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枝守(Mamoru Fujieda)-Today is a very good day to die

cover藤枝守(Mamoru Fujieda) 

認識這個作曲家並不是由他可能比較會被知道的途徑-Tzadik替他出版的2張專輯The Night Chant(1995)Patterns of Plants(1997).反而是再找次(再本專輯是唱次女高音,一般她唱女高音)女高音野々下由香里(Yukari Nonoshita)
的專輯時買了這片.

這張裡頭收集了2首作品-響きの交唱(1999)跟植物文様(1998-),雖說是不同時間寫的曲子,但這2首裡面都有用到Nancy Wood所做的詩Today is a very good day to die可能是這個原因才用這個詩名為專輯名稱吧.

響きの交唱中有用到笙、箏、古大提琴、揚琴、管風琴、中提琴、男高音、次女高音和合唱團,他自己說是受到鈴木雅明(他的巴哈清唱劇系列很值得買,我也是聽那系列才認識野々下由香里)的啟發來創作這曲子的(這裡有作曲家自述).這部分有興趣的人再去看好了,不然就有點變成曲式分析這類專業的文章了.

植物文様說是用植物的生物電位變化來作為曲子的基礎,這個就有點高深莫測的味道在了.這算是植物文樣一系列的歌曲部分.歌詞的來源除了Today is a very good day to die外,還選了銅金裕司(Yuji Dogane)這位跟他一起合作的植物學家用拉丁文寫的詞.

雖然好像拿了很多東西在拼湊,但是聽起來不會有那種有所為而為的感覺.這也不是說好或不好,像這幾天聽Magnus Lindberg的小提琴協奏曲就很明顯知道作曲家就是要炫技,就是要讓Batiashvili狂飆.這片裡的曲子就沒這種目標確定的感覺,頂多就像是展示一下笙跟箏在這種古典音樂中能發揮出什麼.但這2個樂器在裡面都是伴奏性為主的地位,自然也高調不起來.

要說值不值得買這種問題,就要考慮是不是野々下由香里的粉斯.如果是的話,那這張可以聽到她詮釋現代歌曲(雖然說響きの交唱是以Monteverdi的Vespro della Beata Vergine在創作的啟發.),自然沒有不買它的理由了,太少見了啊!如果不是的話--那就不用網購這張了.想認識藤枝守,去買那2張國內有進的會實在一點.至少也好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