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被聲音擊垮的鬼才 NILS FRAHM

  • 部落格: the OR
  • 發布時間: 2014-08-25 21:27:51
  • 作者: boyethan
  • 瀏覽人數: 2386

Nils Frahm是「超」職業級的音樂典範,他不僅是一般人印象中的演奏者、鋼琴家與音樂人,他對「聲音」的追求與琢磨,已經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日前為了澳洲雪梨歌劇院的首演,他花了六個小時試音,只為了確認所有的音色是正確的;意思是說,所有聲音發聲的位置、麥克風收音的方向,台下聽眾所接收到的訊息,一切的一切,都得在Nils Frahm的掌控之中。

這樣的一位音樂人,現年才31歲,卻擁有令業界如Peter BroderickEfterklang等人信服的聲音駕馭術;成立自己的錄音室Durton Studio,與Ólafur ArnaldsPeter BroderickANNE MüLLER等人跨界合作,單從10張唱片我們仍很難理解Nils Frahm究竟想要什麼?甚至想要表達什麼?看來只有親臨案發現場一窺究竟,方能一解內心的謎團。(真希望104日可以衝上台去觀摩一下Nils Frahm的鋼琴城堡)

Nils Frahm廣為人知的作品《氈(Felt)》當中,我們知道Nils Frahm習慣在夜裡創作,卻又擔心鋼琴厚重的低音共振會打擾到鄰居,索性用毛氈蓋在琴絃上當作弱音器,並試著放低彈奏的力道與音量,利用幾支麥克風將整個創作過程記錄下來;他這麼做的另一個原因,自然是「實驗」,透過不同的收音方式,尋找啓發原物件不同的面貌,連演奏者的「呼吸」也算是一種「加料」鋼琴的演出方式。

另一部作品《鐘(The Bells)》則是運用環境的自然迴聲與殘響(reverb)來模糊鋼琴原先略嫌尖銳的聲響,當我們聽見〈I Would Like To Think〉那些濕潤、浪漫的琴音,其實已是Nils Frahm加工後的戲碼。Nils Frahm受過正統的古典鋼琴訓練,教授他的老師是俄國浪漫樂派音樂家Tchaikovsky的弟子Nahum BrodskiNils Frahm曾在訪談中提到Nahum Brodski對他的影響,以及ECM的爵士音樂啓迪;事實上他的父親Klaus Frahm曾擔任過ECM專輯封面的攝影師,Nils Frahm自小受到鋼琴、ECM的牽絆不小。

在真正成名前的Nils Frahm嘗試過電子音樂,2005年於家鄉漢堡錄製的首張專輯《Streichelfisch》,裡頭玩的盡是glitchLeftfield等實驗電子;Nils Frahm自己也提到那段時期不太受到注目,畢竟在歐洲、乃至玩電子音樂早已不是新鮮事,對Nils Frahm而言,恐怕只是一種自我實踐。2008年的第二張專輯《Electric Piano》,Nils Frahm換了一個方式重新出發;揚棄《Streichelfisch》偏重loopglitchy電流節拍的做法,換上耽溺蒼白的電鋼琴演奏。《Electric Piano》雖然仍處於創作的摸索階段,不過Nils Frahm已然明白往後要走的路子。

2009年發表的《冬樂(Wintermuzik)》是Nils Frahm2007年耶誕節前夕花費兩天完成,要獻給親人與朋友的耶誕禮物;專輯在Nils Frahm自己的錄音室Durton Studio錄製,父親Klaus Frahm還特別充當了攝影師。《冬樂(Wintermuzik)》雖沒有新穎的音樂嘗試,卻是Nils Frahm最接近新古典(Neo-Classical)的作品,樂音之中滿腹歐洲人的鄉愁,鋼琴、簧風琴與鋼片琴的交叉運用,Nils Frahm首次實踐了格局恢弘的編曲結構。

之後的作品《鐘(The Bells)》、《Unter/Über》逐漸嶄露頭角,也受到英國獨立廠牌Erased Tapes的重視,與Peter BroderickÓlafur Arnalds等人有了更直接接觸的機會。這段期間Nils Frahm因往返柏林錄音而認識了女大提琴手ANNE MüLLER,因想法一拍即合繼而衍生出《七根手指(7 Fingers)》專輯的合作計劃。《七根手指(7 Fingers)》是Nils Frahm又一次電子音樂的嘗試,當中也展露了田野錄音的手法;澎湃的弦樂與宏觀的簡約電子節拍,被形容是一部受到柏林先鋒電子廠牌raster-noton影響的作品。

