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身教

宋朝的禾山德普禪師,從小就展現了過人的智慧見識。他在十歲時偶遇富樂山的靜禪師,便合掌行禮說道:「我的老師就是您了!」靜禪師驚喜地收他為弟子,不出幾年,這位後起之秀便鋒芒畢露,上堂弘講唯識、《大乘起信論》,每每令眾人歎服。

對經教義理無不嫻熟的他,在一位禪僧的介紹下,前去參訪黃龍慧南禪師,經黃龍禪師三言兩語點撥,豁然大悟,後來轉往吉州禾山(位於現江西永新)弘化。

德普禪師六十多歲時,有一天,突然對弟子們有感而發,說道:「各道場有名望的高僧長老捨報往生時,弟子們一定會大肆祭供,我想想,這根本只是徒具形式、做做樣子罷了!」弟子們不解回應道:「這是弟子們表達對師父的感念敬重,怎麼會只是做做樣子呢?」德普禪師不以為然:「人都往生了,既吃不到、也享用不到,有什麼用?要是我死了,不准你們在我死後祭,要祭就在我死前祭!」

弟子們聽了哄堂大笑,以為這位老是語出驚人的師父又在說笑了,於是笑問師父:「好啊,那師父您打算什麼時候往生?您說了,我們好有準備。」德普禪師想也不想地回答:「看你們什麼時候祭完,你們祭完我就走。」

師父話都說了,於是大家也熱熱鬧鬧地準備供品,祭供著明明看來還精神奕奕的德普禪師。而且風聲傳了出去,在外的弟子、附近的信眾聽說了,也紛紛趕來,於是,這個前所未見的生前祭供就像流水席一樣,一連舉辦了半個月之久,寺院每天都門庭若市,德普禪師也老大不客氣,每天吃得飽飽的。

終於,該來祭拜、辭行、感念的人來了又走,寺院恢復了往常的清淨。這天,剛好是大年初一,德普禪師看了看天色,說:「看來要下雪啦,好吧,明天放晴再走。」果然,他話才說完不久,天下就飄下雪花,第二天一早,雪果然停了。弟子如常進門侍師,發現德普禪師自己燃了香,並且已在裊裊的香煙中坐化。

《佛說無常經》說:「大怖無過死。」死亡,是生而為人最大的恐懼。歷來禪宗記載了多位大修行者生死自在的典範,然而,德普禪師的示現,除了生死自在之外,也慈悲地預告無常即將到來,讓弟子們無憾面對。同時,更讓後世思惟祭拜的意義何在,如歐陽修在〈瀧岡阡表〉中記錄了父親曾說過的:「祭而豐,不如養之薄也。」然而,何只一般日用的孝養?四道――道歉、道謝、道愛、道別,不也是要及時?

這是禪師的智慧與慈悲。弘一大師在示疾前留下:「悲欣交集」四字,聖嚴師父也說:「死亡不是一件喜事,也不是喪事,而是一件莊嚴的佛事。」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無數生命交織的歷程及故事,不是三言兩語、笑幾聲,或者幾滴涙就可以畫下句點的。生死之間,示現的是無量無數的因緣生滅起落,因此,分分秒秒都是佛法。平時我們心粗感受不到,禪師便以自己的死亡,再為眾生演示一場佛法。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