態度致勝:多數的成功是等待對的時間做對的事!(二)

第1章 必備心態:別怕自己太年輕,要不甘於平庸

不公平從未消失,你要繼續消極還是主動積極?
只要你想創業,只要你做企業,就不可能享受、不可能一次成功。只要走上這條路,就會一直處在創業的道路上。我和資深投資人暨銀行家盛希泰,在一次喝酒時偶然碰撞出火花。他說他開始做天使投資了,我問為什麼,他說:「我現在和年輕人聊就覺得渾身充滿活力。我們這個年紀再去創業做成一個大公司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出錢讓他們去做,這個可能性就會無限放大。」

的確,好多時候我跟年輕人聊天,覺得他們的想法非常前衛,要超越他們做一個創新型公司,成功機率真的不大。我清楚地知道,顛覆和創新都會發生在年輕人身上,我能做的就是幫年輕人出錢…,當他們的墊腳石,守護他們一路成長。過去,世人都讚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但是現在吃螃蟹成為中國的風氣,每個人都敢吃了,這個時候,養螃蟹、為螃蟹提供生長空間就變得很重要。

就這樣,我們一拍即合,立志成為一對「守護天使」,共同創立洪泰基金,一起打造創業生態鏈:上游深入各個大學,提供創業課程和指導;中游提供天使投資;下游與土地開發公司合作,打造創業空間。

我常常聽到學生說:「俞老師,我們現在沒有你們過去那樣的機會了,現在已經不是平民創業的時代了。」但是,自從人類社會建立以來,就從未徹底消除過不公平。面對不公平,不同的人表現出積極、消極兩種態度,後者有百害而無一利。正如人的出身根本無從選擇,我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藉著自己的努力改變命運。

我們那一代出來創業的時候是個人的時代,沒有天使投資,不可能有創新空間,無比艱難。一九九三年,我開始做新東方,中國的《公司法》甚至還沒有實施。為了開第一個班,我花六○元買下十盒磁帶(註:人民幣六○元約為新台幣二七○元),回家以後,我老婆跟我吵了一個晚上。她根本就不支持我創業,六○元是我們一個月的生活費,如果培訓班沒有開辦成功,那筆錢就白扔了。

再看現在這個時代,創業者們的背後已經有人支持,第一代創業家已經變得富裕,會有更多像洪泰基金一樣的天使基金,支持年輕的孩子們創業。新東方每年都會投入幾百萬元支援自強之星獎學金,萬一新東方倒閉了,也許我所支持和投資的你們創立的「新西方」會發展起來,自強之星獎學金就可以由你們傳承下去。

當然,我也是有私心的,可能不算一個純粹、不求回報的「天使」。我跟年輕人合作,跟年輕人的視線緊密相連,也是希望自己成為時代的受益者和開拓者。我知道,必須永遠相信年輕,永遠跟青春掛鉤,才能跟這個時代掛鉤,跟未來的希望掛鉤。

毛澤東講過一句話:「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究柢是你們的。」所以,年輕人,大膽開創你的事業吧!人生是一個你不得不奮鬥的過程,而創業,其實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出色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不要害怕失敗,在我年輕的時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經歷失敗是一種常態,成功就是不斷積累經驗、不斷努力的結果。

我在過去的二十年裡,透過把學生一批批送到國外,幫助他們實現夢想。接下來的二十年,我會藉由投資,幫助有創業夢想的年輕人成為下一個馬化騰、馬雲或者李彥宏。

抓住時代的脈動,而且勇敢跟上去!
秦之後,中國歷朝歷代幾乎再也沒有出現過真正有思想的知識分子。即使有一些詩人和散文家,尤其是在思想寬鬆的唐代和宋代,那時候對知識份子十分尊重,但前提依然是皇帝天下第一,思想必須統一,不能挑戰統治權威和思想權威。

儒家思想從中國百家思想之一,變成全部思想,其他異見都被扼殺在搖籃裡。不管是宋代的朱熹還是明代的王陽明,只不過在限定範圍內重新闡釋了對儒家思想的理解,在儒家思想的基礎上有少許突破,發展趨勢不是向寬走,而是向窄行。

當一個國家只剩下一種思想,其他思想甚至都不能出現的時候,這個國家的創新力和思想力一定非常薄弱。比如歐洲中世紀只允許宗教思想的傳播與統治,禁止出現新思想,直到文藝復興、資產階級革命與美國獨立戰爭時,各種思想才風起雲湧。

