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搶先看】《赤與黑:池袋西口公園‧外傳》內文搶讀(上)!

    

2004台灣首度引進《池袋西口公園》、2005《池袋
西口公園II-記數器少年》、《池袋西口公園III-骨音》、2006《池袋西口公園Ⅳ-電子之星》、2007《池袋西口公園Ⅴ-反自殺俱樂部》、《池袋西口公園Ⅵ─灰色的彼得潘》、2009《池袋西口公園Ⅶ─G少年冬戰爭》、2010《池袋西口公園VIII─非正規反抗》......

真的,讓大家久等了!以真實街景「池袋西口公園」為小說舞台,用溫暖關懷的筆觸,描繪少年偵探兼專欄作家真島誠與其同伴變異的成長,寫盡我們都曾經歷或正在經歷或即將經歷的青春歲月裡,那股在底層流竄的恐懼、欲望、狂妄,以及無處宣洩的衝動。

石田衣良「池袋西口公園」系列新作《赤與黑:池袋西口公園‧外傳》(赤・黒-池袋ウエストゲートパーク外伝)即將於2013年暑假檔期出版!

 

(十分鐘賺一千萬、十分鐘賺一千萬…)
小峰涉在心裡反覆想著這句話,一面努力從乾渴的嘴裡擠出唾液,送往喉嚨,但沒有用。沙沙的黏膜不舒服地貼在喉嚨上,像感染夏季感冒般發燙。
(我在這種地方幹什麼啊?)
不幹什麼。他很清楚答案是搶劫。從黑幫手上搶走全額破億的黑錢。這不是開玩笑。自三天前答應加入村瀨的賺取橫財計畫時,他便知道自己這個不賣座的影視導演,已然成了強盜團的一員。不過知道歸知道,他的雙腳還是不住地發抖。而邀約小峰的村瀨勝也正背對著他監視遠方光町的暗處。八月早晨的涼風奔馳在無人的街道、穿過小峰的髮梢。
東京都豐島區池袋。這大都市的鬧區聚集了村瀨這種自立門戶開地下錢莊的敗類,和小峰這種差一步就成為敗類、靠時有時無的可疑工作討生活的傢伙。光町位於JR池袋車站東口。在連結太陽通和(當地人也常弄混的)太陽60通、冷冷清清的酒坊街、寬度二十尺左右的骯髒水泥路兩旁,比鄰著一間間小酒館和拉麵店。星期日凌晨五點的時間,每家店的看板和燈火都熄了。巷道上方的燈飾像漁網張在二層樓高的砂漿屋之間,以漸漸發白的天空為背景,在此對照之下,燈泡的光線看來簡直是夏空洗不去的污漬。
「噁──……嘔……嘔!」
中年男子駝背對著獎品兌換處拉下的鐵門嘔吐。村瀨重重嘖了聲。小峰不安地說:
「那位歐吉桑不要緊吧?」
「天曉得,而且我們現在也沒辦法找其他人了。還是說你願意動手?」
說著村瀨伸長食指,比出槍的形狀。小峰搖頭不說話。男子回來了,是個臉色鐵青的條碼禿中年男。他穿著扣領襯衫配夏季毛衫,和殘留著嘔吐物痕跡的深藍色棉褲。早在三十年前就已不流行的學院風。
「……不好意思。」
條碼禿抹了抹嘴邊,低頭向村瀨道歉。這個軟弱的男人竟然擔綱槍手。右邊口袋不自然地鼓起的棉褲裡,裝的應該是村瀨給他的噴子。二寸的槍身上已刮去製造號碼的美國左輪手槍。在當地價值二、三片CD的便宜貨。
當村瀨眼神犀利地看著中年男子時,身體突然振了一下。他拿出嗡嗡叫的手機放到耳邊,而後皺起眉頭。
「知道了。」
僅回一句便切斷通話。村瀨壓低聲音說:
「和計畫一樣。那傢伙會在60通甜甜圈店的街角轉彎。再二、三分鐘就到了。做好準備。」
三名大男人戴著只露出雙眼的黑色頭罩,站在室外空調機相鄰的暗巷,套上葬禮用、全新的白色手套。已經不能回頭了。
(十分鐘賺一千萬、十分鐘賺一千萬…)
小峰再次默想這句話。看看手錶,時間是凌晨五點三分。
時薪六千萬圓的大工作開始了。

