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man Encore 大師兄黃金音色再現 - 樂多閱讀

Elman Encore 大師兄黃金音色再現

廿世紀初期的小提琴家當中,艾爾曼(Mischa Elman, 1891~1967)是相當具有個人特色的一位,他的演奏樣式傳承十九世紀末浪漫風格的遺緒,大幅度地運用彈性速度(rubato),為樂曲塑造出不同於樂譜的風貌,這在二戰後的小提琴家是不可能出現的現象,如果學生像艾爾曼這麼拉的話,肯定會被老師罵。

艾爾曼的演奏經常出現滑音,搭配較慢的速度,為音樂注入巨大的張力。他的琴音十分特別,有一種纖細中帶著韌性的特質,聽起來帶著濃濃的鼻音,被稱作「黃金音色」(Golden Tone),這是艾爾曼的獨門絕技,整個廿世紀找不到另一個相似的小提琴家,姑且不論喜不喜歡,這種辨識度極高的音色是音樂家成功的要素。
艾爾曼的錄音橫跨留聲機、單聲道與立體聲錄音,他從1908年就在勝利留聲機公司(Victor Talking Machine Company)錄音,他的唱碟也一直是最暢銷的,可是隨著海菲茲(Jascha Heifetz, 1901~1987)的加入,RCA Victor的宣傳重點就放在海菲茲的身上,艾爾曼覺得RCA Victor並沒有善待他,畢竟他曾經幫公司賺取大量的利潤,於是艾爾曼在1954年轉而投效英國的Decca唱片。

艾爾曼在Decca留下十二張黑膠唱片(十一張12吋盤與一張10吋盤),這時正好遇上單聲道錄音最成熟的時期,加上Decca的高超錄音技術,使得艾爾曼的Decca唱片擁有絕佳的頻寬響應,加上優良的壓片品質,現今這些Decca唱片都有極高的身價,其中的小品錄音更是可望而不可及。  

自從黑膠唱片在2000年開始復興以來,舊錄音慢慢地被重刻發行,但這畢竟是個小市場,發行復刻片的公司的挑選標準就是:立體聲的發燒錄音,單聲道錄音完全不在考慮的範圍內。經過十幾年的市場經營,單聲道錄音開始加入復刻的行列,艾爾曼的「黃金音色」終於重見天日,他在1956年錄製的《安可》(Decca LXT 5304)在近日(2018年5月)發行,身為艾爾曼的紛絲當然要趕快收集起來,免得日後又絕版。  
筆者過去曾購買艾爾曼在Decca的錄音全集,那是由英國Testament發行的兩套八張CD,一套是協奏曲(SBT4 1343),一套是奏鳴曲與小品(SBT4 1344),入手《安可》復刻黑膠後,剛好可以來個類比/數位測試。由於艾爾曼的琴音比較「軟」,高音也不會出現尖銳的音色,因此CD的表現其實已經相當不錯,但是黑膠的特色就是樂器的形體感與真實感,這一點CD還是無法企及,而且復刻黑膠只要原版的十分之一價格,喜歡艾爾曼的膠友可以毫不考慮的入手。  

《安可》收錄的曲目如下-  

Side A 1. Slavonic Fantasia (Dvořák-Kreisler)
2. Song without Words, Op. 62, No.1-May Breeze (Mendelssohn)
3. Cubanaise (Miller)
4. Liebesleid (Kreisler)
5. Tango (Elman)  

Side B 1. Airs Tsiganes (Espejo)
2. Sonata in A, Op. 1 No.4-Canto Amoroso (Sammartini-Elman)
3. Chanson Polonaise (Mazurka) (Wieniawski)
4. From San Domingo (Benjamin)
5. From My Homeland (Smetana)  


廿世紀初期的小提琴家仍保有在沙龍演奏的習慣,這類小型的空間當然只適合演奏小品類的曲目,因此,艾爾曼的演奏曲目中就有大量的小品音樂,練習這類小品也得花費相當的精神,才能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就將音樂的精髓表現出來。廿世紀後半的小提琴家已經不做這麼費力的事了,他們只要練好重要的協奏曲與奏鳴曲等大曲目就行了,作為安可曲的小品音樂就演奏巴哈的《無伴奏小提琴》,這樣也不用勞煩鋼琴家或樂團練習伴奏。時至今日,全場的小品曲目早就絕跡了,要聆聽非常具有個人風格的小品只能聽唱片,而且還非得是艾爾曼這一輩老大師的錄音才行。  

