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肌瘤手術記(正傳)


前面說到,今年4月我又去開刀了,這次是摘除子宮肌瘤。

因為被籤哥一弄,覺得人生很不是滋味,加上日子又忙,隨著時間一久,身體好像也沒什麼不對勁的感覺,漸漸地我也就忘了要再去檢查這件事。一年多後,不對勁的感覺又出現了,這下我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有一句話叫「醫生緣,主人福」,雖然不知道主人是誰,不過我相信醫生和病人之間是有點緣分的,既然之前我都習慣去╳╳醫院,也治療得不錯,那這次還是要信邪,乖乖去該醫院好了。於是我認真上網做功課找了醫生,耐心地等掛號。

當然拖了一年多是很不好的行為,大家千萬不要這樣,至於我本人已經去跪碎玻璃也吞了56把火徹底反省過了,所以不要罵我啦。總之看診那天,醫生幫我做了很多檢查,他說:「目前看來,妳擔心的子宮內膜厚度是還好,不過妳有一顆10公分的肌瘤,這在我們臨床上不算很大,但說小也不小,它生長的位置剛好壓迫到膀胱,擔心久了之後排尿會有問題,看妳是不是想開刀拿掉。」

 

真是一語驚醒尿急人,原來我這幾年來腹部很鼓,動不動就覺得超想尿尿,就是那顆肌瘤在作怪啊!之前籤哥也有幫我看到肌瘤,不過他只有講和這個醫生前半段一樣的話,後半段關於膀胱壓到什麼的都沒講,囧。這醫生個性有一點點點急但是長得還滿帥的(這2件事有什麼關係嗎)(沒有關係,我只是想一口氣形容2件事而已),所以他快刀斬亂麻地說如果我決定要開刀,就幫我排時間。

 

這下我陷入了一場天人交戰,你們知道的,這是開刀,不是去買開山刀,是肚子要被切開來,我當下實在有點緊張猶豫,情急之下就脫口而出:「我可以先回家跟家人商量嗎?」醫生說可以啊,不過這段時間他希望我持續回診,因為他想測試我的膀胱功能是否如他所想的有受損。

 

我心想也好,我相信醫生開刀經驗很豐富,他跟我完全不熟也能開得跟醫龍一樣精湛,但我想跟他熟一點之後再開刀,起碼自己心裡比較不會緊張。當然我沒有浪費醫療資源啦,因為幾次回診做測試,醫生研判我的膀胱長年受到擠壓,狀況確實不佳,這下就不要再拖了,下好離手,講定一個日子,老身就開刀去了。

 

基本上住院開刀前要辦的一連串手續啥米碗糕的我都不記得了,只記得很煩躁,反正醫院說什麼,你就SOP照做就是了。鋼鐵說不要住3人房,叫我住單人房,問題是台灣人搶病房跟在搶孤一樣,不是想要就有房,要等入院前才會知道排到什麼房型。為了寫這篇部落格我還去找鋼鐵交叉確認,才知道我腦海中果然有3.8個橡皮擦,我一直以為是住院當天一早才知道住什麼房,結果是我自己前一天忘記打電話去問(那家醫院的流程是自己要打去問),所以醫院才專程當天早上打來通知我。我腦子破了我真是對不起天地萬物(T.T)

 

 

↓老實說我沒想到單人房這麼大間......

