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音樂失語症

不論你在何時讀到這篇 ,接下來的開場都不會令人太愉快。

這回跟大夥聊音樂,沒想到竟得從地溝油講起。

事件爆發之初,見幾個媒體以色彩繽紛比例過大的標題清楚下著地溝油,看著那字眼,「什麼時候咱們也開始套用?『地溝油』這說法了?」忍不住在自己動態牆上碎唸。

友人:「你都能講『咱們』了。」

「『咱們』 還算普遍存在本地的語言裡啊,可我們並不使用『地溝』一詞哪來『地溝油』?」

回覆送出後,這些年來看著兩岸發展此消彼長的複雜情緒再起。

一度本地盛產的 Indie Pop 流傳去了香港及大陸變成他們口中的小清新,催生出些同聲氣的,含糖量頗高的塑膠花草,其實挺尷尬,彷彿外來物種入侵耽誤了人家的生態。怎料它連同「視頻」等辭彙同機同船大量傾銷回台,落地生根發芽,原生地反而失去了話語權。


自然,語言的流動本不該設攔截流強迫改道,那心情亦不全然因彼此較勁而波動(好吧,是有那麼一點⋯⋯),曾經的文化自信因為幾個單位重新描述了市場規格後,大勢兵敗如山倒,彷彿昔日的高度乃一場假象。

這題未解之際,又碰上老楊。


尼爾楊(Neil Young),樂迷間戲稱老楊,老當益壯,依舊衝撞,持續交出夠力的新作甚至朝數位發展等計畫不斷,去年下半自傳《Waging Heavy Peace: A Hippie Dream》出版,中國很快推出了譯本《搖滾不死:尼爾楊自傳》,我們則乾瞪著眼(雖然博客來可訂簡體版),暗自埋怨本地已接連錯失了稍早如 Keith Richard 之《Life》(對岸版本為《滾吧,生活》)等重要文本(近期倒是耳聞 David Byrne 前年那本大熱的《How Music Works》本地預計明年上市),反倒是類散文的音樂感想集結大行其道。

討論音樂產業近來熱絡得跟真的一樣,然欲碰觸音樂類專書出版之中譯及相關名詞中文化者,多會發現此題目仍多鎖在能讀原文的圈子裡,像是偶爾有人踩過那不可開啟的地窖,門板嘎吱作響,誰都能聽出底下幾乎空無一物(自多年前商周的《音樂河》書系後已斷炊多時)。

「我們養不起了,想要,去對面買。」

網路世界容當代聽者大量吸納,可我們如何消化?如何用我們的語言建構觀點?這事卻完全不見容於當今產業如何振興轉型及前進的藍圖裡。搜索相關歷史背景及知識,除了原文,多是簡體網頁,似乎也少見哪單位覺得不妥。

流行音樂持續發展,搖滾電子與嘻哈等各類皆已開枝散葉,變體再長出更多次類型與專業術語,但在正體中文的世界裡,我們經常處於失語狀態。

舉個例,以中文說到音樂上的「前衛」流派時,你腦中會對應到 Avant Garde ,還是搖滾樂裡的 Progressive 呢 ?(或是,你腦中乾脆直接跳出「先鋒」兩個字了呢?)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1982 相談會 1982 相談會
    從1982一書所延伸出的,是誘發眾人對於書中提及的歌曲與它們各自坐落的時空點的熱烈回憶。 當然,有更多的回應,顯示出作…
    你把我的搖滾樂怎麼了 2007-06-05 17: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