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關於《刺蝟的優雅》(上)

  • 部落格: 雜記。
  • 發布時間: 2018-07-12 01:04:56
  • 作者: cci161217
  • 瀏覽人數: 43

  如果你/妳對孤獨或沉思的活動感興趣,如果你/妳受語言或藝術的魔法吸引,如果你/妳不知道為何不拒絕一切事物(包括自己的生命);那麼,《刺蝟的優雅》對你/妳來說會是一本有機會找到「自己」,或是另一個「自己」的小說。

‧‧

  《刺蝟的優雅》敘述方式很簡單,由兩個角色──米榭‧荷妮(高級公寓的門房)和喬斯‧芭洛瑪(高級公寓住戶喬斯家的么女)──的日記構成並以兩者視角出發,刻劃葛內樂街七號的住戶們與行動裝飾品們的趣聞軼事。至於「為何書名為《刺蝟的優雅》?」以及「會為此書評幾顆星?」這樣的問題就不談了,因為那顯然是愚蠢的(前面的問題不談是因為不想劇透且說了也永遠說不到位,而後面的問題更蠢,只要想想「你/妳會為梵谷的《農鞋》評幾顆星呢?」這樣的問題便能明瞭)。接下來我只想自私的談談我從這本書中得到的愉悅感,以及那愉悅感從何而來。

‧‧

  但首先不得不說的是,由於兩位敘述者在某種意義上是比書中其他聰明人更聰明的聰明人──她們明白語言的魔力並深深著迷,她們對「藝術的本質為何?」有類似見解並同樣探求,她們具有敏銳的洞察力並因此時常感到挫折或惱火──,她們的敏感與聰穎顯現在一篇篇由語言、藝術、階級和存活這幾個主題所開展的日記中,以柔軟的姿態(相反的,則是一篇生硬的哲學論文)觸碰充滿哲理的日常。對於沒閱讀過《安娜‧卡列尼娜》、沒觀賞過《宗方姊妹》、沒聆聽過莫札特《安魂曲》〈受判之徒〉(我倒是有聽過庫洛洛‧魯西魯指揮的《安魂曲》)的讀者,或許會因為缺少上述作品帶來的「畫面」而與敘事者的文字隔著一層紙。故此,我將這本書推薦給「覺得自己符合開頭敘述」的讀者,由於你/妳的愛好,你/妳會藉由這本書去展開另一部作品並回過頭跳入荷妮或芭洛瑪的世界,然後驚嘆著語言的奇妙:作者只要寫出「受‧判‧之‧徒」這幾個字就能創造出一個只屬於〈受判之徒〉的時間和空間。

  然而對於哲學、語言、藝術和存活等議題較不感興趣但想閱讀本書的人,我建議先看由小說翻拍的電影。電影比小說好懂,且前者將「自殺」議題凸顯以作為故事主軸,使電影相較於小說好理解。電影更親近「人」,沒錯,活生生的人,畢竟「死亡」和「藝術」相比,前者總是以貼合著生命的方式顯現。如果看完電影後對所探討的議題不感興趣,那麼這本書可能不適合你/妳(至少是目前的你/妳),可以猜想到某些讀者會疑惑:「為何兩位敘述者總是杞人憂天?」或是「為何兩位敘述者總是自以為聰明?」。如果讀到這裡的你/妳已經對這本書感興趣了,請停下來別再看我的文章而是去看《刺蝟的優雅》。好了,下一篇會開始談談我自私的感想,不會有大雷,但為了表述清楚我偶爾會引用句子和描述小說情節(會有小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