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自討苦吃

《增一阿含經》卷23中記載,佛陀曾如此對弟子們講述自己未成佛前六年苦行的細節:他試過睡臥荊棘、板木鐵釘,也試過像鳥一樣倒掛於樹上,還試過熱天烤火、冬天坐冰,或者全身浸在水裡;後來,他又露宿於墳地,穿往生者的衣物、或穿獸毛、頭髮編織的衣物;他曾被村人嘲笑、戲弄、吐口水、便溺;甚至飲食沒有著落,竟吃氂牛的糞便。

有一次,悉達多在吃糞便時思惟著:「與其如此,我何不索性斷食?」然而,他才動念,多位天人便現身勸阻,怕他活活餓死,並表示願為他灌注甘露精氣,以助他延續性命。悉達多不想為勞煩諸天,於是,每日僅食一麻一米,以求不死。

然而,如此苛刻的生活,卻讓他瘦到骸骨相連,頭上生瘡,連想如廁,都沒有力氣走路,一站起便跌倒在地。此外,只要他一用功禪修,都感覺到全身疼痛難當……他知道如果羸弱無力,別說修行,連命都要沒了,於是每日改食一個小棗。然而,即便如此,他還是虛弱到渾身骨節彷佛就要散架,依舊無法好好修行,因此,他得到了結論:苦行或許不是修行悟道的正確道路,因為種種極端苦行的方法,他都認真嘗試了。

後來,他改變方式,開始進食,待身體恢復氣力,便學習過去諸佛於樹蔭下精進禪坐,這才悟道成佛。

禪門修行,有「三常不足」之說:衣不足、食不足、睡不足,這是要教修行者知足常樂,而不貪求身體的安穩舒適。然而,民初來果禪師卻直言,對多數鈍根的凡夫而言,這樣的要求是說得到、做不到。衣服不暖,冽凜寒冬冷得無法用功;吃不飽,參禪恐怕參到只剩「肚子餓」這一念;晚上睡不夠,白天打坐昏昏沉沉,還是得睡回來。因此,與其如此自討苦吃,倒不如一身粗布衣裳,但凍不著;粗菜淡飯,但餓不著;十點安板、三點起板,該睡就睡。如此穿、吃、睡也就都足夠了,再不貪多貪好,接下來就是專心用功,以了生死。

因此,佛教的修行是不苦不樂的中道行,如聖嚴師父所說:「正確的修行心態,就是要將心情放鬆、身體放鬆。所謂精進,是細水長流。」「不會修行的人,往往拚老命似地用猛力,那就好像下了一陣暴雨之後,山澗的洪水,於一時間內排山倒海直奔而下,但雨過天晴,洪水沖完就沒有了;而且猛沖狂奔的洪水,會造成災害損傷,那不是精進,而是一種自我摧殘的行為。」

此外,師父也說:「如果心浮氣躁、希望速成、急求效果,那便等於揠苗助長,所得到的必定是反效果。」

其實,不僅是修行,求學、工作也是如此,用極端的方式努力,難免有急功近利的心態,那是「貪」心所在運作,然而,這也是不明因緣因果的「癡」所造成。隨順當下因緣,而不停止前進,讓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更向上、向善一步,這就是精進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