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口(二)

購物做為女人的慾望,實在是便利且最不傷人的一種。
宛真現在的敗物指數和善美差不多,需要不需要,實用不實用,毋須考慮,心情好或心情不好才是唯一指標。
不管買什麼,要的是毫無目的揮霍的快感,糾纏不休的工作狀態、人際關係、夫妻困境……把東西放進購物車的剎那,暫時都消失了。
該買的,不該買的,一古腦全丟進購物車,每丟一個,就有個煩惱的泡泡,啵地蒸發掉。
有對小夫妻推著購物車,孩子坐在裡頭,還有幾個看不出什麼職業的上班族,抓著型錄認真研究3C產品或小家電,像她這樣推著大型購物車採購看起來像是賢良主婦也不少。
剛剛在熟食區,不小心碰到某歐巴桑渾圓肥臀被賞了白眼,還有和另一輛裝烤肉器具與食材的購物車差點撞上…,貌似大學生的男孩還嘻嘻哈哈說:「機車咧,在大賣場也會被追撞!」輪子似乎久未上油,直線前進還算好,逢到彎道或迴轉就要運用全身力氣和巨大籃車保持拉鋸狀態。
結完帳,送這龐然大物順著輸送梯而下,購物車四輪定位好總算安靜熄火,沒想到抵達輸送履帶末端瞬間,籃車又自顧自往前滑行,那支標榜超吸水的粉紅色橡膠拖把像怪手懸臂,本來安分的被壓制在兩袋衛生紙之下,居然勾搭到電梯扶手將幾樣輕巧物品橫掃於地。
這車子邪門到有自我意識不成,怎麼老是控制不住?
收拾好散落於地的蔬果,被一手啤酒夾扁的整袋牛角麵包,不沾鍋菜瓜布不織布抹布無所不擦的魔布……;一步撿一步看一步塞,才發現自己將洗滌用品全掃進車裡,洗衣精冷洗精手洗精柔軟精,難得開車來賣場,她是想將髒汙的家一次洗淨嗎?
這一瞬,她倒是後悔自己下手不經思考,像是潔癖狂或是販賣清潔用品的小型零售商,把一輛購物車活生生壅塞成像家裡關不上門的爆滿衣櫥。
終於將物品塞回原處,像贅肉溢出緊身牛仔褲的一輛車,顫巍巍的又要上路了。接下來,只要將車子順利推到停車場,東西丟進後車廂,就可以和失控的購物車告別吧。
巨大如獸的購物車轟轟前進,視線被高聳的雜物遮蔽了一半,真不知前方會撞見什麼……沿途人車應該會主動避開吧。
來過數十次的賣場,對車輛通道配置瞭若指掌,仍得小心行走,若是刮花兩旁的休旅車和昂貴房車,那就糟了。燈光昏暗的停車場,她憑藉記憶搜尋一個小時前的停車方位,奇怪?遙控器尋車鍵默不作聲,怎麼也找不到那輛Toyota老爺車?
難道是走錯樓層?她垂頭喪氣回到A入口,繃緊神經頻頻左右張望。
A入口和B出口,中間隔著一座洗手間,還有排放整齊的大賣場藍色網架推車。晚間九點的購物人潮逐漸散去,每次在地下室找不著車,宛真便覺得空間焦慮症快要發作,尤其路過身邊的人,鬼影似飄來飄去,她更煩躁了。
就在神情恍惚之際,她瞥見身材高䠷的大波長髮女子勾著一位高大男子,從B入口走過另一側通道。她一眼就認出是他,林家豪。
他穿著剛從百貨公司取回的白色亞麻西裝外套,為了西裝下襬長度不對,還特地回櫃兩次換貨,家豪非常要求長度要超過拉鍊位置,一直在穿衣鏡前比畫。當時,她不禁錯覺他是為了哪個女人要求細節,錙銖必較布料長短呢。
早上出門,他正搭配著這件藍色牛仔褲,還不停問:「妳確定西裝下襬有遮住整個屁股,我看好像還短了五公分?」
「到底是誰會拿尺去量啊?神經病──」宛真想起那時不在意回話,彷彿真的有個人,會拿尺丈量他。
他和大波長髮女子並肩而行,不一會兒,那女子攏了攏長髮,迅速在腦後紮成一叢馬尾,飽滿活潑的甩動優美弧線,她見狀不由伸手掩住驚呼的嘴:「公園那個……」
然後,馬尾女像是被抽出脊椎的懸絲娃娃,歪著頭顱靠在家豪肩膀,左手勾著他手臂,一半身軀都黏貼在男人身上。家豪另一隻手提著兩個賣場的藍白購物袋,像是感情很好的夫妻,歪歪扭扭走向車道另一邊的白色Benz-C250。
距離他們,不到一百公尺,在這兩三百坪的停車場她忽然感覺渺小,莫名滲出一身汗……不自覺繃緊神經左右張望,明明是受害者,她卻想著若被加害人目擊一息尚存,豈不再補一槍,她頓時萌生恐懼。
「媽的──真是有病……還能想起推理小說哏。」
宛真將推車藏在A入口柱子邊,她不知自己為什麼要躲起來?該躲起來的是他們不是嗎?
