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情人:星座暗黑愛情-巨蟹(二)

第一章—誓言

1

「無論貧富,無論病痛健康,我們彼此相愛珍惜,至死不渝。」這段婚姻的誓言,有多少人能做到,又有多少人為它頭破血流。
窗簾嘩啦地一聲被拉開,刺眼的陽光灑進了辦公室裡,照亮了一桌的文件,還有來不及喝完已涼的咖啡,林醫生不禁微瞇起眼。
「丁夫婦的預約時間還有十五分鐘就到。」助理推了推眼鏡,轉頭對林醫生說道,她紅色的塑膠鏡框在陽光下顯得特別耀眼。
林醫生頭也不抬,望了眼手錶,只是「嗯」了一聲,舉起涼咖啡輕啜了一口。咖啡隨著溫度褪去更顯苦澀,林醫生不禁皺了皺眉頭,似乎這時才想起咖啡已經放涼了許久,又把咖啡杯推到一旁。
「這是丁夫婦的資料。」助理飛快地收拾上一個諮詢客戶留下的筆記,按照…編號放進櫃子裡,又從櫃子裡抽出一份文件,遞到林醫生面前的桌上。
林醫生道了聲謝,揉了揉太陽穴,接過了文件。這已經是今天早上的第三場諮詢。週末的預約總是排得滿滿的,雖然這麼說諮詢中心「生意興隆」,但畢竟做心理諮詢,還是要承受非同一般的壓力。壓力必須適時派遣;種種同情甚至惱怒必須剋制,否則對自己的心理健康也是一種損害。
見林醫生翻開了文件,助理又開口道:「我總覺得這丁太太隱瞞著什麼天大的秘密。」林醫生翻開的文件上,記錄了丁夫婦之前已經來過諮詢五次,每一次都以「無法達致協議」作結。
每個人結婚的時候,都曾誓言要追隨、照顧、陪伴彼此一輩子,至死不渝,但在現在這個只需在程式上看到對方照片的幾秒時間就能產生好感、只需要文字聊過幾句話就可以愛上的世界,愛情已如此速食,何況是婚姻的承諾。
太多人因誤會而結髮,又有太多人因了解而分歧。多數人來婚姻諮詢無非是離婚的必要程序,來個三次已經是多數人的極限,能來上五次,也必是有心要維繫婚姻。
而這也是丁夫婦這一對諮詢客戶矛盾的地方。丁太太如果無意維繫婚姻,也不會答應配合來諮詢;但她一而再地沉默不合作,卻讓諮詢進程一直僵在同一個冰點上,而丁先生就像被關在慢火燉煮的鍋子裡,那股怒氣越燒越旺,卻無處宣洩。
「嗯?」林醫生這下終於抬起頭,望向自己的得力助手。這助手是偵探電視劇迷,平時對政客、政府的陰謀論見解本來就多,來諮詢的人也常淪為她的觀察對象,對於有問題的人的嗅覺倒是很靈敏的,因此林醫生也好奇起來了。
助理又推了推眼鏡,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說:「我告訴妳,丁太太肯定有問題。女人懷胎十月才能生下一個孩子,孩子對一個女人來說意義和影響有多大,可想而知了。然而每次提到孩子的時候,丁太太的態度都很淡然,甚至對於流產時的描述也過於簡單,我總覺得在這個流產的過程裡,她還有什麼東西隱瞞著所有人。」
林醫生交握雙手,若有所思。「妳的假設是什麼?」
「一種假設是丁太太其實是假懷孕,丁先生被矇騙了。」助理說道,旋即捏了捏鼻子,居然顯得有些局促。「另一種更大膽的假設,是丁太太直接或間接地導致了流產。」
林醫生瞥了助理一眼,搖了搖頭說:「就算丁太太有所隱瞞,她一直不願意說出任何真正的內心話的話,首先我們也沒有辦法解決這個僵局,更別提發掘丁太太是不是有問題。」
