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家羅斯托波維奇逝世十周年紀念

羅斯托波維奇 (Mstislav Rostropovich)

  生於1927年3月27日,亞塞拜然,巴庫  
  死於2007年4月27日,俄羅斯,莫斯科  

今天(2017年4月27日)是知名大提琴家羅斯托波維奇逝世十周年紀念,他的大提琴演奏以直指人心、情感強烈著稱,他的音樂就如同他的為人一般,豪邁而熱情;他是個十足的人道主義者,曾經為了聲援前蘇聯作家索忍尼辛(Alexander Solzhenitsyn)而遭到蘇聯當局放逐。他熱愛生命與音樂,經常滔滔不絕地談論這兩個主題,而這兩個主題也構成了羅斯托波維奇的生命樂章 ,就讓我們來回顧大師的傳奇一生。

★早期生涯

羅氏的雙親都是音樂家,父親Leopold也是一位大提琴家,從三歲時開始教他拉琴,到了八歲時就舉行了首次的獨奏會;母親是職業鋼琴家,所以羅氏的鋼琴造詣也具有職業水準,日後常常為他的妻子-女高音Galina Vishnevskaya (1926-2012)伴奏。羅氏出生的巴庫(Baku)是裏海西岸最大的城市,以石化工業著稱,也是現今亞塞拜然共和國的首都,羅氏一家在1931年返回莫斯科,等到羅氏12歲時才進入中央音樂學校,兩年後畢業。1943年羅氏進入莫斯科音樂院跟隨寇左魯波夫(Semyon Kozolupov)學習大提琴,並追隨蕭士塔高維契學習作曲;羅氏於1950年贏得在布拉格舉行的國際大提琴競賽首獎,回國後馬上在蘇聯境內巡迴演出。  

上圖: 羅斯托波維奇夫婦

1951年在義大利佛羅倫斯的演出是羅氏在西方世界的處女秀,自義大利回國後,1955年迎娶波修瓦劇院(Bolshoi Opera)的明星-女高音Galina Vishnevskaya,可是當時的蘇聯總理布加寧(Nikolai Bulganin)也正垂涎著她,於是羅氏夫婦的西歐演出計畫就被無端取消了;幸好不久後,蘇聯共產黨總書記赫魯雪夫(Khrushchev)在與布加寧的鬥爭中勝出,羅氏夫婦的西歐之旅才得以成行。他們在1956年訪問了倫敦與紐約,羅氏獲得壓倒性的成功,馬上被認可為國際樂壇的大提琴巨星。  

★與作曲家的合作

在羅斯托波維奇成名後,蘇聯的作曲家開始與他合作,普羅高菲夫就在羅氏的說服下,將原先失敗的大提琴協奏曲改寫成交響協奏曲(Sinfonia Concertante,  Op.125),羅氏不僅是這首樂曲的被題獻者,更編寫了一個獨奏技巧較為容易的簡易版,這首帶有獨奏的交響曲為大提琴曲目增添了新的一頁。  

上圖: Capitol SG 7121

羅氏的作曲老師蕭士塔高維契也為他創作了兩首大提琴協奏曲,其中第一號協奏曲於1959年10月4日在蘇聯作首演後,馬上由羅氏於一個月後在美國的CBS Columbia唱片公司錄製成唱片,這個首度錄音由奧曼第(Eugene Ormandy)指揮費城管絃樂團伴奏,蕭士塔高維契也因為訪問美國而親臨錄音現場,監督整個錄製過程;這個錄音因為有作曲家與被題獻者的參與,加上十分接近首演的時間,可以說是這首協奏曲的經典版本,具有無可匹敵的權威性。  

上圖: CBS Columbia MS 6124


上: 蕭士塔高維契《第一號大提琴協奏曲》第四樂章

英國作曲家布里頓(Benjamin Britten,  1913-1976)在聆聽這首協奏曲的倫敦首演後,對羅氏的琴藝大為讚賞,進而與羅氏展開密切合作。布里頓為羅氏寫作了三首無伴奏大提琴組曲、一首大提琴奏鳴曲與一首大提琴交響曲,這些樂曲豐富了廿世紀的大提琴曲目。布里頓本人的鋼琴造詣極佳,他與羅氏的器樂組合在英國的Decca唱片公司留下許多經典的錄音,例如:舒伯特的《琶音琴奏鳴曲》(Sonata for Arpeggione and Piano)、德布西與布利基(Frank Bridge)的《大提琴奏鳴曲》、海頓的《大提琴協奏曲》等等,這些錄音在藝術層面與錄音工程上都有極高的成就,其黑膠唱片具有高度的收藏價值。
  