丈夫從來不曾陪著採買日常所需,總說工作忙要她自己打理。小三開的車還真高級,賓士至少得上百萬哪。這大波女到底是什麼背景?他們要去哪?林家豪到底何時開始偷吃?
「原來媽寶有妖精當司機……難怪這陣子不開自己的車,我還以為……車子讓給我開來購物怎麼變得體貼了。啊──也許Benz是林家豪買的,倒是很有膽將錢花在女人身上。」任何細節都可疑,她不自覺念念有詞。
像找不到基地臺訊號的電視螢幕,讀不出完整畫面,只覺渾身軟綿,什麼都不能做,也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
有位滿頭棕色小捲髮歐巴桑經過,狐疑的多看兩眼,她胸口莫名堵著一口氣,都這般地獄光景,還要接收怪異注視。大約五分鐘後,才想起自家爛車還沒找到,丈夫和大波長髮女子早已開著名車揚長而去,她推著一車日用品,穿著鬆垮T恤和運動長褲活像狼狽的大媽。
不管怎麼樣,得先離開這裡,地底的空氣讓她呼吸困難,事情順序想清楚後,她從帆布托特包裡撈出手機,打給吳善美。
她只能打給她,這件事只能告訴妹妹。完全不想和別人求救,媽媽絕對不行,婆婆更是免談。她不能讓人知道自己被丈夫背叛,越是這個時候,她越是莫名驕傲。
「Fuck──我剛剛應該推著購物車將這兩個人當保齡球瓶一路撞到底,撞凹那女人的賓
士,連人帶車撞個Strike,該得分的人是我,見不得人的是小三──Drop dead.──」
「停──現在說這些幹嘛?妳還能開車吧?」
「我……居然立刻躲起來欸──Fuck──我都瞧不起自己了……沒事,我可以開車。」
「好了,別說了。先回家,我馬上過去找妳。」
§
善美一掛上電話,從市區一連闖了好幾個紅燈奔到山邊社區。姊姊家的客廳像是打翻一千片拼圖,散落著抱枕和大賣場的幾包購物袋,還有幾顆洋蔥蘋果滾落在地板。
宛真趴在客廳茶几,奮力塗寫著什麼,一道一道,長短交錯,有幾個字還劃破了廣告D M模特兒的臉孔和身軀。像是高中時代用紅藍原子筆在書包或揹帶亂寫的大字,宛真反覆塗寫的是恨字。
善美一開始也不知該說什麼,只是靠在客廳櫥櫃邊上直勾勾盯著,過了一會兒,她抬起頭對妹妹說,來幹嘛呢?看笑話嗎?
「才不是這樣……我是擔心妳。」善美囁嚅著。
妹妹看起來似乎很真誠,不再取笑她識人不明才會活該受罪,她告訴自己要冷靜,不哭也不罵是有點不正常,但也不想讓妹妹看見她如此狼狽。
「我只是恨──恨自己居然躲起來,應該大大方方站在他們面前,看看林家豪還有什麼話好說。」她將筆扔到一旁,手一揮掃開桌上那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還好啦,妳恨的是不敢面對真相的自己,而不是他。」
善美像是聽見她心底的聲音,直接戳中最脆弱的薄膜。宛真什麼武裝都沒用了。
時間無聲,她與她,彷彿沉落這空間的塵埃,渺小,輕。
「我只是,我只是……想要有個家──過自己的生活,為什麼,這麼難──」她想到這幾年的波折,再也禁不住悲傷,眼淚失控往下墜,她的手緊緊圈住妹妹瘦骨嶙峋的肩膀。
「姊……」善美不知該先拍拍姊姊不斷顫抖的背?還是遞上面紙盒?
從未見過宛真如此無助,善美只能繼續輕拍她,像哄騙安親班的宇威或小婕,故作輕鬆說,「雜碎就別理他了,我們去逛街去夜店,喝個大醉,別理那爛人,為爛人傷心,不值得──」
不值得,她不知道這幾年婚姻還有什麼值不值得?她不禁搖晃著妹妹,歇斯底里喊叫,「妳知道什麼……他每天都在說謊,搞不好他媽那也有個版本,幾次打電話問他媽家豪去哪?她說我是神經病、瘋女人,黏著老公不放也不準他回老家……結果……是在那妖精家裡。想到這,我才覺得堅持到現在真不值……」
她越說越急,覺得自己的委屈善美不懂,怎麼可能懂,她好氣,什麼難題到了妹妹那裡都是輕描淡寫。
「姊──妳冷靜,沒有男人又怎樣?女人獨自過活不見得辛苦,物種若要滅亡,男人肯定先女人而去,他們可耐不住生小孩的痛,感冒牙痛甚至有個小傷口都會哀爸叫母。」
這話宛真經常聽外婆說,忽然從善美嘴裡迸出來,她頓時止住淚,嘴角牽扯出一抹苦笑。
客廳瀰漫著潮濕的空氣,遠方隱約傳來救護車的聲音,不知過了多久,她仍然安靜不語,善美只想著陪伴是目前最適合的安慰。
「好啦,妳也別耗在這,回家吧。如果,妳也昏頭栽進家庭,是不是,現在不停跟朋友抱怨要離婚的就是妳了。還好,妳聰明妳優秀,跟我不一樣。」
宛真說完後,動也不動地凝視著陽臺,看來剛才的悲傷又加了一倍重量。痛苦和悲傷,兩種心情不過是冠亞軍之差,差一點也沒關係,最差的狀況不過如此,可以發洩都是好事,善美第一次被罵還這麼平靜。
「妳現在說我什麼我都沒關係啦。不知是誰鬼遮眼,非嫁給林家豪,唉……你們這樣,誰也不快樂,真的不值得再浪費青春……」善美心想別再刺激姊姊,卻每句話往她最脆弱的地方穿刺。
「浪費?他大概也覺得人生被我浪費了,恨不得甩掉我──」
宛真想,是她獨占的愛,將他推向另一個女人?或者也是婆婆獨占的愛,將他推向另一個女人?