助理點了點頭,識相地拿起桌上的咖啡杯,道:「再幫妳泡一杯吧。」林醫生向她投去感激的眼神。助理揚起了微笑,往門口走去。帶上門前,助理又回頭對林醫生說:「加油!」
林醫生又繼續仔細再閱讀了丁夫婦的資料和記錄。文件裡,標上了「丁維康」名字的照片上,男人的臉漲鼓鼓的,就像在鼓著氣似地,雙眼怒目圓睜;而一旁標上了「向心蘭」名字的照片裡,把頭髮束起的女人笑靨如花,一雙大眼圓溜溜,朝氣蓬勃。
又查看了兩人的個人資料,兩人的年齡相差八歲。結婚的時候,丁太太只有二十歲,雖然已經是屬於成人的年紀了,但二十歲對很多現代女性來說,人生最繁華的一段才正要展開,多數人都不願意被婚姻限制。而且二十歲應當還是在大學校園裡逍遙過日子的時候,丁太太卻毅然結婚,並未繼續大學學業。
丁太太這張文件裡的照片是八年前結婚之前拍的,那張二十歲的臉稚氣未脫,清純秀麗。八年後她依然秀麗,卻失去了這張照片裡的生命力。
林醫生在文件裡數次提到的重點「孩子」兩個字上,用紅筆畫了個圈。
助理把熱騰騰的咖啡端上來,林醫生才等涼了些,喝了一口咖啡,助理就敲門,帶著一個穿著藍色POLO上衣、濃眉大眼、標準打拚上班族中央發福身材的男人,和一個穿著白色荷葉邊領子無袖上衣和九分牛仔褲的瘦高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本身就頗高,又踩著坡跟鞋,就明顯比男人還要來得高。她黑色的直長髮披在肩上,蒼白的皮膚、無神的雙眼,卻讓她的存在感比男人低上數十分。相反男人雖則一雙眼眼袋都快跨到顴骨上了,但卻炯炯有神,抬頭挺胸,像準備再戰一城的雄赳赳公雞。
林醫生趕忙站了起來,伸手指向面前的椅子:「丁先生,丁太太,請坐。」
丁先生為妻子拉開了椅子,丁太太也乖乖地坐了下來,一雙眼的視線由始至終保持盯著地面。丁先生自己也拉開了椅子坐下來,對妻子一直低著頭的表現似乎也感到不悅,瞥了她一眼。
「林醫生,妳好。」丁先生說道,勉強勾起微笑,那雙眼卻一直在瞟向妻子,雙眉緊鎖。
林醫生點頭微笑,拿出新的一份諮詢用表單,在上面寫下了今天的日期和時間。「上一次諮詢過程中,我給你們設定的每日最低說話次數,經過兩星期,有感到什麼不一樣嗎?」
丁太太依舊低著頭,一聲不吭。丁先生又瞥了妻子一眼,皺眉道:「我嘗試了,但她經常表示疲倦,不願意說話。」
丁太太聞言,沒有什麼反應。那張蒼白的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看不見眼瞳的變化,只看得見低垂的眼睫毛長而翹。
林醫生輕咳了一聲,在紙上作了記錄。「那麼今天我們再試圖談一談,你們各自的想法。丁先生,你可以先來放開心懷,向丁太太說一下你的感受,以及你想要從關係中獲得的是什麼。」
丁先生再一次看了丁太太一眼,奈何丁太太仍然注視著自己放在大腿上的雙手,丁先生又望向林醫生開口說道:「我覺得,我越來越不了解她。就像現在,她在想什麼,我一點兒也猜不到。」
「我想要的就是了解她在想什麼而已。」丁先生一臉困擾,伸手抓著頭髮。「自從第二個孩子沒有了以後,她就變成這個樣子。我已經問了她千百多遍,她一次也不肯正面回答我。」
「這樣的婚姻再繼續下去,還有意思嗎?」丁先生又瞄向妻子。
丁太太低著頭,突然開了口,卻把一室的人都震懾了。「我不想要孩子。」她輕聲說道,丁先生望著她,目瞪口呆,林醫生也屏住了呼吸。
「為什麼?」最後是林醫生首先劃破了沉默。

