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生起

佛陀在舍衛城時,有個婆羅門居士,失去他心愛的獨生子,此後鎮日來到兒子的墳前,痛哭思念兒子。這一日,他在路上徘徊遊盪,經過祇樹給孤獨園時,想到佛陀是眾所稱歎的大覺智者,於是轉身走進,拜見佛陀。

佛陀見他如此,親切問道:「居士,為何您看起來如此面容憔悴、魂不守舍?」這位痛苦的父親回道:「失去了心愛的兒子,我連活下去的力量都沒了……」

佛陀告訴這位婆羅門:「是啊,居士!當愛生起,隨之而生的,必然是憂愁、淚水、煩悶和苦惱。」婆羅門聞言詫異:「為什麼您這麼說?當愛生起,隨之而生的明明是喜悅和快樂啊!」婆羅門覺得佛陀的見解太過無稽,話不投機之餘,轉身便走。

他來到街上,剛好看到有個戲班子,他把剛剛與佛陀的對話告訴戲班子,要他們幫忙評評理,戲班子的伶人也都覺得愛帶來的明明是喜悅和快樂。

這段對話輾轉流傳,傳進了王宮,連這時尚未皈依佛陀的波斯匿王都聽說了。他問道向來敬重的末利皇后,說:「妳的老師沙門瞿曇竟然說,當愛生起,隨之而生的,是憂愁、淚水、煩悶和苦惱?」末利皇后尋思了會兒,回答道:「確實是啊,大王,確實是。當愛生起,隨之而生的,確實是憂愁、淚水、煩悶和苦惱。」

波斯匿不以為然:「沙門瞿曇是你的老師,妳當然替他說話。」末利皇后從容回道:「大王若是無法信解,何不派人去問問佛陀為什麼這麼說?」波斯匿王聞言果然派大臣前去詢問佛陀。

佛陀反問大臣:「一般人不都有父母、妻兒、兄弟姊妹?當他們失去這些親密的家人時,隨之而生的,不是憂愁、淚水、煩悶和苦惱嗎?」大臣默然不語。佛陀接著問道:「您應當也聽說過這樣的事件。一對感情要好的夫妻,被雙方家庭逼迫分離,不久後,那位妻子被家人強迫改嫁,她的丈夫聽說了,因為不願意失去妻子,竟殺了妻子之後自殺殉情,以為這樣就能生生世世不分離,所以您說,當愛生起,隨之而生的,不是憂愁、淚水、煩悶和苦惱嗎?」 
 
大臣深覺有理,便回宮如實稟報。波斯匿王聽了,還是未能體會,末利皇后知道波斯匿王一生順遂,難以同理,於是一一問道:「大王,您愛您的大將、大臣、公主、王妃,以及您的國家,甚至您的寵象嗎?」波斯匿王也都一一回答:「當然!」「那麼若是您失去其中之一,您不會憂愁、哭泣、煩悶和苦惱嗎?」波斯匿王同樣不假思索回答:「當然會!」

末利皇后繼續問道:「那您愛我嗎?」波斯匿王依舊不假思索回答:「當然愛!」「那如果您失去我呢?」波斯匿王突然如鯁在喉,彷彿無法想像這種事發生,痛苦回答:「我會……憂愁……哭泣……煩悶……苦惱……」接著他話鋒一轉:「我懂了,末利,從今以後,沙門瞿曇不只是妳的老師,也是我的老師。」

這個故事出自《中阿含》〈愛生經〉。「愛別離苦」是生命的八苦之一,身為有情凡夫,便不可能不承受這樣的苦。而如同聖嚴師父所說:「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沒有感情,佛教稱眾生為『有情』,就是因為『有愛』的緣故。」不可能沒有感情,也不能不承受愛別離苦,也因此《大般涅槃經》云:「父母、兄弟、妻子、眷屬,命終哭泣,所出目淚,多四大海。」生生世世以來,我們因為失去親人眷屬而傷心流的淚,多過四大海的海水。

那麼,我們能如何將「愛別離苦」減至最低呢?從因緣來看,生、住、異、滅既然是萬物實相,當愛生起,便有異、滅的一日,如果能有無常故苦的認知,當面臨必然的「愛別離苦」時,雖然苦還是苦,但是,如聖嚴師父所說:「若能把人生的苦樂,當成是增長慈悲心和智慧心的過程,就是大自在人。」若真能如此,就不會白白受苦了。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