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女(二)

楔子
寫《恆河邊》,總編輯許悔之追討了三年,他希望我鎖定《金剛經》背景寫小說。努力迴避一家之言的我,很是焦慮,期間兩次往返徘徊於恆河邊,感受遠古各家精彩辯論的現場,聞著各種惡臭苦思人物架構,推翻又重建。在低血壓暈眩干擾下,腦子盤旋著佛教與耆那教兩位鼻祖大雄之間的虛擬辯論,這場史上隔空間接大哉問,我該如何不僭越地延續?恆河沿岸的許多小國家,如同春秋戰國時代,激盪出無數各宗派大師,時時有辯論,處處有禪機,我又要如何少許汲取其中的養分?

我走近耆那教寺廟,看僧侶打掃佛龕,廟宇比一般佛寺乾淨嚴謹又安靜許多,讓本有潔癖的我,竟拘謹地不敢直接放肆進去參觀,深怕已踩踏恆河邊上屎尿爛泥,而冒犯了什麼。我又去…了耆那教徒社區,參觀那遠異於周遭髒亂的獨特潔淨過道,偶遇謙遜有禮的居民,又心虛地逃走。心裏,一再被撞擊著。想起《金剛經》反覆強調擺脫邊見枷鎖的自由自在,垢淨,是如此截然地呈現眼前,教人似懂非懂陷進自我辯論的淵藪裏。

源自印度教,強調破除二元對立的佛教與耆那教徒,在非教徒眼中,過著極端嚴苛的修行生活。然而,戒律的發生,並非兩位大雄本意,教法繁多,亦隨順眾生不斷轉念而生,是對治,卻非究竟法。每種狀態的冥思,為破除另一種狀態的捆綁,最終是為脫困,而非換管道繼續執迷。

我在東京江戶古城留下的三百年衛星城市佐原古鎮(位於千葉縣香取市),看見專為六月婚禮養殖的鳶尾花道,才知道宋朝盛行的花卉育種,在小江戶延續了下來,五百年前鼎盛時期,佐原的鳶尾花品種曾高達四百餘,如今僅存兩百,亦相當可觀。鳶尾品種繁多,有一系列玉蟬花Iris ensata又稱花菖蒲,日本武士階層愛用的紋飾,就常被誤認為菖蒲,品種竟亦曾有七千之多,目前餘兩千。鳶尾之所以能成為育種時尚,除門檻低容易上手帶來驚喜外,政商歡場的鼓勵,亦為重要因素。

菖蒲在本草是藥用植物,而鳶尾帶毒性,不可食用。因菖蒲經常用來雜交改變鳶尾品種,而容易混淆。江戶時期的武士貴族們,常廢寢忘食交配菖蒲與鳶尾,期待獨一無二的品種出現,以贈花魁佳人,這慣性亦從宋朝跟著鳶尾而來,後因經常爭奪花魁鬧事,最終被嚴禁。書名的英文用花菖蒲,藉以隱喻巫女善惡兼具的特質,是藥亦可能是毒的本質,端賴使用之人的智慧經驗。

書寫《恆河邊》,我預留了伏筆,著墨不多的角色「香蒂」將成為這本書的目標,主因是不希望主題複雜,雖然故事彼此牽連,且並非刻意為之,實在是內容與《金剛經》討論的主旋律有關,但以全然不同的面貌呈現。同樣說「空性」,因人性之故,可變化出無限的主題來。因此,巫女的面貌,成為《恆河邊》的續集。

另一重要原因,是被邊緣化的藏傳佛教,一直與傳統印度教甚至苯教「有染」而不見容於原始教義派的小乘佛教,甚至亦默默地被大乘佛教排擠。最明顯的標的,便是「明妃」的存在。這字眼,來自印度教空行母Dakini,形容介於人神之間,且漫遊於墳場與天空的女性生物,相當於中古歐洲喜歡捕獵與火燒的女巫。

這世界上,有某個族群,生來異常,所謂異常,其實根本很正常,只是無遮掩,一般人多半被自己多生多世累積的各種因素,而躲藏起來的本能,在所謂異常人身上自由擴散,有些人能控制,有的人卻被控制。這些異常的人,就像小動物,無遮無掩地靈敏,以至於容易受傷害。

當然,就像我師父說的,Dakini可以具備任何品質與狀態,有仙女有巫女也有邪惡之徒,她們的出現,跟時空連結,賦予即時的意義,一旦時空轉換,便也消失無蹤,不再存有任何價值,是非善惡,即便是當事人,也不見得知道真相。

