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的世界談談(1):荒漠甘泉工作室(全3冊)(二)

車子在停車場停好後,祝瑾年最後一個下車。費力地拉上車門,剛轉過身,幾步外,單人座上那男人恰好也回頭看她,兩人的身影互相映入對方眼簾。
他很高,肩膀寬闊,背脊挺拔,經典格紋襯衫剪裁精良,下端整齊地紮進深灰長褲,黑色皮帶環繞腰間,整體格調挺高。那瘦削但隱約呈現肌肉線條的身材,一看便知經常健身鍛煉,絲毫不遜色於他的顏值。
身材高挑的祝瑾年在他眼裡,則跟今日的太陽一樣明媚。卡其色的五分袖針織衫,高腰黑色筒裙掐出她柔媚的腰線和臀側豐滿的起伏,裙下端的一段黑色透明蕾絲給雙腿的絕對領域增添幾分性感意味,魚嘴黑色細高跟,使雙腿變得更加修長。
很面善,似乎曾經在什麼地方見過。他回身,繼續往前走,腦海中總有個什麼…似曾相識的影子不斷閃現。
祝瑾年原地站了幾秒,走到支隊大廳門口的林睿對她招招手,她才邁步走去。
這是祝瑾年第一次到刑偵支隊來。藍白相間的建築,綠樹環繞,不遠處的車庫裡整齊地停著一排警車,每輛警車的車牌都跟車庫上的標識一致。
一樓大廳的指示牌上清楚地寫明每個科室的具體位置,還有樓層分佈圖。一樓是值班室和接待室,二樓是偵查一大隊,三樓是偵查二大隊和三大隊,四樓是技術室,綜合辦公室和領導辦公室在五樓,六樓為會議室。
祝瑾年跟著林睿和陳昱進了電梯,看他倆按了一下二樓,又按了五樓。到二樓時,林睿、陳昱帶她出了電梯,那男人留在裡頭,看來要去五樓的是他。
在詢問室裡,祝瑾年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況如實說了,小志是否患有被害妄想症一事,因為不確定,所以她很圓滑的一直沒給肯定的回答。
「小祝,妳提到的一些地點,麻煩帶我們去核實一下。」林睿說。
祝瑾年微笑點頭,然後眼睫一抬,笑容更深,機睿藏於眼底,「我這種行為,究竟算不算跟蹤?」
「哈哈……當然不算。」陳昱擺擺手,「妳沒有惡意,沒有以此用來買賣盈利,這也是為了『側面瞭解』嘛!」
「OK,還有什麼問題,歡迎隨時問我,我一定配合。」祝瑾年話音剛落,只聽兩聲敲門,一個平頭便衣男子走進來,見了她,整個人像被施了定身咒,原地愣了好久。
「妳……妳是……」
「沈副,這位就是祝瑾年。」陳昱介紹道。
來人一僵,眼中似有失落,一會兒才笑開,「妳就是格致提過的學妹小祝?我是沈子平。妳……跟我以前認識一人長得挺像的,我剛才認錯了,失禮失禮。」
陳昱打趣,「哈哈……沈副見了美女都眼熟。」
沈子平張張嘴想說什麼,又微嘆口氣掩下了。
「你好,沈隊長。」祝瑾年反應很快,忽略人家是副職,直接喊隊長,略帶恭維同時,心想:原來這人才是沈子平,敢情杜格致的老同學並不是車上那位?