上圖: Decca SXL 6426


上: 舒伯特《琶音琴奏鳴曲》第二樂章

★力抗政治風暴

1962年,為了打倒史達林,赫魯雪夫利用了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 1918-2008)的小說《伊凡·傑尼索維奇的一天》(One day in the Life of Ivan Denisovich),原本默默無名、幾乎在勞改營被折磨至死的索忍尼辛,就這樣在一夜之間變成了蘇聯文壇的新慧星。索忍尼辛也加入了「蘇聯作家協會」,然而赫魯雪夫旋即倒台,曾被當作反史達林運動工具的索忍尼辛的作品也被禁止在蘇聯境內出版,但手抄式文稿仍然以地下刊物的形式在民間流傳,並且流向了國外。  

敘述蘇聯集中營歷史和現狀的長篇小說《癌症病房》(1966)與暴露莫斯科附近一個政治犯特別收容所的中篇小說《第一圈》(1968)於1968年在西歐出版,索忍尼辛聲名大噪,卻也因此遭到蘇聯官方和御用文人的批判,1969年被逐出「蘇聯作家協會」,並面臨蘇聯當局的追捕起訴,羅斯托波維奇讓索忍尼辛一家偷偷住在他位於莫斯科郊區的夏季度假小屋。1970年10月8日索忍尼辛獲頒諾貝爾文學獎,「以表彰他在發揚俄羅斯文學的寶貴傳統方面所顯示的美學力量」,儘管索忍尼辛有前往領獎的意願,但蘇聯當局拒絕承諾他領獎後還能返回蘇聯,他的瑞典領獎之旅未能成行。  

上圖: 羅斯托波維奇與索忍尼辛

同年10月30日,羅氏向《真理報》發出公開信,為索忍尼辛的著作辯護,並抗議政府打壓文藝的虛偽行為,此公開信在蘇聯當然被掩蓋了下來,然而卻登上西方世界的報紙頭條,此舉觸怒了蘇聯當局,羅氏夫婦馬上遭到報復,他們的國外演出被驟然取消,夫人Vishnevskaya也被逐出波修瓦劇院。  

1973年,揭露蘇聯勞改營內幕的巨著《古拉格群島》(The Gulag Archipelago: 1918-1956)在巴黎出版,書中陳述了史達林當政時代,以秘密警察高壓統治,千千萬萬的無辜百姓,被逮捕下獄的血淚史。蘇聯當局隨即在1974年2月12日,以叛國罪名逮捕索忍尼辛,剝奪了他的國籍,並強制押上飛機將他驅逐出境。  

★流亡海外

庇護索忍尼辛的羅氏夫婦也很難繼續待在蘇聯,1974年3月29日,他們寫信給蘇聯共產黨中央總書記布里茲涅夫,請求出國兩年,在羅氏保證將部分演出收入匯回蘇聯、只帶隨身必需品、讓女兒定期回國參加考試、不主動會晤索忍尼辛、到期一定回國等條件下,蘇聯當局批准了申請,羅氏在5月26日飛往倫敦,從此在自由世界大展身手,除了大提琴之外,更拾起指揮棒,其專業的指揮造詣獲得美國首府的國家交響樂團青睞,於1977年任命羅氏為音樂總監,羅氏任此職位直到1994年。  

上圖: 指揮家羅斯托波維奇

時序來到1990年,美蘇冷戰結束,蘇聯在戈巴契夫的掌理下逐漸開放,羅氏夫婦也因而獲得平反,並得以回鄉探親;可是隔年八月,蘇聯共產黨的強硬派因為不滿戈巴契夫的開放政策,遂發動政變,將戈巴契夫軟禁在鄉間別墅。當時的俄羅斯總統葉爾欽公開號召支持者,反抗不義的政變,並要求讓戈巴契夫回到莫斯科重掌政權。當此關鍵時刻,羅氏對正義的堅持又促使他冒死飛回莫斯科,加入葉爾欽的行列,所幸後來政變失敗,事件和平落幕,羅氏事後也因而獲頒俄羅斯國家獎章。羅氏對於維護人類尊嚴的諸多努力,使他獲獎無數,其中還包括了國際人權組織的年度獎章。 