***

2

這是向心蘭第一次明確對孩子這件事作出表態。
丁維康望著自己的妻子,就像第一天才認識她一樣訝異。她的側臉在陽光下透著一圈金色光芒,黑色的髮絲乖巧地躺在瘦削的肩上,一雙手工整地放在大腿上,長而翹的眼睫毛微微地眨動,除此之外,她就像一幅畫一樣靜止不動。
「我不想要孩子。」妻子的聲量雖小,一句話的爆炸威力卻如此強大。
她從來不是會表達自己意見的人。丁維康看著妻子透著靜謐氣質的側臉,她前一秒說出的話,仍然在腦海裡迴盪、激起千層浪。在那瞬間,妻子的話的衝擊,造成一秒的腦袋空白後,千百多個念頭就隨之竄入腦海——最讓他驚愕的是,她竟然不要孩子,而他一點也沒有察覺。
怎麼可能?那瞬間,思緒千迴百轉,他甚至一度懷疑自己聽錯了。然而,向心蘭接下來說的話,更讓他墜入更深的不解中。
林醫生站起身,為兩人倒了兩杯白開水,將其中一杯推向了向心蘭。「為什麼?」林醫生望著一直低著頭的向心蘭,問道。
「為什麼不想要孩子呢?妳可以放心說出內心的真實想法。」林醫生鼓勵道。
丁維康盯著妻子淡漠的神情,突然感到口乾舌燥,就像有一團火在胃部悶燒著,嗆人的煙和熱度不停烘燒著他的喉嚨。不等林醫生將杯子推向自己,丁維康就率先「咯」地一聲,伸手把杯子拉了過來,舉起骨碌骨碌地喝了好幾口水。
林醫生瞥了一眼丁維康,輕咳了一聲。丁維康一連灌下半杯水後,又「咯」地一聲把玻璃杯子放到了桌上,力度之大,就連一旁向心蘭面前的水杯裡也出現了一陣漣漪。
向心蘭抬起了頭,那雙眼睫毛倏地往上翻起。丁維康整個人已經轉了過來,向著向心蘭,緊緊地盯著她,但她一眼也沒有看向他,只是端正地挺直腰板,直視林醫生。
雖然沒有正面看到向心蘭的眼神,但丁維康能感覺到她望著林醫生的視線裡,剛毅而堅決。丁維康又感覺到腹部裡的那團火燒得更旺了。他深吸了一口氣,視線不由往下望向妻子藏在白色上衣下的平坦腹部。在那裡面,曾經有屬於他的血肉,在生長在搏動。
他曾經幻想過無數遍,當屬於他們的小生命降臨人間,那個畫面是怎樣的;作為父親的他,又會是怎樣的一個人。然而,那一切就像泡沫一樣,一碰即破,消失無影。
「我嘗試得很累了。」向心蘭一字一句,望著林醫生說出。
而她的神情依然沒有多少變化。丁維康瞬間覺得像有什麼掐住了他的喉嚨,幾乎無法呼吸。「碰!」的一聲,他打在桌上的手,嚇住了向心蘭和林醫生,也讓他自己怔了一下。
林醫生又輕咳了一聲,瞅著丁維康就像他是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一般。「丁先生,請你保持冷靜,先讓丁太太把話說完,好嗎?」
向心蘭終於轉頭來看著丁維康,那雙大眼圓整睜,似受了不小的驚嚇。丁維康舉起自己的手,看著微微泛紅的掌心,也有些發楞。向心蘭咬了咬下唇,皺眉,又別過了臉。
「既然懷不了孩子,我們還是離婚吧。」向心蘭望著自己緊緊交纏在一起的雙手,輕聲道。
「妳如果不想要孩子,妳為什麼到現在才說?」丁維康控制不了胸中的怒火,不自禁提高了音量,又引來林醫生責備的眼神。
林醫生才要開口,向心蘭又幽幽地說:「因為你只想要孩子。」
聞言,丁維康再度語塞。腦袋像被什麼重物擊中一樣,他竟然有那麼一剎那感到頭昏眼花。
眼前的妻子依舊,記憶卻排山倒海地在眼前如走馬燈般閃過。初認識向心蘭時,她甜美的笑靨,青春的氣息,像久違的春天。然後他們戀愛了,結婚了,接著向心蘭就開始在他面前,一點一滴地枯萎了。第一次知道懷孕的時候,她一點也不開心;第一胎流產的那天,她聽著醫生的話,一句話也沒說,表情就如現在這樣淡漠;第一次嘗試試管嬰兒的時候,她彷彿在夢遊的樣子。
種種過去曾出現的蛛絲馬跡,他當時候一點也沒有察覺,直到現在此時此刻,才像海嘯一般往腦海湧來,每一個回憶細節都刺痛著他的神經,他的心。「那為什麼嘗試試管嬰兒的時候,妳一點也不反對?為什麼現在才把一切怪到我身上?」
向心蘭再一次抬起了頭,望向丁維康。眼前妻子的眼神裡,竟帶著絲絲恨意,他突然覺得向心蘭變得很陌生。他不僅僅不知道她在想什麼,甚至不知道她一直懷恨在心。
「因為你想要孩子,丁維康。因為你每天、每夜地看著那張流產孩子的超聲波照片,對我說你的誰誰誰又有了孩子。」向心蘭緩緩地說道,就像是要丁維康一次聽清楚一樣,不容他有一絲一毫的懷疑餘地。
他怔怔地看著向心蘭,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結婚八年的妻子,一直以來都跟隨他所有決策的妻子,從來不曾有過自己意見的妻子。
「為什麼?」丁維康感覺到自己聲音都在顫抖,雙手握緊了拳頭。「為什麼妳不想要孩子?從什麼時候開始,妳就不想要孩子?妳是不想跟我有孩子嗎?」
那陣口乾舌燥又襲來,那股胸中的悶氣已經直衝腦門。
他聽見林醫生悉悉簌簌飛快地寫著筆記,然後又象徵式地提醒了一句:「請兩位保持剋制。」
「剋制?」丁維康轉過頭來,狠狠地盯著林醫生,她不禁一怔。「我已經很剋制了,林醫生。」
他說完,又回頭繼續望著向心蘭,看得那麼用力,就像要穿透她的靈魂,搖醒那個他曾經認識的向心蘭一樣。現在眼前這個人是誰?他已開始覺得迷惘。
「我不知道,都不知道。」向心蘭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只是累了,我真的就只是累了。」
他還記得,第一次陪向心蘭去看婦科醫生的時候,聽到懷孕的消息,他是多麼地雀躍,多麼地欣喜。當向心蘭的肚皮一天天變大的時候,他彷彿自己也懷孕一樣,能感覺到孩子的心跳。那一些如夏日陽光般漂亮明媚的回憶,此時卻被無名的黑影籠罩、污染。
他極力回想著當時向心蘭的反應;她是不是曾經微笑,她說過什麼話,她摸著肚皮時的神情。可是關於向心蘭懷孕的一切,卻像通過毛玻璃觀看一樣,模糊不清,無從確認。
「為什麼?」丁維康感覺到鼻子一陣酸澀,連嘴唇都在不能控制地顫抖了。從體內深處蔓延的莫名不安和恐懼,已經到了滿溢的地步,像漲潮的黑色河水,要從他的嘴裡、耳朵洩出來一樣。
可是向心蘭不再回答他的問題。他感覺到心像一塊被用力絞乾的布,痛楚四面八方地散開來。