「好吧,我承認自己很不會安慰人。」善美雙手一攤,拿起外套鑰匙準備離開。
不婚的妹妹,一向反對她早早結婚,就為了彌補年少破敗的空間,善美曾說,失去的,缺乏的,想重建那消失的家,也不需要靠男人才能擁有。
有種痛苦,即便親如手足仍無法體會,那傷口反覆撕開又結痂,層層疊疊累積的痛。每一次談論,她都覺得徒勞。
他們之間慢慢駐紮著大量白蟻,一點一點蛀空壞毀了。善美能理解嗎?她也曾經愛過他的,她想要屬於自己的家。
她以為,這次或許可以得到,得到一個和母親迥然不同的人生。
她也知道當初太任性,但,愛情來了──如何能夠精明計算,一旦有渴望,愛上了,有了孩子,不就結啊。愛昏頭,就像中邪或被下了降頭,非如此不可。
結婚以來,總小心翼翼避免成為母親那樣被丈夫背叛的女人。兩個失去丈夫的女人,外婆和母親,每天種葡萄收穫裝箱,煮食三餐,在空盪盪的兩層樓老厝度日。未來,或許還要加上她,想到那畫面,多淒涼啊。
此時,她終於能感受當時離家的母親,懷抱著何等絕望離開。她和母親同樣選錯了男人。
「妳心裡早有數,被妳遇見,只是剛好而已。快點離一離,別再對這男人懷抱希望了。」妹妹像透視她腦海所想。
她該怎麼對善美說,離婚,簡單不過,網路列印出協議書,簽一簽蓋蓋章,妹妹還能順便列席當公證人。
她又該怎麼說,自己真正需要離開的並不是丈夫,她痛恨的是,離不開一個家的想像,即使已經家不成家。


以上文章出自於「缺口
作者:凌明玉
出版社: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9789570850246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腋下容易出汗 試試這6個偏方 腋下容易出汗 試試這6個偏方
    腋下容易出汗試試這6個偏方1、噴香體露遮蓋體味:不想太麻煩,不妨學學法國人,搽香體露遮蓋體味,愛出汗的人不妨試試。2、烏…
    huchou 2018-05-24 10:23:38
  • 吸煙對腋臭有什麼危害 吸煙對腋臭有什麼危害
    腋臭是很常見的一種疾病,生活中很多人都受到這種疾病的困擾,給大家帶來很多麻煩。吸煙對人類的危害是多方麵的,主要導致腋臭,…
    huchou 2018-05-24 10:23:38
  • 狐臭怎麼治 揭秘治好狐臭的妙招 狐臭怎麼治 揭秘治好狐臭的妙招
    狐臭又叫臭汗症,是指分泌的汗液有特殊的臭味或汗液經分解後產生的臭味。主要出現在多汗、汗液不易蒸發和大汗腺所在的部位,最常…
    huchou 2018-01-11 00:00:00
  • 狐臭怎麼治 科學去除狐臭更放心 狐臭怎麼治 科學去除狐臭更放心
    狐臭具有遺傳性,目前我國多數患者屬於遺傳所致,而隻有少數患者是由於後天的不良生活習慣所致。據研究發現,狐臭無論遺傳與否,…
    huchou 2018-05-24 10:23:38
  • 治療狐臭的幾種有效偏方 治療狐臭的幾種有效偏方
     許多青少年都容易患上狐臭,大多數狐臭都是因為遺傳。但無論病因是什麼都對患者造成了不小的困擾,那麼有沒有什麼比較好的方式…
    huchou 2018-05-24 10:23:38
  • 治療腋臭2款食療偏方 治療腋臭2款食療偏方
     腋臭與遺傳有很大關係,父母有腋臭,孩子十有八九也有腋臭,這種難聞的氣味讓患者很困擾,想要去除腋臭,首先要注意自己的衛生…
    huchou 2018-05-24 10:2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