中國在清朝統治被推翻到抗日戰爭這段時間,出現了很多偉大且直到今天還常被提及的文學家、思想家與哲學家,包括人們比較熟悉的傅斯年、陳寅恪、胡適和魯迅等,就是在這段時期,社會思想得到了解放。現在的中國正處在一個非常寬容的時代,一個願意接受新思想、新創新及新生活方式的時代,這一代年輕人有幸生在一個美好的年代,我也有幸活在這個美好的年代。

但我出生在三年自然災害時期(註:中國於一九五九至一九六一年期間,發生全國糧食短缺及大飢荒),沒有被餓死就已經很幸運。一九七八年參加第一次高考(註:中國高等教育的入學考試,類似台灣的大學指考),一九七九年參加第二次,在一九八○年第三次高考,才終於考上北京大學。從一九八○年到今天,中國的思想一直不斷得到解放,我記得一九七九年還找不到太多書看,突然從一九八○年開始,書店的書架上出現了原來被認為是禁書的書。雖然思想解放的過程通常有很多反覆──進五步退兩步,但整體趨勢是不斷進步的。

一九九一年,我開始辦培訓班,到一九九三年成立新東方就是順應了時代的趨勢。那個時候,政府決定繼續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允許學生自由出國留學,包括北大、清華與復旦等學校的優秀學生,都很願意去美國求學,美國對中國的人才也非常看好,願意給中國留學生提供獎學金。很多人,包括徐小平、王強,出國後本來不打算再回來。

我當時看到了這樣的趨勢:這個時代需要中國學生到國外去留學,他們不用擔心回不來,因為中國需要留學生,需要他們帶回來偉大的科技時代。張朝陽和李彥宏都是留學歸國的創業者,他們引爆了中國網路的發展。我抓住了時代,抓住了留學的脈搏。

我現在成立基金,做天使投資人,也是為了抓住時代。中國創新創業的熱潮其實已經開始了十年,但是近幾年才形成高潮,最新一輪就是李克強總理講的「大眾創業,萬眾創新」。

國家要通過創業和創新調動年輕人的積極性,調動像我這樣的人二次創業的積極性,這是經濟後續增量發展的重要發動機。在這種積極的環境中,哪怕是有點遲鈍的人,也應該能抓住時代特徵。因為有人向你拋了好幾個月的媚眼,你卻還不知道對方想跟你交朋友,不是有病嗎?

我做了3件事,參與年輕人的世界
這是一個年輕人的時代。洪泰基金投資的各個專案創始人,平均年齡大概是二十六、七歲。我二十九歲的時候還在北大當老師,李彥宏二十八歲的時候還在矽谷做工程師,盛希泰大學一畢業就進了國有企業,在那裡至少工作到三十多歲。而現在的年輕人,畢業後雖然也會找工作,但更多人想的是如何讓自己飛起來。儘管來尋求投資的年輕人,有很多確實不可靠,這也是為什麼洪泰基金在幾千個專案裡,只選了四十多個投資支持。

但是不管專案是否可靠,我們都會鼓勵背後的每一個年輕人。為什麼?因為人都是從不可靠走向可靠的,直到現在,我也不敢說自己是一個可靠的人。大家都知道,創業也好,冒險也好,年輕人對所謂成熟的社會、成熟的人以及成熟的體制,通常充滿了厭惡。

我剛出來創業時,北大相比其他地方來說已經充分開放了,但我仍然覺得空氣如此沉悶。周圍很多認識的人都說:「俞敏洪,你身上看不出一點點做生意的基因,你出去是死路一條。」但當時,即使在那種狀態下,我也依然堅信未來是屬於我們這一代人的。

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我從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變成五十多歲的中年人,不光年齡增加,整個身心也走向中年。回過頭來思考,我發現自己不想變成一個所謂成熟的人,也不想在成熟的體制和舒適的狀態下生活。因為我知道,所謂的成熟,意味著你的眼光被遮蔽,你的銳氣被磨鈍。所謂的成熟,會有意無意驅使你主導年輕人的發展,自以為是地「看清楚」一些事情,一些「看來很愚蠢、不規矩,充滿破壞性和顛覆性」的事情。

著名作家毛姆說過這麼一句話:「當你聽到年輕人自信滿滿、目中無人地滿口胡言時,當你看到他武斷教條、偏執狹隘時,你生氣做什麼?指出他的愚昧無知做什麼?你難道忘了,你跟他一般年紀的時候也是這般愚蠢、武斷、傲慢、狂妄。我說的是你,也說的是我自己。」