以上文章出自於「第二個情人:星座暗黑愛情-巨蟹
作者:IRUMI
出版社:尖端出版
ISBN:9789571071749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狐臭怎麼回事 要如何預防 狐臭怎麼回事 要如何預防
    狐臭是一種常見的疾病,但是有很多人都不知道狐臭是怎麼樣得的,所以就有人會懷疑狐臭是遺傳所得的,那麼現實是這樣嗎?下麵就為…
    huchou 2018-05-24 10:23:38
  • 妊娠期糖尿病的飲食原則 妊娠期糖尿病的飲食原則
    妊娠期糖尿病屬於高危妊娠疾病,對媽媽和胎寶寶的健康都有影響。那麼患上妊娠期糖尿病後應該如何控製飲食?下麵就為大家詳細介紹…
    tangniao 2018-05-24 10:23:38
  • 0526 0526
    前幾天有人居然抱一台小碎紙機回來,覺得好笑之餘,第二天有時間,把多年前寫的一大堆七八本以上的日記本全都碎紙碎得精光,足足…
    myknons 2018-05-26 19:24:00
  • 0525 0525
    小閉眼一下,就有個小夢。一堆不愉快過後,夢見回來時在浴室門口看見行李箱了與紅色棉被,發現m回來了,很開心跑到廚房看m,她…
    myknons 2018-05-26 19:11:00
  • 6招去除女性腋下異味 6招去除女性腋下異味
    八月人體新陳代謝快,流汗量大,稍微活動一會兒就可能會遭遇異味尷尬。用香水遮蓋,適得其反;用化學止汗劑,可能有健康風險。推…
    huchou 2018-05-24 10:23:38
  • 治療狐臭的幾種有效偏方 治療狐臭的幾種有效偏方
     許多青少年都容易患上狐臭,大多數狐臭都是因為遺傳。但無論病因是什麼都對患者造成了不小的困擾,那麼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的方式…
    huchou 2018-05-24 10:23:38
  • 引起狐臭的三大因素 引起狐臭的三大因素
    狐臭的味道我們都不喜歡,遇到狐臭的人我們都會選擇離遠點,因此,這讓一些狐臭患者感到自卑,狐臭患者想要治療狐臭首先要知道狐…
    huchou 2018-05-24 10: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