小女友蔡婷如說我下筆越來越慈悲,這是我沒有想過的方向,卻想起寫巫女的動機,的確是在討論慈悲,也許,當我書寫完畢,竟也好似給自己一場洗禮,增長了幾分慈悲心,這才是我尚未停止書寫的真正動機?難怪,我會邊寫邊期待卻也一直焦慮著,直到收尾。



1、Bodhgaya 菩提迦耶

香蒂做了十張烙餅,每一張都用不同的餡料,五種咖哩Curry五種瑪莎拉Masala,前者以土豆與胡蘿蔔為主,除洋蔥、辣椒與姜黃外,分別用香茅Lemongrass、孜然Cumin、小荳蔻Cardamon、肉桂Cinnamon與丁香Clove來區隔香料配方的主從;後者用了白、綠、黃、紅、黑等五彩扁豆,Masala香料則是蔥姜蒜與小荳蔻、肉荳蔻Nutmeg、荳蔻皮Mace、孜然、肉桂、丁香、蕓薹、薄荷和黑白胡椒等熬製的家常配方。

她抱著熱騰騰的烙餅,衝到小Naga面前,塞到他手上,便轉身跑走了。甯霏看在眼裡,忽然一陣心酸,期待地看著Naga,這孩子卻面無表情,直愣愣地傻站著。濃濃的香氣,冒著煙,甯霏老遠站在苦楝樹下,鼻子一直受到干擾,竟無法分辨,究竟是這股辛辣氣還是這幅畫面,讓人鼻酸,眼裏閃爍著濕氣。

這道別方式,即便是多年後,甯霏仍記著久久不散的繽紛香氣。

沒有話別,沒有承諾,當然也沒有依依不捨的擁抱,他們走得像是從未存在過,什麼也沒留下來。然而,平時毫無交集的香蒂,開始遠遠地跟著甯霏,不言不語,保持距離,僅讓彼此知道對方的存在。就像她的名字香蒂代表「寂靜」,異常地安靜,不像一般孩子那樣,讓自己全然沒有存在感。

「妳住在哪裡?」兩人在恆河邊上繞了幾天,無論怎麼走,香蒂始終保持不遠不近,總要有人打破近乎窒息的沈默。甯霏擔心的其實是另一件事,香蒂快要不是孩子了,她的安全堪慮。在這歧視女性又漫無法紀的國度,一個小女孩的存在,簡直是砧板上的鮮肉,隨時任人宰割。濕婆神與妻子烏瑪一夜百年恩愛,被印度人解讀為性愛的神聖秘事,進而演化成性侵橫行的理直氣壯,印度教的智慧與愚痴,一直是甯霏看不懂的禁區,縱慾與禁慾併行的信仰,真是讓人眼花繚亂。

濕婆神主宰生命的繁衍、創造與幻滅,他的多才多藝與浪漫,在印度教眾神裏,豔冠群雄,他兼具殘暴與慈悲,曾為眾生吞嚥整條河流的毒水,他也能在眨眼間火燒滅絕生命,恆河是他拯救眾生的傑作。被稱為天上人間之舞王的濕婆神,有日、月、地、水、火、風、空與祭祀等八種化身,在西藏人眼裡,他是大自在天的黑天護法Mahakala,擁有舉世無雙的本事,卻仍有自己的千年哀傷,失去初戀讓他用三千年的冥想靜坐等回髮妻。人們在祭祀時,看見了濕婆神的無邊法力,卻無法感受他無休止的悲辛,這樣的祭祀,能彼此通達嗎?

是的,甯霏好奇香蒂住哪裡,卻從未真正造訪,他怕結下緣分,從此無法擺脫。緣起咒:「諸法因緣起,緣滅法亦滅;我師大沙門,常做如是說。」吃過一口香蒂的饢,這緣早已結深了。

雨季的到來,讓恆河邊根本無立足之地。甯霏決定把香蒂帶走,便停下腳步轉頭問香蒂:「我要去菩提迦耶,妳去嗎?」香蒂睜著大眼睛,平靜地搖搖頭,這是印度式的正面答覆:「願意!」甯霏微笑,幸好香蒂年紀尚幼,帶上同行還算便利,不至於太惹眼。