 

 

 

↓另一個角度再來一張。我傳line給我日本朋友看,

她還很浮誇的說「素勾椅!這是SUPER STAR在住的吧?」妳嘛好啊。

 

院方叫我們住院當天11點去報到,下午1點前要進病房,除非有醫師簽名放行,不然基本上住進去後就不能出來了(抖)。沒啦,應該是要趁你這段時間幫你做很多相關檢查,我只記得入住後有被問很多身體狀況,比如有沒有過敏、體重多少啦,然後抽血,還有心電圖、量血壓一堆哩哩叩叩的。

 

到了傍晚時分,有個護理師進來說要做標記,這樣開刀時比較好認病人,我就傻呼呼的掀開衣服給他做標記,只覺得很癢,等他弄好我低頭一看,看到他用奇異筆在我肚子上寫了醫師的姓,外面還畫一圈,哈哈哈哈哈哈這就是標記嗎?不知道為什麼超戳到笑點笑到警察快來抓我的地步。不過晚上10點之後我就笑不出來了,因為護理師來幫我浣腸(掩)。我本來以為會用什麼很厲害的尖端儀器接管子插到菊花在那邊灌,後來才發現我想太多根本沒那種事,就是用甘油球塞進菊花裡擠一擠,很快妳就會「啊!我受不了!」衝去廁所這樣。

 

↓肚子被標記示意圖XDDDDD
(我肚子太肥了所以刻意把照片縮小)

 

第二天快到中午時,有人來病房通知可以開刀了。一樣也是推進手術室(?)後,旁邊的護理人員問了我很多問題,我還很孬種地趁亂告白:「對不起我謊報體重!我少講2公斤!拜託你們一定要算對麻醉劑量讓我睡著,不要讓我中途醒過來!」我記得有一個人很溫柔很有耐心地回答:「妳放心,一定會讓妳睡覺。」都沒有想打死我的念頭真是人太好了(淚)。原本我以為是像之前取卵時在手背注射麻醉,結果不是,麻醉師給我戴上一個像氧氣罩的東西,沒多少我就不省人事了。

 

*****這是術後的分隔線*****這是手術後的分隔線*****

 

等我醒來時,我已經在恢復室,鋼鐵也在我旁邊,只記得醒來的當下就已經有痛覺了。旁邊的護理人員說如果我覺得痛可以按自控式止痛,不曉得是我當下很暈沉還是怎樣,我明明記得她說「5到10分鐘要按一下」,後來才知道我聽錯了啊。應該是覺得痛就按一下,5-10分鐘後有止痛效果。

 

回病房後看一下牆上的時鐘,原來是下午五點多了。基本上我都在大睡特睡,護理人員過一陣子就會來巡房,叫你起來吃藥或是量血壓幹嘛的,所以其實也睡得迷迷糊糊,迷糊中只要覺得5-10分鐘到了,我就趕快按一下止痛,結果隔天清晨被來巡房的麻醉醫師唸爆:「妳怎麼按這麼多次啊啊啊?!妳小心嗎啡上癮啊啊啊!」哈哈哈我真的就聽錯咩。後來我就沒按了,靠原力止痛。

 

 

↓傳說中的自控式止痛裝置,我是加價變自費的。

開完刀的第二天下午,我就被拆尿袋了,護理師希望我能自己去上廁所,我也很想啊可是如果沒有鋼鐵扶我,我連人類的一小步都跨不出去。由於傷口很痛,我真的很不想起床,只想一直睡,不過如果真的尿很急,我還是得齜牙裂嘴慢慢叫鋼鐵扶我去廁所,然後撕心裂肺的坐在馬桶上,再撕心裂肺的尿,真是靠北痛。

 

是說我的2個弟弟聽到我開刀住院,還一前一後跑來探病,青大弟不知道去哪裡弄來鱸魚湯要給我喝(扛來時還熱騰騰的),真是揪甘心。只是我沒什麼力氣招呼他們,只能躺在床上聽到鋼鐵對他們說:「欸要不要看你姊的肌瘤?」然後他們就看著手機裡的照片很熱烈地討論:「肌瘤長這樣喔?」「放滿一個臉盆耶!」「怎麼肌瘤是白色的?」「可能是拿出來的時候有洗過吧?」

 

洗你阿公啦......(= .=)

 

