們。前源和惠婷帶來了關心、陪伴、禱告,甚至是在我家幫忙下廚的一桌菜,我們團員彼此的關係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惠婷是勤奮的創作人,在超過三張個人作品以外,她還有許多靈感和歌曲半成品留下來可供Tizzy Bac使用。前源在現在除了當了爸爸,也變成可以獨當一面的音樂人了。這兩位帶著不進反退的我,各自在家裡錄製歌曲自己的部分(甚至前源還cover了不少我該做的事),就是我們目前的工作狀態。



「要用新歌回來跟大家見面」,我們還在持續進行中,而我的身心狀態也還無法表演。也許我們有一天會想到一個形式或辦法能以表演者的角色出現,但至少不是現在,以Tizzy Bac對表演的高度要求,我想現在我們也還有一大段距離,就像重建中的球隊,還要很多的努力才能重新回到季後賽。



抱歉我不會透露任何我的病情和身體狀況,也不需任何的募資捐助,我還在,Tizzy Bac重建未完成,大家要鞭策我們不能太偷懶,這樣就夠了,謝謝!



許哲毓








(Photo by 不討喜)





再記:其實最讓我感到難過的是,即便在離開之前,哲毓都還是想做音樂的,而似乎也要讓Tizzy Bac重返舞台。導致突然的消息發佈後,我一直都是不敢置信的。



我不斷在想,離開這個世界之前,要成為更好的人,做更好的事。









Tizzy Bac兩次專訪


告密的心

上集:http://blog.roodo.com/elv51/archives/16351883.html

下集:http://blog.roodo.com/elv51/archives/16351975.html


易碎物

http://blog.roodo.com/elv51/archives/25332158.html









Foo Fighters - My Hero









Free Energy - Hope Child









Tizzy Bac - Sideshow Bob



Hey dear, it's just a joke







Tizzy Bac - For The Way I Live



你總會走開 不會一直都在

For the way I live

只好 接受這必然



Honey I'll try a thousand times

For you I'll try a thousand times

Say goodbye







Tizzy Bac - 瘋狂的豬



Time, time pass me by

It's too late and make me wanna cry

這個世界始終有我不能理解的悲哀







Tizzy Bac - 你們都不要變


不會投降 說好我們不會變

It's a good day ending

It's a good day ending







Tizzy Bac - You'll see

一個人漸成熟
就會笑著淚流

總有些遺憾要學會放開

活到這把年紀也該明白





Tizzy Bac - 美麗 喔 憂傷



We wait for the rainbow, but honey it's time to go away, away to go

We all try to draw a good smile, before we're getting old, and we're so old.

We're getting old, and we're so old







惠婷:「去年發生蠻多事,賈伯斯死了,阿姆斯壯死了,鳳飛飛也死了,我們這年紀開始考慮生跟死,練團時我副歌就已經寫好了」

Tizzy Bac - One by One oh We're Gonna Die



我想要擁抱這 生命所有美好的 遺憾的 片段

趁著我還能夠 呼吸 體會 再給我 多一些驚歎

奇怪的是怎麼 你還沒有 發現過 這生命短暫

怕不怕下一個瞬間 我們再也來不及喔說愛





Tizzy Bac - 這是因為我們能感到疼痛



我知道 這種疼痛沒人想要

我痛過 所以可以大聲宣告

你的痛我明瞭





Tizzy Bac - 我們



我們愛 就像烈日灼身般

因為我們都明白這一切 總會消散

我們孤單 最後的歸屬是黑暗

只敢 偷偷躲藏在黑夜裡 多麼不堪







Tizzy Bac - 想要得不到



想要的得不到 他們說這是你成長必經的苦惱

想要的夢太大 但我的心太小怎麽都抓不牢







更多即時訊息

追蹤林貓王FACEBOOK

加入貓王不討喜FACEBOOK









【本篇人氣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6月29日 6月29日
    6月29日即將接近尾聲 這才突然想起,又是一年一度的這一天 在彷彿醍醐灌頂的那一張陳珊妮的唱片裡面的第七首歌 在呻吟的…
    音樂是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 2006-06-29 23:5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