從瓦拉納希搭乘火車到Patna,約四小時便抵達,然後轉乘出租車到菩提樹正覺塔附近的小旅館,甯霏要了兩間相鄰的單人房,便帶沒有行李的香蒂上街買換洗衣服。階級意識強烈的印度,可比任何國度都以貌取人,一個人的穿著,決定了他被對待的方式。香蒂皮膚白皙相貌端正,稍微打扮一下,沒有人猜得出她來自賤民階層。白襯衫與牛仔褲,成為兩人相伴的標識,簡單不惹眼,又能立即跟當地傳統服飾區隔。

天色已晚,兩人就著昏暗的天色繞塔一周,甯霏也不過問香蒂的信仰,反正她會一直跟著,並不多話,這是最佳旅行伴侶,幾乎無負擔。

離開寺塔群,出口有幾個搭棚奶茶攤販,甯霏選了樹下正攪拌奶茶鍋爐的太太,全身裹著花色深沈紗麗,有條不紊地依序打理方寸之間的小舖,兩張長板凳,是僅有的座位,許多人並不坐下,直接端上滾燙的玻璃杯,喝完便走。老婦能說幾句簡單的英語,菩提迦耶,是聖地也是觀光勝地。吸引朝聖的不僅僅是佛教徒,還有印度教與耆那教徒,他們認為佛陀也是他們的聖者轉世,只要是成就者,在印度,沒有人會追究你的信仰宗旨,萬法歸「宗」,我認了便行,誰在乎你認不認?

甯霏無法像印度人那樣,秒殺一杯滾燙的香料奶茶,只能間歇地啜飲。香蒂手握茶杯,不急不緩沈靜地思索,偶而舉杯,小小口地慢慢喝,姿態優雅,完全不像從未正式受教育的孩子,甯霏決定每天挪出一點時間,教會她看報,至少辨識車站名稱與餐館菜單的基本生活能力,需要先建立,否則穿著再體面,也會被識破出身階級。

平時安安靜靜的香蒂,在識字的過程裡,讓甯霏大開眼界。甯霏只需說出想讓她學習的字,她便自動自發地舉一反三,不消幾天,便指著路牌,甚至記清楚路線,任由偶爾陷入思考的甯霏跟著走,成了最佳生活助理。

小城裡唯一像樣的餐館,是號稱義大利餐廳的小咖啡館,菜單只有英文,座位僅容納十人便已客滿,菜色卻十分豐富,從Pasta、Pizza、Risotto到諸多口味的三明治與甜點,琳琅滿目多達四頁,非常壯觀。甯霏看香蒂難得露出笑容地閱讀菜單,便用手機拍照,方便香蒂回旅館後繼續用功,還特意接連幾天吃同一家,把每種食物都點了,以便香蒂能夠辨識餐單與食物的關係。兩人邊吃邊猜,看大廚到底放了哪些香料,香蒂也學會了區別,哪些菜餚是受到印度口味的影響。

香蒂終於能說出咖哩Curry與瑪莎拉Masala裡各自成分的香料名稱時,甯霏的驚喜是差點進駐有廚房的公寓。然而,他不能停留,時間有限,不能把短暫的時光耗費在廚房裡。此行的目的,是查證香蒂的血脈,查證方式虛無縹緲,無法跟香蒂明說。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相遇,甯霏每天清晨帶香蒂去繞塔,在這裏,可以遇見緬甸與泰國來的小乘出家人,也可以看見白衣成群的耆那行者,更容易隨時撞上台灣或東南亞來的華僑佛教徒朝聖團,以及東張西望嬉戲的印度教徒。甯霏觀察香蒂的表情與反應,她出奇的寧靜,讓些微觸動都顯得十分張揚。

繞塔數日後,香蒂忽然站在入口不遠處的度母像前站立,久久不動。這多日的等待,終於有了回應。他看著她臉上撲朔迷離的變化,沒有嘗試解讀,也不問她在想什麼,就是看著。她沒有問,他便不打算主動說明這是誰,象徵著什麼。

天又要黑了,如果不催促,甯霏相信香蒂會一直站下去,幾天朝夕相處下來,他見識了她的專注毅力,仿若進入另一個時空,神魂出竅,臉上似有若無地帶著光,有時讓人覺得是錯覺,卻又不由自主地被吸引。甯霏想起小Naga的母親,有時也會出現相同的神情,叫人忘記今夕何夕。甯霏開始帶香蒂參觀各種信仰的寺廟,以及佛陀走過的地方,和許多紀念成就者的寺塔與阿育王復興佛教的柱子。他既不介紹也不說明,只觀察她的反應。

