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女兒(2)布街

古樓


我對「城內」最早的印象,其實來自布街。

大伯與姑丈,各在民權路上開布行,布街的建築又狹又深,一樓前方是店面,中間隔著天井,後方是廚房,樓上則是住家。父親紡織廠的布匹,幾乎集中在此地交易流通,我經常跟他進城,然後在布匹之間嬉鬧、跳躍、抓迷藏或仰躺,有時讓大人拎著上磅秤量體重,熱天裡,就跟著布行的伙計們一起吃大鍋仙草冰,或癱在店頭的藤椅上打瞌睡。總是嗅著織品棉絮的特殊氣味,恍恍惚惚懵懵懂懂,當時的身高還搆不到桌面,對於那條街的歲數,根本沒有概念。
布行鐵門

從西門路水仙宮接官亭這頭,到上帝廟那頭,整條路像委婉壟起的坡,除了布行之外,還有鏽莊、賣粽子的「再發號」、兩片同映的「全美戲院」、經常辦書展的社教館,以及神秘躺在路面的「水溝蓋」——據說鄭和下西洋的時候,曾經在那裡汲水的「大井頭」。

紡織業從支撐台灣經濟的明星產業退居夕陽邊陲之後,民權路的布行榮景跟著走進暮色。老房子翻修得不多,仍舊堅持昔日樣貌,反正早已老成,再添幾歲也無妨,倒是布行稀稀落落逐漸掩門,只剩一、兩家堅持而堅強營生,成了此時得以繼續憑弔的風景。

這幾年,我總偽裝寡情的旅人,選擇台南人習慣午後小寐的時點,照舊從水仙宮接官亭這頭起步,走向上帝廟那頭,然後俯身撿拾記憶,來回臨摹過往。

左手邊該有家販賣愛國獎券的攤子,右邊的韓內科還在,斜對面該是大伯的「正和祥」,靠近大井頭是姑丈的「宏如祥」。每年「媽祖生」,熱鬧陣頭隊伍會從「媽祖宮」一路敲鑼打鼓繞境祈福,「高人矮人」青面獠牙甩著袖子,小孩濃妝打扮穿著古裝遊街,那時我總來不及會意便已嚇哭,不是害怕震天鞭炮而是尖銳的鼓吹音調,以及整條布街煙霧瀰漫的灰白色雰圍底下,神鬼人雜踏的時空交錯。
公會堂

直到近幾年,讀了文壇前輩葉石濤的著作《紅鞋子》,認真找了府城古地圖一一對照,才知道民權路的前身叫「鷲嶺」,荷蘭人稱此地為「普羅民遮街」,日本人喚做「本町」,漢人則說「竹仔街」,布街算是繁華末稍的最後臉孔,在那之前,還有過「春風鞋街、草花街、帽街」如此愜意的風情雅稱,這才發現,自以為熟識的街路面貌,不過佔據了整段歷史微小的一個黑點罷了。

即便微小,我卻清楚記得這條街在熱鬧謝幕前的模樣,不管是空氣中飄浮的布匹棉絮,鞭炮與鼓吹,還是七爺八爺高人矮人甩袖子走路的氣勢,惋惜的是,單薄的記憶終究無法支撐布街繼續繁榮的骨氣,一切都只能靜悄悄沈澱安歇,那繁華喧囂的景象走遠了,整條街像打包在牆角的古董,然而,這個城市並未停止新潮花稍,迷人的舊歲月像隱身柏油路面的大井頭一樣,歷史走過就算數,什麼也不計較了。

圖一:民權路古樓
圖二:歇業的布行,特別的橫拉式鐵門
圖三:修復中的公會堂(社教館)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鄉音迷路的街頭 鄉音迷路的街頭
    有好長一段時間,起碼超過十年,我幾乎不敢在台北街頭輕易透露鄉音的韻腳或特殊的語助詞,甚至刻意在某個音節煞車,努力讓自己說…
    【私‧生活意見】 2006-07-30 11:30:39
  • 安平芋粿 安平芋粿
    在安平老街出生的安平客,絕對是安平導覽的高手。看他穿著短褲,踩著在地人的悠閒腳步,鑽進小巷,平矮老屋,古蹟小廟,cut任…
    【私‧生活意見】 2009-04-18 10:26:28
  • 台南小吃完食密笈 台南小吃完食密笈
    每次被問到,如何花半天時間就能嚐盡台南小吃?或是到台南遊玩如何狂吃兩天一夜?還是「第一次遊台南就能百分之百完食」的問題時…
    【私‧生活意見】 2010-02-26 20:56:22
  • 練家子的鹽煮鯽魚 練家子的鹽煮鯽魚
    鯽魚可不是普通的角色,舌頭挑刺不靈活的人,千萬不要來招惹。但台北南門市場那些費工烹煮的蔥燒鯽魚可能好一些,魚刺大部分都「…
    【私‧生活意見】 2010-01-14 22:52:58
  • 除夕夜的妙叔叔 除夕夜的妙叔叔
    總覺得,過年,有一種奇特的人生酵素,總是跟隨年歲更迭,有了非常不同的感觸。自童年到青春期,對於過年的期待,呈現遞減弧線;…
    【私‧生活意見】 2010-02-13 11: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