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並不是一個友善的國家──最愛強調國際觀的台灣人,其實是不折不扣的「文化弱智」

台灣並不是一個友善的國家──最愛強調國際觀的台灣人,其實是不折不扣的「文化弱智」

我覺得該是時候來談談這個問題了:台灣人是種族歧視者(Taiwanese people are racists),而且還非常嚴重。

歧視是指針對特定族群的成員,因其身分或歸類不同,而非個人品質,而給予不同對待;種族歧視則是因為種族或膚色的不同,而給予不同對待。

不同的對待,可以指好的對待,也可以指不好的對待。

台灣人對於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概念,對於種族也一概不知,對歧視一點都不敏感。但我們歧視起人來一點都不手軟。

歐美國家的種族歧視問題之所以會受到注意被大量討論,是因為他們的歧視暴力是有形的,是看得見的,是殺人流血的,是又痛又癢的,所以他不得不正視這個問題。

而台灣人的歧視暴力是更可怕的,浮不上檯面來的隱形暴力。

當我們提到種族歧視,我們通常指的是對膚色較深的南半球人種的不平等對待,我們都知道(雖然我們對這個議題視而不見,假裝它一點都不重要),那是一種負向歧視(Negative discrimination),但社會上還存有另一種歧視,是對膚色較淺的北半球人種的歧視,稱之為正向歧視(Positive discrimination)。

我發現對於種族歧視的不敏感,還有台灣雖然經濟快速成長但遲遲無法進化成已開發國家的原因,都是因為台灣社會缺少「文化智商」(Cultural Quotient, CQ)的關係。

我不認為有了文化智商後,歧視就會消失,即使在國際交流頻繁的大城市如紐約、柏林、倫敦、巴黎、香港、新加坡,歧視問題都一直存在。我甚至認為歧視是人類的天性,人類都必須展現自己的優越感才能獲取更多資源。但是一個有高度CQ的國家,會建立一個能夠避免或懲罰外顯歧視的制度,當任何人有不當的言語、行為時,能夠用法規去規範;而有高度CQ的人民,也會對於歧視更敏感,更願意正視歧視問題。

過去我們倡導的「國際觀」都是很偏狹的國際觀,得是要成功的人、符合既得利益者期待的人才叫有國際觀,是一種強調競爭的國際觀。

不同於以往強調「競爭力」的國際觀或國際化,最近更關注在一個強調對於不同文化的「理解力」與「適應力」的能力,叫「文化智商」(CQ)。除了IQ、EQ之外,CQ被視為全球化時代的必備能力。

Earley & Ang在2003年的企業商管領域中提出了CQ的概念,把CQ定義成「測量一個人在不同國家、不同民俗與不同組織文化中,能否有效運作的能力」。這十年間,談論跟文化智商有關的書籍都是在探討商管領域中的跨文化組織管理,所謂的文化智商,也是指在商業場合上與不同文化有效互動的能力。

一直到去年Julia Middleton(2014)才跳出商管圈以一種更全面的全球視野指出,我們過去都太小看文化智商了!她說:「文化智商是能夠跨越界限,在不同文化中茁壯發展的能力。」

如果說有國際觀是和世界人才競爭的能力,擁有高度文化智商就是能夠「和世界做朋友的能力」,在工作場域溝通合作與日常生活中變成朋友的能力。

一直到現在,台灣人所講的國際觀或國際化,都是菁英式的國際觀,得要擺出「聯合國態勢」的架子才算數,說標準美式英文(如果說英式英文還會獲得莫名的崇拜),飛來飛去(最好是穿西裝坐商務艙)、談論的話題也只能是政治、商業、經濟。

但是回到現實生活中,大部分的人卻連跟不同文化的人問好、談論天氣、介紹自己的文化、開啟一個輕鬆有延續性的話題都沒有辦法。我們的國際觀一直無法走進日常生活,我們一直是文化弱智。

會有這樣的現象,其實都是因為我們的生活太「無感」了。這個無感是一個複合的結果,原因可能為以下幾點(而且還有更多其他原因):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以錯誤的觀念用錯誤的方式學習語言

語言學習的最終目的是要「溝通」,但是大多數人學習語言都只是為了考卷上的分數。已經出社會的朋友每每說要加強英文,給自己訂的目標也是多益要考幾分,連出國要唸書的朋友,也是著重在托福的成績上而不是自己的溝通能力上。