摩訶菩提寺旁,有一大片傳統地方市集,挨著日常用品小舖,就地擺攤,販賣各種當地蔬果,過往人車畜生擁擠著,每幾步路,就能看到生意興隆的茶點小店,門口爐灶檯上擺滿剛出油鍋的甜食,蒼蠅企圖在克難轉扇搖擺裡,撲進沾滿糖漿的油炸品,人們視而不見地,就著廢報紙包裹的鮮豔甜點,與燙嘴奶茶,站在騎樓下,大快朵頤。路邊的喧囂,以及隨時揚起的塵土,都無法干擾當地人享受早茶與下午茶,這來自英國殖民的生活慣性,早已深植黎民百姓日常裡。

東方世界有某種信仰上的共通性,無論什麼樣的寺廟,旁邊定有當地居家小食。台灣的廟口夜市,上海城隍市集,可以讓人聯想印度教或印回合體的錫克教乃至伊斯蘭教,節慶與美食,密不可分。以這個標準來區分,相對於教堂的清淨,中東熱鬧豐盛的祭典美食,該歸類於東方區域。

聯想,讓甯霏找到了市集裡的印度小廟,祭祀毗濕奴化身黑天克里須那Krishna,唯一普及又受濕婆敬重的人間神祇。躲在巷弄裡,雖不起眼卻容易辨識,門口五顏六色散落著萬壽菊花瓣,看得出香火仍旺。毗濕奴的小黑天比濕婆神的大黑天受歡迎,出生民間,以百姓疾苦為首要任務,長期裝可愛,老是拒絕長大,且為善不居功不炫耀,一派純真爛漫與世無爭,整天與牧女牧牛為伍,常保笑容沒架子,天生好相處。

很遺憾,最受歡迎的神,被神棍利用,藏污納垢,村民假藉祭祀奉獻,甩掉賠錢貨,早早將女兒獻給神祇做廟妓,既能達到精神上自我欺騙的無私目的,又能滿足神棍私慾而獲得加持,進而在廟妓轉娼妓後,無羞恥地壓榨親生子女幫補家計。窮人家女兒的一生,是讓家中男人生活無憂地娶妻生子。

身穿白衫牛仔褲的香蒂,緊緊地跟著甯霏,一入廟便只專注看黑天神,沒有東張西望,也沒有任何詢問,就只是盯著佛龕,她知道甯霏不會輕易離開她的視線,非常放心而專注地端詳塑像。黑天神手拿橫笛與牧女同騎牧牛之上,天然無邪而快樂,仰望他的人們,很容易可以抵達同樣的境界,卻為何過得背道而馳?甯霏看著香蒂平靜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似乎只是配合甯霏,記住所有去過看過的細節,便於認字,這彷彿就是她收集知識的一部份,不帶情緒的糾葛,亦沒有一般人的渴求與盼望,不祈禱不索求甚至沒有仰望,就只是記住眼前的畫面。

佛龕後面走出兩名吱吱喳喳的少女,年齡與香蒂相仿,言行天真,舉止流露出成熟的媚態,未屆荳蔻年華,恐已遭毒手。忽然看見香蒂與甯霏,彼此面面相窺,貌似住持的僧人從裡屋走出,臨空呵斥,甯霏沒聽懂那是在罵誰,香蒂轉身拉了甯霏的手便跑,以拼了命的速度,穿梭在市集車水馬龍間,直走到正覺塔外的大街才停下放手。此時,甯霏終於明白,香蒂年紀雖小,其實早已理解周遭環境的是非,這麼小的孩子,對危險警覺的程度超越想像,她承受的壓力,讓甯霏心頭震動。

雖於心不忍,仍須趁香蒂年幼,把這些不堪入目的廟宇走完,待其年長,便再也沒機會讓她從這樣的角度看自己國家了。

耆那教,是此行真正的目的地,沒有印度教不會有耆那與佛教的出現。甯霏自認偏向佛教信仰,卻不得不景仰耆那教徒僧團,因戒律嚴苛而人數極少,卻也悠然維持整體僧團凝聚力,以極簡法脈延續了更長久的時間。他們代代相傳,鮮少吸納外來族群,相對保護了自己的純淨。慣性,在佛教是負面的執著,維繫僧團品質,卻成為最佳護身符。生來便守戒,實在比踩過爛泥後再自我收拾,要自然閒適多了。