林睿把情況跟沈子平彙報了一遍,沈子平點點頭,客氣地說:「那棵樹確實有必要去看看。這樣吧!小祝,妳跟我們上去開個會,後續一些調查,還需要妳幫忙。」
祝瑾年跟他們去了六樓,一間小型會議室裡已經坐了七、八個人,其中一人就是同車來的那名男子。她坐在最後一排,沈子平和那個男人坐在前頭,面向其他刑警。
沈子平笑著比了個「請」的手勢,似乎是讓那男人先發言。
「大家好。我並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對案件相關人作心理評估,但不排除有些同仁還不認識我。」他環顧一圈,微挑眉,似有似無地望向小會議室最後一排某個角落,「簡單自我介紹一下——公共危機干預研究所心理課題組組長,荒漠甘泉心理工作室心理評估總監聶羽崢。耳雙聶,黨羽的羽,崢嶸歲月的崢。」
好像一道閃電從頭頂劈下。
很難想像出卷人是如何起早貪黑、廢寢忘食和用心歹毒……
從他出的卷子,我就能推斷出他是心理扭曲的超級變態……
這幾年的考卷都是公共危機干預研究所一個名叫聶羽崢的人出的。耳雙聶,黨羽的羽,崢嶸歲月的崢……
祝瑾年低下頭,狠狠地咬了咬牙。這種感覺,好像一不小心急吞了一口糯米粽,卡在喉嚨裡,嚥不下去也吐不出來,憋得心慌氣短。
不知者無罪,別人一個勁兒「組長」、「組長」地叫他,她就沒把他跟其他行業聯繫起來。她是簽了勞動合同的,就算是聶羽崢也不能因為她咒罵他幾句,就馬上炒她魷魚。不過,找個什麼碴把她開除對他來說易如反掌,自己在荒漠甘泉的日子,估計所剩無幾了。
再抬頭時,她若無其事地跟聶羽崢對視了幾秒,移開目光看向別處,心沉到了谷底。
他們開會的內容,她並沒什麼興趣聽,但還是從中得知幾個資訊。荒漠甘泉在提供諮詢的同時還提供專業的心理評估,聶羽崢雖然是工作室的五大心理師之一,可只負責心理評估和督導這一塊,基本不做心理諮詢,所以既不坐班,也不常來。
聶羽崢此行的目的,就是查清盧酬志的心理問題,為辦案機關同意申請司法精神鑑定做準備。祝瑾年十分有心機地想,趁現在多跟他接觸接觸,說不定能套出明年期末的考題,回母校高價出售。
「這起失蹤案還不能被定義為命案,最大原因就是我們沒有找到失蹤人,不能確定他是否還活著。」沈子平十指交握放在桌上,表情凝重,說:「接下來我們的重點有兩個,一是繼續尋找盧律明,二是弄清楚盧酬志的心理和精神狀況。」
會議室門口,一個技術室女警探頭進來,抬手示意了一下,「沈副,我們準備好了。」
「出發。」沈子平起身道。
幾個人出了電梯,一個富商模樣的中年人和一名戴眼鏡的白晰男子邊說什麼邊走進大廳。
戴眼鏡的白晰男子餘光瞥見他們幾人,忽然停下,微笑著打招呼:「聶組長,沈隊,又一起偵辦什麼大案呢?」
聶羽崢沒答,好像根本沒聽見。
祝瑾年不知道聶羽崢對人家這個態度究竟是沒禮貌還是高冷。
沈子平敷衍地一笑,臉上難掩厭惡,「呵呵……章律師。」
章靖鳴看上去絲毫不介意聶羽崢的冷漠以及沈子平的敷衍,依舊彬彬有禮,寒暄幾句。他的目光落在幾人身後的祝瑾年身上,一愣,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急切地問:「支隊又添美女新成員?」
「我們哪有這好福氣。」沈子平說著,故意上前一步,擋住了他看向祝瑾年的目光。見車輛已陸續在門口停好,就指了指外頭,示意有事要忙,一副不想多聊的樣子。
章靖鳴頷首,和同行的中年富商走進電梯。
祝瑾年看得出來,聶羽崢和沈子平都不怎麼愛搭理那個姓章的律師。她之前說聶羽崢是個超級變態,他都沒對她如此態度,難道看上去文質彬彬的章律師,對他做了什麼更過分的事?給他戴過綠帽?