一名男人穿過聳立在光町交界的藍白塑膠告示門,獨自進到巷子裡。他穿深色夏季西裝、白襯衫、和西裝同色系的窄領帶。左手提著金屬製的消光公事箱。
是我們等待的人。池袋最大賭場「七生(Seven Lives)」雇用的其中一名店長、年近五十的瘦小男人。他身後十數公尺跟著一名穿著耐吉運動服的青年。頂上無毛的年輕男子一踏進光町,便旁若無人地戴上黑色露眼頭罩。
即使身後跟了個模樣可疑的男子,店長卻絲毫不覺,始終目視著前方快步移動。映入小峰眼中的周遭景色開始顯得異常的鮮明,光影的對比變得有如雕刻般強烈。從事影像製作相關工作的小峰,常在緊張到了極點後,像台攝影機一樣錄下周圍的風景。心理學上似乎稱之為影像記憶,可增加的總是不快樂的回憶。看過藍色色紙再看紅色色紙,腦袋就會自動混色,將視野染成一片紫色。這話聽來可笑,卻是小峰無法操控的生理現象。
現在店長白襯衫折到的左邊領口,和西裝外側隨行走晃動、不值一哂的圖案都殘留在他的眼中。油頭下,微微冒汗的寬額頭亮得像是塗了層油。這若是拍戲,小峰肯定叫化妝師幫他撲粉。扣在左手手腕和公事箱的手銬,在陰暗中閃耀著微光。當店長通過巷道中間的MTV時,村瀨宣布:
「要上囉。」
村瀨、小峰及還在發抖中年男子離開陰暗處,堵在店長面前。店長沒尖叫也沒求救,反而處變不驚地僅以視線向村瀨致意。從背後接近的耐吉男戴著手套輕輕朝油頭店長的後腦揮拳後,店長誇張地呈現大字型倒地。村瀨於是交代:
「好好壓住他。」
當小峰在水泥地上壓好右臂,而耐吉男壓好左臂時,村瀨囈語似的問:
「手銬的鑰匙在哪?」
店長直到這時才開口。嘶啞的聲音細得幾不可聞。
「西裝外套的暗袋。」
村瀨朝負責開槍的中年男子點頭。男子蹲下用雙手握著左輪手槍。小小的槍管抵住店長左肩外側的肌肉,使店長發出和尖叫沒什麼兩樣的聲音。
「欸,千萬避開骨頭和動脈。」
村瀨在中年男子遲疑時冷言道:
「動手,二千萬就是你的。你想試試償債的地獄嗎?」
中年男子閉上眼睛。小峰透過手套感覺到店長變得全身僵硬。當中年男子扣下扳機時,巷子裡響起格外尖銳而空洞的槍聲。店長瞬間捲成蝦子。村瀨從他的西裝外套取出小巧的鑰匙,解開手銬取得銀色的公事箱。
受到驚嚇的小峰依然壓著店長的手不放。左肩噴出來的血一下子在水泥地積成灘。濃稠的液體緩緩往巷道中央低窪的排水溝流去。店長押著肩膀說:
「快走,這裡隨時會有人過來。今晚一共進帳了十四束。剩下的就拜託你們了。」
村瀨點頭說:
「好,散開。晚上七點再到我的事務所集合。你們今天別出門了,在池袋出入更是要特別小心。」
耐吉立刻小跑步離開,折返來時路。負責開槍的中年男子也轉往光町的小巷。小峰傻傻站在現場,望著灰色水泥地上移動的黑河。掉在路旁的衛生筷因此泡在黑色的血水中。
「你啊,可別忘了脫下頭罩。」
村瀨笑著丟下這句話後,脫下黑色雨衣,提著公事箱消失在街角。明明傳出槍聲、發生搶劫了,卻沒有半個人探頭察看。這就是池袋。大家都不想和麻煩沾上邊。從某垃圾集中處傳來笨烏鴉的叫聲。小峰留下揮手要他趕緊離開的店長,邁向太陽通。他耗費所有精神控制想要拔腿狂奔的雙腳,並在走出光町時回頭看。巷子裡倒在地上的店長,因為沒人幫他叫救護車,只好單手持話機,自行撥打一一九吧。
正對太陽通的青山西服的櫥窗中,映出一名男子戴著露眼頭罩匆匆走過。小峰一看差點叫出來。他火速剝下黑色頭罩、掀起夏威夷襯衫,將東西塞進腰間的牛仔褲,再看手錶。凌晨五點九分。從開始行動以來,只過了六分鐘。
(六分鐘賺一千萬啊。)
星期天早上的池袋沒什麼行人,只有兩三個醉鬼和配報生。林立的大樓被朝日染成橘色,在特種營業傳單橫飛的街上,似乎還殘留著前一晚的溫度。由三越百貨前往JR池袋車站的途中,小峰露出今早第一個笑容。他簡單地算了一下,即使是阿諾˙史瓦辛格也沒辦法輕易賺這麼多吧。
畢竟做這麼一點事,時薪就有一億啊。
小峰的心情好到一早就想喝冰涼的生啤酒。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