兩人終於找到了耆那教石窟,這是香蒂開始愛上手機的第一樁功勞。她又發現了不同城市有耆那教的Ellora與Udayagiri Caves千年石窟群,終於好奇地問東問西,打破長久以來的沈默,讓甯霏精神大振。

印度與尼泊爾都有個奇怪現象,舉凡出現大成就者的地方,各方信仰來聚,全擠在同樣的地方,各自宣稱這是我方聖地,這一點,兩人津津有味地討論許久,香蒂展現了風趣幽默的一面,讓甯霏大開眼界,再度想起小Naga,難怪他們彼此感情這樣好。香蒂說:「成就了,就是信仰,沒有成就,說什麼都是牛糞,能蓋房子能當柴燒,終究是臭的。不管是誰成就了,放上佛龕,就是我家的。」

甯霏驚異得哈哈大笑,香蒂也難得跟著笑了,兩人便這樣痛快地笑了許久,彷彿終於打開了一道通往彼此的門。

偶而,清晨天亮前帶上香蒂,買數十張預訂的饢,到幾座帳篷前悄悄發放,怕驚擾到任何人,很容易在路上被包圍,聖地乞丐太多,會集體追著遊客糾纏,不能給錢又於心不忍,只能給吃的。貧困人家的孩子,女孩送去當廟妓,男孩很可能被打殘了做乞丐,施捨錢財,等於助長歪風,讓背後的邪惡勢力壯大。香蒂似乎十分理解,完全沒有追究原因,動作乾脆利落地幫忙,一句閒話也沒說。

連續幾天下來,終究被逮到了。衣衫襤褸卻十分整潔的老婦,一把抓住了香蒂,在她與甯霏分別遞送不同方向的帳篷時。香蒂並沒有受到驚嚇,轉身看著老婦,兩人對視許久,滿臉乾癟皺紋的老人,眼神閃爍著奇異光芒,香蒂看得恍惚起來,完全失去警戒。老婦貼近香蒂嗅聞,越聞越貼近,幾乎要讓香蒂往後退了,甯霏出現,抓起兩人的手臂往外快走,直走到隱匿正覺塔後方墳場邊的小吃攤才停下來,跟小販要了三杯奶茶與三份蛋包餅(像台式燒餅夾蛋只是燒餅換成了乾烙餅),便讓香蒂做翻譯,開始詢問老婦姓名與原居住地。

老婦精光閃閃的眼神,忽然從香蒂身上轉到了甯霏,很有分寸地不再嗅聞,只是盯著瞧。四隻眼睛互相探索著,直到老婦也警覺了自己的不設防。此時奶茶與蛋包餅端上,幫忙端送的小孩,七、八歲,漆黑圓大的眼睛,似乎洞悉了現場三人關係,自動調整送餐順序,不卑不亢服務著,然後肆無忌憚地觀察。印度人的好奇與生俱來不分年齡,日常八卦,也是說書的一部份,總能快速傳播信息,當然還要加油添醬,成為生活中的樂趣。甯霏在印度區域遊走,儘量避免與當地人熟稔,必須經常轉換居住客棧,否則就算掌櫃不問,服務人員也會開始騷擾打探,完全沒有隱私禮儀。

幾口蛋餅下肚,三人逐漸輕鬆起來,不急不徐地細嚼慢咽,誰也不著急了。墳場裡晨曦乍現,流浪貓狗竄來竄去追逐,樹叢間立著幾座小型舍利塔。老婦讓香蒂轉告甯霏,這是女空行的墳場,似乎明確知道甯霏是外來者,又補充說明:「女人的墳場。」甯霏點點頭:「Dakinis without Daka.」平時很少人會走到這裡來喝茶,多半隻有當地士紳知道,觀光客不會來,老婦似乎相當驚訝,又懷疑甯霏是慌不擇路闖入,才故意說明,試探甯霏的來歷。

用餐完畢,甯霏又要來三杯茶,便開始讓香蒂詢問老婦:「為何抓著香蒂聞?」老婦低頭沈默,不慌不忙地喝茶,直到喝完也沒一句話。

老婦把茶杯往板凳上一放,便起身往外走,她知道兩人會跟上,沒有打招呼,身手矯健地越走越快,完全沒有先前在貧民窟時的老態龍鍾。清晨讓正覺塔外的喧囂不擾人,這麼早出現的,都是去繞塔清修之人,神情安寧舒適,步伐亦相當輕鬆,顯出這三人快步疾走的突兀,老婦減緩了速度,直到離開朝聖隊伍,又快走起來,看樣子,要去的地方相當遠。