她幾乎要被自己這個猜想逗笑了。

再次被安排進來時的商務車裡頭,祝瑾年還是選擇了後排,沈子平和聶羽崢坐在中間的兩個單人座上,技術室負責刑事拍照的女警雲珊坐在她旁邊。
「小祝是哪屆的?」沈子平起了閒聊的頭。
祝瑾年報了自己畢業的年分,他向後捋捋頭髮,若有所思,一會兒,笑著搖搖頭,「小咱們這麼多屆,有沒有被羽崢的考卷刁難過?」
他不提這個還好,一提,林睿、陳昱和祝瑾年都覺得挺尷尬。不過,這又從側面說明了,聶羽崢接手心理邏輯出卷者後,對學生們下的「狠手」已經人盡皆知。
祝瑾年心中暗爽。
這時,聶羽崢冷笑一聲:「任何具備較高智商、情商,並且平時認真聽課、專心學習的人,不至於在考試中被我刁難。」
祝瑾年聽懂了,他的意思是,她的智商、情商都比較低,而且平時還不認真聽課、專心學習。對此,她不屑地撇了下嘴,想到自己之前已經罵過他不少回,心理又竊喜地平衡了。
到了十二中附近,幾輛車陸續停下。幾個便衣負責去學校走訪,商務車上幾人則讓祝瑾年帶路,去刻著「正」字的大樹前取證。
一小時前還陽光燦爛的天此時壓了團團烏雲,似乎一場陣雨即將登場,四周變得灰濛濛的。畢竟是幾個月前的事了,小路又曲折,四通八達的,每條路好像都長得一樣。祝瑾年有點不認路,走一走,停下來想一會兒,又接著走。
沈子平有些失神地望著祝瑾年的背影,心事重重。
高跟鞋敲擊著石板路,發出一聲聲有節奏的脆響,但也有意外——祝瑾年急於找到那棵樹,沒留心踩到塊半高不高的石頭,歪了一下,踉蹌幾步,胡亂抓到個什麼東西就趕緊扶著站穩,回神後才發現自己抓著的那個「東西」是手臂。
具體來說,是聶羽崢的手臂。
跟她目測的一樣,看起來瘦,其實挺有肉。隔著一層柔軟的布料,還能感受到他的體溫。
她收回手,退開一步,扯出一個勉強能稱之為微笑的表情,很小聲說了句「謝謝」,也不知他能否聽見。
他沒回應,呵呵……看來是沒聽見。剛準備繼續找,一旁的他有了點回應。
只見他撣了撣袖子,幽幽開口:「……再找不到,就不知道是誰妄想症了。」嗓音低沉,其中又帶著點不懷好意的戲謔。
許是受了刺激,祝瑾年的記憶收到強烈召喚,終於找到了正確的路線,有些欣喜地指著前方那棵熟悉的大樹,「在那裡!」
沈子平這才回神,看了過去。
雲珊順著她指的方向先一步過去,繞著樹看了一圈,對沈子平點點頭,「我先固定一下。」說著,打開裝著攝影器材的箱子,調整一番相機,拍了一些照片。
接著,幾個人紛紛走上前去。祝瑾年站在他們身後,暗暗數了一下樹上的字,「正」字增加到八十多個,約莫四百多劃,小志到底在記錄什麼?什麼事情發生了四百多次?
沈子平走到一邊,打了個電話,「喂,盧酬志現在狀態怎麼樣?很安靜是吧?你問問他,樹上那八十幾個『正』字是什麼意思。」
祝瑾年打開手機裡的計算機,剛輸入一個「5×」,就聽見聶羽崢報出了具體的筆劃數:「四百一十七。」
祝瑾年下意識偏頭看了他一眼,他眉頭微蹙,盯著樹幹若有所思。
她揚起一邊唇角,再次斜睨他,「你現在認真的樣子,就像夜市貼手機膜的。」
她的話打斷了聶羽崢的思路,他沉默幾秒,偏頭望著她手機螢幕上一隻憨態可掬的貓,似笑非笑,「遇到某個學藝不精、考試被當、思想幼稚的助理諮詢師,連以往的諮詢對象是否為妄想症都搞不清楚,我才會站在這裡收拾殘局,當然要比她認真一點。」
這一番話簡直讓祝瑾年急火攻心,一個嘴毒的女人竟然跟一個嘴更毒的男人狹路相逢,不痛快地對戰一場真對不起這命運造化了。
「別忘了,我自始至終只跟小志會面聊天過一次,單獨聊天時長差不多十五分鐘而已,這麼短的時間裡能發現他有些異於常人的心理,已經很不容易了。換作別人,不見得比我好!」
「把妳跟蹤他的時間也算進去,不只十五分鐘。最後,妳還是什麼結論都沒有得出,不是嗎?」
「我有結論,只是當時不方便向盧律明直言。」祝瑾年下巴一揚,解釋道。
「妳的結論是什麼?」
祝瑾年不肯服輸,心裡其實不太確定,但嘴上還在逞強:「就是被害妄想症。」
聶羽崢安靜下來,回身不看她,笑而不語。
這笑,真令人渾身不舒服。


以上文章出自於「和你的世界談談(1):荒漠甘泉工作室(全3冊)
作者:桃桃一輪
出版社:耕林
ISBN:9789862867358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10種抗癌天然食品 10種抗癌天然食品
    人們經常談論癌變色。但事實上,只要基於合理的飲食形成良好的生活方式,許多癌症都是可以預防的。最近,美國“婦女…
    lovepooh888 2018-02-21 14:39:00
  • 嗨嗨 嗨嗨
    寫BL小說在思考要寫哪種,虐虐的感覺好像也不錯耶!!!!!可是太虐也不太好,還是虐中有甜好了!!
    akashi122 2018-02-20 16:3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