但是其實「讀寫」和「聽說」這兩種技能在大腦裡運用的區塊是不一樣的。大部分的台灣人的大腦在語言學習的「聽和說」這一塊是完全沒有被開發過處女地。所以就算學了20年的英文、就算學測滿級分,還是沒有辦法開口說英文。

如果把語言學習比喻成是在一個銀行裡開戶的話,我們的教育只管在這個戶頭裡存錢,卻沒有ATM可以讓我們領錢,也沒有地方讓我們可以花錢。

我們在這個戶頭裡存進了大量的單字與文法,最後也只讓我們勉強能讀能寫,但其實要能聽懂、會說更重要的是「大量句型」和「正確且大量的音檔」。

我把我自己在英文口說的學習經驗寫成一系列文章 《打通英文口說任督二脈》,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文章裡面的三個辦法,就是語言學習的ATM,幫我們把銀行單字和文法拿來用,而且在練習的同時,還會存進句型和音檔。

另外一個重點是,要學會說一個語言,口腔的肌肉記憶是非常重要的,大部分的人都是用中文的口腔肌肉記憶來說英文,這個是因為一開始的發音沒學好(學校裡面發音大概只有上過半堂課),再加上沒有存入大量母語者對話音檔所致。就跟去健身房練肌肉一樣,語言學習也是在做嘴巴的肌肉訓練,讓口腔肌肉記得說英文的感覺。

(至於從ATM裡把錢領出來之後要怎麼用呢?可以參考這篇文章《和外國朋友成功進行「語言交換」的9大訣竅》)

但最重要讓學生無感的原因是,我們學的從來都不是一個活生生、可以使用的語言,我們學的是功利式英文,只有學習這個語言對我們的考試成績和薪水有幫助我才要學,很多人出社會之後說我想要讓英文變好,目標卻也只是放在把多益或托福考高一點,這種功利導向的語言學習模式,無助於幫我們了解世界,與他人互動。

在不同文化交流時,你能夠用這個溝通語言表達多深的自己(不是指單字和文法的艱澀) ,你們的交流就有多深刻。敢講很重要,但是能夠流暢的表達,讓聽的人不會很痛苦,才是長期交流的基本語言能力。

英文重不重要呢,很重要,而且會越來越重要。華爾街日報在今年初的〈What the World Will Speak in 2115〉這篇文章裡指出了,一百年後,全世界大概只會剩下600多種仍在使用的語言(active language),而英文仍然會是國際通用的語言。

所以除非哆啦A夢的翻譯蒟蒻成真(其實也不無可能,而且我覺得再過十年就會有超強即時口譯機出現),但在那東西出現前,還是繼續學英文吧。而且學語言除了為了考試溝通外,還有很多其他妙不可言的樂趣,語言是文化的載體,就像那句古歐洲俗諺說的,「多學一種語言就好像多擁有了另一種靈魂」(To have another language is to possess a second soul. – Charlemagne)。
二、地理位置

不像美國文化大熔爐的大城市或是歐洲大陸的國家拼圖(還有歷史上的先天優勢) ,出生在這些地方的人因為有這個環境,所以在成長過程中和不同文化互動,先天文化智商就比較高(born global)。但是Juila Middleton就說過,其實每個人天生都具有文化智商,是在長大過程中因為社會許多框架,灌輸我們各種刻板印象,才會讓我們大腦和行為能力僵化,而造成偏見與歧視。

台灣這個太平洋上孤零零被世界邊緣化的小島,看起來在地理位置上是身為先天文化智商弱智者,去哪裡都要過水搭飛機,但是我覺得不能以這個當成是我們就是缺乏CQ的藉口。一樣是半瓶水,我習慣把水看成是半滿。

把地圖攤開來看,台灣無可厚非是東亞的中心樞紐,在交通、文化、經濟上都是很好的槓桿,會講中文、被日本殖民過、既仇韓又哈韓、有很多東南亞來的勞工和配偶,其實是有很多機會的不是嗎?只是當我們講到國際化,通常指的就只是美國化,或更精確一點來說,只是好萊塢化+矽谷化。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利用既有優勢,來創造更大優勢。

如果把台灣從一開始就認清自己是東亞樞紐,學校規定每個人除了英文之外,必須要再修一個亞洲區的第二外語。讓每個人都變成東亞文化融合體,每一個台灣人就有一個在世界上無可取代的地位了(我知道這樣的想像過於天真,而且新加坡更早就看到這樣的機會,先把東亞樞紐搶走了)。

除了上述的看清楚台灣在地球上的位置外(其實我們也是東南亞),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台灣的長輩是印尼人幫我們照顧的,台灣的小孩是越南人幫我們生養的,另一個或許會發生得更快的可能是,再過二十年,這些外配子女成熟了,取得較好的社經地位後,台灣人準備好要超脫藍綠接受一個台越混血總統了嗎?