跳一下,解決了尿尿問題,還有一個難關在等我,開完刀後我一直沒有上大號,也沒有排氣(在醫院學到的秀氣名詞,俗名叫做放屁),護理師每次進來巡房都會問一次,我每次都只能說還沒有,他們就會使出各種對策試圖讓我做到,搞得我很緊張。還好第三天早上5點多,我突然放了一個悠遠的屁,差不多跟人類的歷史一樣久,我趕緊呼喚躺在沙發上小眠的鋼鐵:「欸你有沒有聽到!我放屁了耶!」他還幽幽地說:「有聽到,好久喔。」就在放完屁的5分鐘後,醫生來巡房了,我趕緊告知這個捷報,醫生也一副很欣慰的樣子(我認知失調自以為的XD)。第一次因為放屁被誇張,說真的人生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人生至此整個看開)。

 

不光如此,放屁之後,不,是排氣之後(講話要秀氣),我已經可以自己推著點滴架慢慢走來走去了,人體真神奇。醫生每天早上都會來看我的狀況,認為我的傷口恢復得不錯,也沒有什麼不舒服,第四天我就辦出院回家了。

 

 

↓打了好幾天的點滴。被扎針的地方後來瘀了好一陣子。不過我覺得不痛就是了。

因為醫生想把我的肌瘤處理得很乾淨,所以那時我是開傳統的剖腹刀,傷口大概10公分長,一般剖腹產的傷口據說到20公分長(驚)。以前都聽人家說什麼開刀之後就忘了那些痛,好像是真的,我開刀到現在已經過半年多了,只剩下「那時候很痛」的記憶,可是具體的痛是怎樣已經想不出來了。總之覺得人體很妙啦。

 

謝謝幫我開刀的金醫生,他真的很細心也很認真,謝謝鋼鐵從開刀住院到回家後整整照顧了我一個星期,在我行動不便的時候幫我擦澡,買東西給我吃,還幫我的傷口換藥,從頭到尾無怨無悔地照顧,我為什麼可以跟這麼好的人結婚呢?我一定是上輩子的陰德值充很滿(喂)。

 

整篇寫得拉哩拉雜的,我也不知道在寫什麼,就當成一篇開刀紀錄吧。我現在覺得,人生一路上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事,或許都有一些關聯性吧?我還記得幾年前去做取卵手術時超緊張,所以文章也寫得很誇張,因為就沒經歷過嘛;前兩年去動葉狀瘤手術,在等檢驗報告出來前我哭了兩天;這次我只有在去跟鋼鐵說「我已經定好開刀時間了」時有稍微紅一下眼眶,不過也不是因為開刀而哭,是為了另一件身體出狀況的事。人的一生就像在打怪,經歷越多,就會變得越來越勇敢和熟練吧。

不過當然很希望之後不要再動刀動槍了,真的很不需要對這種事情熟練啊。也希望人人都能學會珍惜目前所擁有的,最後就祝福網友們身體健康囉。

 

 

↓覺得病房樓櫃台前的鎮煞做得很會,資深學姊也可以擋煞這件事很猛XD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然後它就被割掉了(上) 然後它就被割掉了(上)
    大概在3月時,我突然發現右胸下方怎麼痛痛的?因為本人的手指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就是日本人俗稱的「鈍感力」,雖然政府常呼籲婦…
    熊貓與菊花 2016-07-05 15:49:00
  • 殘卵人生也要很抖擻 殘卵人生也要很抖擻
    ↑我有排卵藥我好潮喔自從變成嬌艷的人妻後(嬌艷那句是我自己想加的),我和鋼鐵就不得不面臨到一個宇宙繼起的問題了…
    熊貓與菊花 2011-04-09 00:58:08
  • 然後它就被割掉了(下) 然後它就被割掉了(下)
    【先說這篇文章有夠長,我自己寫完看到字數都閃尿了兩滴】自從把上集寫出來之後,我就寫不出下集了(這是什麼富奸病)。但是不寫…
    熊貓與菊花 2016-09-04 03: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