艾爾曼在《安可》一片收錄幾首相當罕見的曲目,首先是米勒(Charles Miller, 1899-1979)的《古巴舞曲》(Cubanaise),米勒是俄裔美籍的小提琴家與指揮家,他隨著雙親在1901年移民美國,他在茱莉亞音樂院攻讀小提琴、作曲、指揮與音樂理論,後來又跟隨奧爾(Leopold Auer, 1845-1930)、弗萊什(Carl Flesch, 1873-1944)、卡塞拉( Alfredo Casella, 1883-1947)等人深造,曾在巴黎與布達佩斯發展指揮事業,1941年回到美國,成為費城管絃樂團的小提琴手。米勒也有少量的音樂創作,為小提琴與鋼琴的《古巴舞曲》因為艾爾曼的錄音而為人所知,樂曲採ABA三段體結構,快慢快交錯的速度與輕鬆的旋律反映了他想像中的古巴。  

埃斯佩荷(César Espejo,1892-1988)的《吉普賽曲調》(1926)也是相當罕見的樂曲,曲風近似薩拉沙替的《流浪者之歌》(Zigeunerweisen),艾爾曼曾經四度錄製此曲,在本片收錄的是第三次錄音,聽他以濃濃鼻音的小提琴演奏哀傷的吉普賽曲調真是別有一番風味,這也是艾爾曼的招牌曲目之一。  

義大利作曲家薩瑪替尼(Giuseppe Sammartini, 1695-1750)與巴哈同時代,他演奏雙簧管、長笛與直笛,也創作不少協奏曲與奏鳴曲。1730年前往倫敦,曾在韓德爾的樂團中演奏,1736年受命為威爾斯菲德烈王子的音樂教師,並擔任此職務直到去世為止。薩瑪替尼在1736年創作了《十二首奏鳴曲Op. 1》並題獻給菲德烈王子,艾爾曼將其中第四首奏鳴曲的行板改編給小提琴與鋼琴演奏,並賦予它「情歌」(Canto Amoroso)的別稱,在曲中可以聽到小提琴使用大量的雙絃演奏,加上鋼琴就形成了三個聲部,樂曲的織度(texture)更為豐富。  

澳洲作曲家班傑明(Arthur Benjamin, 1893-1960) 曾創作各種體裁的樂曲,最著名的作品是《牙買加倫巴》(1938),1945年出版的《來自聖多明哥》(From San Domingo)是另一首較常被演奏的樂曲,原曲是為管絃樂團創作,後來為蘇格蘭中提琴家普黎姆羅斯(William Primrose, 1903~1982)改編成中提琴與鋼琴演奏版本,當然也有小提琴與鋼琴版本。《來自聖多明哥》帶有加勒比海風情,管弦樂曲的熱鬧多彩到了小提琴演奏版本變得較為悠閒,艾爾曼曾經兩度錄製此曲,本片是第一次錄音。  

本片也收錄了艾爾曼創作的《探戈》(Tango),他一生只發表了三首樂曲,其中只錄製《探戈》一曲。艾爾曼將《探戈》特有的停頓交由鋼琴演奏,他的小提琴則專注在浪漫的旋律,還不時使用雙弦或三弦奏出複音的效果,由於他的琴聲比較「軟」,因此《探戈》一曲並不走激情路線,反而呈現出濃厚的溫情,這一點跟印象中的探戈不大一樣。  

上述的五首樂曲算是比較少見的小提琴小品,搭配另外五首較常見的安可曲-德弗札克-克萊斯勒《斯拉夫幻想曲》、孟德爾頌《五月微風》、克萊斯勒《愛之悲》、韋尼奧夫斯基《馬祖卡舞曲》與史麥塔納《來自祖國》,由十首樂曲組成的小宇宙真是繽紛多彩,但藉由艾爾曼非常特殊的音色與彈性速度將他們統合起來,倒也不見衝突,這正是大師的功力所在。《安可》原版黑膠早已遙不可及,現在發行復刻片讓我們得以聆聽「黃金音色」,那又何樂而不為?

以下為艾爾曼於1954年在好萊塢碗型劇場演奏德弗札克-克萊斯勒的《斯拉夫幻想曲》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