穿越幾座不同市集,行經幾條人畜共行的大馬路之後,又走過好幾個田埂,才爬上不算高的山坡,坡頂矗立著廢墟般的石窟,沒有著名景點的精雕細琢,亦沒有設防的出入口,看不出煙火氣,不像是有人居住的地方。

繞過層層疊疊的大石塊後,老婦終於進入沒有烈陽曝曬的石窟,瞬間涼快許多,像進入了天然冷氣房。石壁上,雕琢著連環故事,精緻程度與洞穴外的荒蕪形成強烈對比,有舊作也有新鑿的壁畫,凹凸有致新舊交疊,完全沒有上色,更引發人無窮遐思,一個場景一段史實,這裡面,恐怕寫滿了耆那教史詩,甯霏已望見洞底石台高處,坐著全裸男人,被一群男男女女白衣人包圍著。

三人步履敲擊岩石地面的聲響,並未絲毫打擾到進行中的交談,看眾人一派輕鬆對答,不像是宗教式開示。

老婦遠遠安靜地坐下,任由香蒂與甯霏自由走動,不介紹也不招呼他們如何進退。

香蒂眼睛直勾勾地看著裸體男人,一片白布覆蓋於盤坐的雙腿之間,遮住了私處。越走越近,似乎想聽清他們在談論什麼。交談之人神色平淡,香蒂卻聽得臉色變化越來越大,似乎十分吃驚。

大約好幾個時辰過去,十幾人終於停下議論,紛紛起身離去,對老婦三人的到訪既不意外也不好奇。眾人散去後,裸體男人向香蒂招招手,讓她坐在面前。甯霏見無人理會自己,便也仿效老婦,遠遠地選擇另一個角落坐下來。

雨季過後,再回瓦拉納西,仙人居所的鹿野苑,有大黑天也有度母,根據耆那教修士的建議,香蒂與甯霏找到了這些異常的塑像。大黑天被供奉在濕婆神廟裏,因為他被認為是色界大自在天的護法神,是濕婆神的化身。就像香蒂說的,有神,不管他是誰相信什麼,都會被擺在不同信仰者的佛龕上。度母出現在鹿野苑就更有趣了,這位藏傳佛教的如意寶,有求必應,卻為何出現在印度教的地盤?

裸體修士說:「修士們生生世世出現在不同時空,以自己的因緣累積福德,便於進入甚深禪定,因此,接受自己佈施的人,正是修士的大菩薩們。」如此互為因果,誰是仙孰為人?來自何方?似乎沒有想像中那樣致命的區分。

香蒂沒有告訴甯霏,那天在耆那教石窟裏,聽到了什麼,甯霏也不追問,但記住了她臉上的神情,也想起小Naga母親有時泛光的獨特神色。

香蒂只說,裸體修士讓她回瓦拉納西,在那裏,她將看見需要看見的。



以上文章出自於「巫女
作者:陳念萱
出版社:遠足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9789869556545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拋棄 拋棄
    十二星座誰最擅長做壞人白羊座羊兒往往是興之所致,不會有什麼是非概念,但羊兒對黑暗有種本能的厭惡,他會盡力展現陽光的一面。…
    免費視頻真人秀 2017-12-14 23:59:00
  • 我愛牛奶(一) 我愛牛奶(一)
    內容簡介:大家知道牛奶營養豐富,是幫助小朋友成長發育的最佳夥伴。但是,你知道一瓶瓶的牛奶是如何生產出來的嗎?還有,人類又…
    我愛牛奶 2017-12-14 11:29:46
  • 錯了就錯了 錯了就錯了
    12星座找藉口有一套牡羊座錯了就錯了,反正責任一肩扛起,剛毅的牡羊認為,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不然你是想怎樣!不滿意,那就看…
    寂寞富婆同城聊天 2017-12-14 23:12:00
  • 準備瘦身 準備瘦身
    最近看到身邊好多人都變瘦好多而且都是十幾公斤以上聽起來方法很多但是最主要的都是少吃多動這是我雖然聽很多但是唯一沒做過的事…
    jjenny888 2017-12-15 16:4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