我們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開始擁抱已經滲透在我們生活中的東南亞文化呢?

我想地理位置只是一個假議題,真正讓台灣與世界失去連結無感的,還是媒體、歷史與教育的因素。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三、失控的媒體

台灣媒體報導的原則是「所有發生在台灣的事都是大事,所有發生在台灣以外的事情都是小事」。每天國際新聞的比例大概只有 7.459%。而這7.458%的國際新聞又有兩個很嚴重的問題。

沒有自己的觀點,全部都是從西方主流媒體剪輯過來的美帝思想。
在7.459%的國際新聞裡,大部分都是老牌節目笑話一籮筐裡的奇人軼事大蒐集。

我知道台灣人收視率掛帥、太多新聞台24小時輪播的惡性競爭跟疲勞轟炸,小成本製作、太多新聞台的惡性競爭,沒有自己的駐外記者。但是水管壞了一群人在那裏一直探究生鏽原因也不是辦法,應該是要先找個耐用不會生鏽的水管換上去吧!

在台灣當英文老師的美國小畢(John Barthelette)注意到台灣媒體都不報國際新聞,也在和台灣人的互動中,對於台灣學生國際觀的貧乏感到驚訝,所以設計了一些問題,大家不妨做做看,了解一下。這些問題有一半是當代知識(contemporary knowledge),另外一半是必要的背景知識(necessary background knowledge)。

一共有31題,答對一題可以得一分。可以做完題目之後再來看看自己的國際知識水平:

俄羅斯的現任總統是誰?
德國的現任總理是誰?
義大利前幾年最大的醜聞是什麼?
現任教宗叫什麼名字?
美國的主要的政黨是___與___?
左翼與右翼的差別在哪?
伊波拉病毒正在影響非洲的哪個地區?
說一個英國的首相(任何時代的首相都可以)
大英帝國大概什麼時候開始瓦解了?
蘇聯與俄羅斯的差別在哪?
愛爾蘭人喜歡英國人嗎?
除了英文之外,英國人還會說什麼語言? 說兩種。 (本土語言喔)
說一個印度令外界擔心的社會現象。
印度人最怕/恨哪個國家?
南美洲主要的語言(說兩種)
埃及現在有什麼樣的政府?
敘利亞現在的情況是?
ISIS是什麼?
日本人每年會做一件事情,這件事情會讓全世界很不愉快,請問這件事情是什麼?
庫爾德族是什麼?
穆斯林主要的教派是___與___?
穆斯林最重視的兩個朝聖的地方:___與___?
巴斯克人和加泰隆尼亞人為什麼不喜歡西班牙人?
法西斯主義、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與納粹主義有什麼不一樣?
猶太人之外,希特勒還屠殺哪些族群?
當年台灣為什麼要離開聯合國?
歐元與希臘經濟的關係是什麼?
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是誰?
新教徒與天主教徒有什麼不一樣?
古典時期的歐洲最主要的三種文明是___、___、___?
我們現代的世界正在面臨很多危機,請說說三種比較值得擔心的大問題。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搬屋工人航運移動的提示 搬屋工人航運移動的提示
    搬屋工人乘飛機移動可以方便地用卡車或汽車移動。有時,它可能只是您最好或唯一的選擇,例如當您移動到跨越大洋的國家或當您需要…
    wing22 2018-09-21 15:37:00
  • 中華帝國崩塌的基礎(六) 中華帝國崩塌的基礎(六)
    中華帝國崩塌的基礎(六)作者:月朔9/21/2018在漢文化圈裡,由於存在有反普世價值的本質,因此其所謂的民主制度已經成…
    yeushuo1 2018-09-22 15:38:00
  • 搬屋工人和魚一起移動 搬屋工人和魚一起移動
    搬屋工人大多數專家建議使用帶有聚苯乙烯泡沫塑料襯裡的盒子,該盒子應該可以在您的水族館商店買到。您也可以使用廉價的聚苯乙烯…
    lingww 2018-09-21 15:3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