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司與煙燻火腿或許不快樂

去一間常去的百貨公司超市,雖然很多人說那是貴婦超市,可是像我這種常常一身邋遢,還自己帶環保袋,如果是同樣的里肌肉片,會挑定價最便宜的那一盒,為了研究醬油或早餐麥片的產地,會蹲在貨架前,跟產品說明如螞蟻一般的小字拚眼力。會把鮮奶各種品牌,優酪乳各種成分,海鮮加工品的來歷,當成主題研究或導入推理小說的解謎線索,會因為買了一罐西班牙生產的橄欖油,有了旅行的感覺。不曉得所謂貴婦到底是從外表穿著,還是買東西不計較價錢的標準來定義,如果是那樣的定義,我會自動後退一步去吹涼風。

但我喜歡這個超市的原因,可能就是旅行的感覺吧!假設在那裡買到日本南三陸或氣仙沼的魚干或醋漬章魚,就有類似搭了鐵道去旅行的錯覺。譬如剛剛提到的西班牙橄欖油也有旅行的借位,對了,我還買了「安地斯」的紅鹽,產地是南美洲玻利維亞,這太妙了,我大概有九成九的把握,這輩子不會去到玻利維亞,所以這一小袋紅鹽,就成為我跟玻利維亞的連結。而我打著「紅鹽」兩字,卻一直跑出「紅顏」。

如果不是因為逛超市還附加了旅行的快樂,我通常都在附近的傳統市場或全聯超市買菜,照例是穿得很邋遢。我很少看到穿得很正式很華麗去買菜的,不過小時候,母親去菜市場之前都會畫上淡妝也會穿上美麗的衣裳,母親婚後就沒有繼續工作了,我猜想,菜市場就是她面對的一部分職場,氣勢絕對不能輸。而我的人生需要拚輸贏的地方不在菜市場或超市,所以就鬆懈了。

可是,昨天在那個我喜歡的超市,卻發生一件事情。如果就超市或商場百貨的管理來說,那真是對顧客失禮的地方,可是就人生或職場來說,那是避免不了的人際衝突,感覺,血淋淋的。像冷藏櫃故障,失溫的里肌豬肉慢慢滲出的血水。

我忘了自己正在研究哪樣商品,有可能是沙拉醬之類的,因為那個商品分類的位子,最靠近事件發生地點。那是個賣起司與燻火腿的櫃位,工作人員都穿著白襯衫,繫著淺咖啡色圍裙,還有帽子,但我忘記帽子的顏色了,不過也不重要。

一個胖胖的男生,手裡拿著兩塊煙燻火腿,隔著工作檯,面對一個氣呼呼的女生,女生有點瘦,不知道是不是生氣過頭了,聲音有點顫抖。她一直罵那個拿著煙燻火腿的男生,重複著,「到底要怎樣?」「我到底要怎麼做?」「你教我啊,你教我啊……

男生都沒有答話,女生可能足足罵了十分鐘或更久,旁邊的同事都沒有人阻止,或者低頭作自己的事情,或者慢慢離開那個衝突現場。但要說衝突好像也不太對,從頭到尾,男生都沒有聲音。

喔,對了,他們是超市的工作人員,不是買菜的客人。而客人多數從那個櫃位快速閃過,當作沒有發現什麼異狀,當然,也沒有人敢靠近去拿商品。那是個賣起司跟煙燻火腿的櫃位,我從來都沒有買過那個品牌的起司與火腿,可能有用牙籤叉過切成很小塊的試吃品。

因為不知道爭執或衝突的前後原因,也不知道到底是工作流程出了什麼問題,但被罵的男生之後就一直尷尬站在原地,而罵人的女生大概沈默了幾秒,又不斷重複說著,「到底要怎樣,你教我啊,你教我啊……

我很怕這種場面。

剛上班的那幾年,我常去信義路與新生南路口,為在新光百貨地下室的松青超市買菜,有一次目睹穿著白襯衫,繫著領帶,穿著松青綠色圍裙的兩位工作人員,在賣場扭打起來,打到兩人都摔在地上,撞到肉品冷藏櫃,距離我腳邊,不到一個手臂的距離。

那時我推著推車,還不斷回頭看打架的兩人怎麼了?雖然不認識他們,可是內心為這種事情覺得哀傷,覺得他們應該會受到懲罰吧,可能丟掉工作也不一定。

後來我很少去那間超市買東西,可能是內心有陰影吧,覺得有人在那裡打架的關係,吃了那裡販售的生鮮肉品蔬菜海鮮,應該也不會快樂。但後來新光百貨歇業,跑去跟三越做更大的百貨生意,幾年之後,松青超市也被合併了,沒有這個超市品牌了。

昨天遇到超市工作人員的那場不愉快,我背對著他們,但偶而回頭窺探,感覺躺在那個燈光明亮的櫃位,等待被客人採買的進口起司或煙燻火腿,應該也不太快樂。

希望胖胖的男生跟瘦瘦的女生,只是工作上的小爭執,也希望在他們之間的起司跟煙燻火腿,內心不要有陰影,陰影會影響口感。

我在說什麼啊!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寬鬆又怎樣 寬鬆又怎樣
    遲了好久才在MOD訂閱的KKTV看了「寬鬆世代又怎樣」,看到第二集,才發現是宮藤官九郎的腳本,真是對不起他,但我會把全系…
    【私‧生活意見】 2018-06-27 15:3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