 ★音樂風格

回到音樂方面,羅斯托波維奇的音樂就像他的為人一般的熱情,具有強烈的感染力;他的彈性速度(註)運用地十分劇烈,使得音樂呈現出戲劇張力,看他的演奏就猶如觀賞徒手走高空鋼索,十足的引人入迷,他能將聽眾的注意力緊緊抓住,直到音樂結束,這正是一個演奏者成功的關鍵。  

上圖: EMI ASD 3255


上: 海頓《第一號大提琴協奏曲》第三樂章

以海頓的《第一號大提琴協奏曲》為例,羅氏的處理跳脫了古典時期的理性節制,以十分自由的彈性速度為海頓的協奏曲注入活力,終樂章飛快的速度讓聞者莫不熱血沸騰,這樣的音樂讓人覺得有血有肉,靈活而不呆板。再看看貝多芬的五首大提琴奏鳴曲,這五首奏鳴曲有不少傑出的錄音版本,有人喜愛卡薩爾斯/塞爾金具有深度的靈魂,有人偏好傅尼葉/肯普夫的優雅詩意,而羅斯托波維奇與李希特所展現的超絕技巧與熱情洋溢,卻也令人無法割捨,與前兩者並列為三大首選版本。  

註:彈性速度(Rubato),演奏者不嚴格按照音符時值的一種演奏方式。作為一種調劑手段,這些音符的時值時而加快,時而減慢,但作品基本速度保持不變,這是演奏者對音樂詮釋的關鍵手段之一。 

上圖: Philips 835 182-3 AY

 ★大提琴家的終極考驗

最後要提到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羅氏在1957年參加於巴黎舉行的卡薩爾斯大賽(Casals Competition in Paris)時,會見了卡薩爾斯本人,卡氏親自為年輕的羅斯托波維奇演奏了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聽到猶如神一般的卡薩爾斯為自己演奏,羅氏陷入全然的悸動,當下覺得不可能再有其他的詮釋。這個經驗讓羅氏體會到,沒有一個手抄本是正統的,不能反映自己情感的版本猶如空酒瓶,徒具外表而沒有內涵。從這個觀點出發,羅氏持續鑽研巴哈無伴奏數十年,直到1991年羅氏造訪了法國南部的一座教堂,當羅氏走進教堂,他感覺時機與地點都對了,於是便著手錄製全本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羅氏曾於1951年與1966年分別錄製第二號與第五號組曲) 。  

羅氏對這六首組曲的調性色彩描述如下:第一號G大調是明亮的色彩;第二號D小調是悲傷而強烈;第三號C大調是燦爛的;第四號降E大調是莊嚴的;第五號C小調是強烈的深色調;第六號是耀眼如陽光。羅氏對六首組曲都在解說冊中詳加註解,他是諸多大提琴名家中,唯一詳加闡述如何詮釋巴哈的一位,值得聆賞者細細研讀體會。  

上圖: Warner Classics 0190295968489

作為一個音樂家,羅斯托波維奇是十分關注當代的音樂創作,由於他與諸多作曲家的情誼,他引介了布里頓、蕭士塔高維契、普羅高菲夫與舒尼特克(Alfred Schnittke, 1934~1998)等人的音樂給大眾,而這些作曲家也回報以許多量身訂做的大提琴樂曲,這種良性的發展促使更多作曲家為羅氏創作新的作品;據統計,目前已有超過170首樂曲題獻給羅斯托波維奇,這在當代的音樂家中是絕無僅有的。  

★晚年

羅氏長年旅居法國巴黎,2007年二月回到莫斯科一家癌症診所就醫,後來病情一度好轉,三月二十七日生日當天還出席了克里姆林宮為他舉行的八十大壽晚宴,可惜之後羅氏的病情直轉急下,一個月後的四月二十七日逝世於莫斯科。


上圖: 羅斯托波維奇的墓園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