Nils Frahm另外又與德國音樂多面手F.S.Blumm先後合作了兩張專輯《Music For Lovers Music Versus Time(2010)與《Music For Wobbling Music Versus Gravity(2013),前者偏重實驗性、後者富於旋律性,對原音樂器的錄音掌控,Nils Frahm想必獲得了不少寶貴的經驗。而樂迷普遍較關注與冰島新古典小王子Ólafur Arnalds的合作,則因柏林電子鬼才Max Cooper的加入,《State(2012)帶來了兩人前所未見的音樂格局。(先前介紹)

結束了漫長的巡迴與合作之後,Nils Frahm回到家中完成了《氈(Felt)》;《氈(Felt)》令Nils Frahm重新審視錄音手法與表演方式。2012年所發表的專輯《Screws》,也就是被樂迷戲稱九根手指完成的《送給你生日禮物》,是Nils Frahm正值30歲生日的作品;專輯發想、錄音期間因為一場意外導致左手大姆指受傷,幾經手術徒勞無功後,Nils Frahm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並盡全力去克服肢體不便可能為演奏或錄音所帶來的種種變數。專輯多數作品直接以音階為曲目名稱,原因是Nils Frahm不再刻意挑戰高難度的錄音或演奏戲法,回到最原始、純樸的方式來錄製一張送給歌迷的禮物;專輯中作品〈You(聽者)、〈Me〉即是一種對話,錄音方式也變得更加直接。

去年發表的新專輯《空間(Spaces)》再一次證明Nils Frahm對於聲音與空間的精確掌握,也是集結他數十場演出精華萃取出來的Live作品。《空間(Spaces)》可以明顯感受到Nils Frahm對於「音場」的佈置,如何計算與運用自然「殘響」(reverb)來為演出加料,一直是Nils Frahm最在乎的事。很多人會把《空間(Spaces)》拿來對照Keith Jarrett的作品,的確在曲目標題上,〈Improvisation for Coughs and a Cell Phone〉有意識地回復了大師的影響;受ECM渲染甚深,相信Nils Frahm不僅僅師承Keith JarrettArvo PärtRalph Towner以及Valentin Silvestrov等人的影響相信均可以從Nils Frahm的作品及演出裡頭找到一絲珠璣。

「影響」不會是創作上最重要的養分,而是「自由」與「不受限」;比方說Nils Frahm並不過分追求名牌,亦經常使用略為平價的俄製Oktava麥克風來收音。機器是無罪的,只要用的適合、用的其所,Nils Frahm並不受傳統的錄音理論或技術的約束;如何將Grand PianoRhodeSynthesizer併置使用,如何透過數位與類比的轉換來溫潤觀眾聽見的聲音,我們可以參照KEXP、倫敦Toilet Brushes、法國La Route du Rock等不同場域的演出,便可以理解鋼琴城堡裡那位煞費苦心的聲音魔術師,一直走在「實驗」的途上。

Nils Frahm美輪美奐的Durton錄音室及居家

P Festival 開幕場:沙龍與即興的鋼琴對話:盧易之 & Nils Frahm

2014.10.4(六)20:00 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

難得見到下午彈琴的Nils Frahm,Durton親身示範鋼琴錄音。
(Erased Tapes Label Night)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boyethan的囊中物 blog串聯遊戲 boyethan的囊中物 blog串聯遊戲
    緣起/被隔壁的薯條小姐點到要進行這個blog遊戲說明/我的背包通常都很重,以前還沒有買筆記型電腦時,大多會擺書、雜誌及C…
    the OR 2007-06-08 17:46:33
  • 海鷗來台 2009.8.5 海鷗來台 2009.8.5
    雖然昨天懶得去排海鷗(Mew)台北演唱會的首賣門票,不過我想我應該不會錯過這麼難得看到他們的機會;心裡光想來自丹麥(雖然…
    the OR 2009-06-08 08:49:58
  • 初夏的魔幻寫實│Mice Parade 初夏的魔幻寫實│Mice Parade
    你應該很想看看兩套鼓對話的場面。電顫琴的叮咚,還有甜美女聲Caroline獻聲,華麗的八人大陣仗。還有指定開場:天使嗓音…
    the OR 2007-05-04 05: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