實際上,當一個人自我感覺成熟的時候,已經離這個世界、這個時代越來越遠。我雖然不斷在跟年輕人打交道──每年新東方培訓的學生總共有三百萬人,十三歲到二十五歲這個年齡層的年輕孩子有兩百多萬人──但我依然感到自己有時候在用挑剔的眼光看待他們。這是一種不自覺的眼光,一種自以為歷經滄桑、對這個世界有通透完整瞭解的眼光。

直到我看到我的孩子在玩著iPad,玩著手機,看到他們所有的交流都在跟現代世界接觸的時候,才猛然發現自己已經落後了。我一直認為自己打字非常快,一般人比不上,但我的孩子在iPad、手機上輸入資訊的速度,居然能追上我在電腦上打字的速度,我想我是真的落後了。行動網路時代毫無疑問是屬於年輕人的時代,不管承認還是不承認,年輕人正在向我們走來,從我們身邊走過,走向更遠的地方。

過去,馬雲、李彥宏、馬化騰這些第四代網路創業者,用十年時間做到今天這個規模是很偉大的事。但現在我們發現,有的年輕人正在做的事情在一、兩年以內就開始影響世界,他們公司的市值甚至達到十億、二十億美元。我第一次到Facebook訪問時,發現它的創始人大概不到三十歲,就已經掌控了一個市值兩千多億美元的世界,並且在這個世界裡影響了八億人的生存狀態。我感覺我們這代人開始變老了。

察覺自己開始變老的時候,有什麼辦法參與年輕人的世界,就變成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為此,我做了三件事:一、過去、現在和將來,我都將透過新東方的培訓,幫助大量學生進入中國乃至世界更好的大學;二、過去我每年都會對兩百多萬大學生和中學生演講,透過演講,我至少能從學生們之中捕捉追求生命的火花和追求未來的期望,聽過我的話,他們的生命也或許會從此發生改變;三、投資年輕人。

洪泰基金成立的時候,我說我願意終生與年輕人為伍,這也是我要把「俞老師」這個常用的稱呼改成「洪哥」的原因。我看到年輕人跟盛希泰來往的時候叫他「泰哥」,拉近了年輕人與他之間的距離,我也要改,我要改得好一點,顯得老道一點,我要改成「洪爺」。

結果盛希泰說他要改成「泰爺」,這一下我又吃虧了,我說乾脆我改成「洪哥」,這樣「泰哥」、「洪哥」平起平坐。有意思的是,在我把這個稱呼發到朋友圈後,一夜之間,發專案計畫書、各式各樣人生諮詢郵件給我的年輕人,都把對我的稱呼改成了「洪哥」。

這個世界的未來永遠屬於年輕人,不管他們有多少缺點。我希望等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墓碑一定要刻上這句話:「他一生與年輕人為伍。」如果那一天只有一個人來看我,我希望這個人不是徐小平,而是一個年輕人。


以上文章出自於「態度致勝:多數的成功是等待對的時間做對的事!
作者:俞敏洪
出版社:大樂文化
ISBN:9789869458160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你被手機挖空了你 你被手機挖空了你
    前幾天在餐廳吃飯,身旁有個朋友接聽手機,從對話中透露另一頭的朋友,剛剛在路邊遇到港星周潤發,實在太開心了,忍不住打電話四…
    My fountain pen 2018-10-16 22:39:00
  • 搬屋工人正式更新地址 搬屋工人正式更新地址
    搬屋工人在一個完美的世界中,來自最佳搬家公司的專業搬家公司將處理所有細節,包括更改您的地址,但不幸的是,您需要自己處理任…
    sakurafever 2018-10-16 16:31:00
  • <但1: 1-21> <但1: 1-21>
    「但1:1-21」「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將城圍困……。」…
    xiabus 2018-10-19 06:42:00
  • 搬屋工人考慮DIY安全系統 搬屋工人考慮DIY安全系統
    搬屋工人在查看家庭安全選項時,很難找到涵蓋廣泛問題的警報系統。如果您正在考慮為您的家庭安裝系統,您的第一個決定應該是您是…
    lingww 2018-10-17 17:01:00
  • <耶和華的所在> <耶和華的所在>
    <耶和華的所在>讀經「結48:1-35」「……從此以後,這城的名字,必稱為耶和華的所在。」在…
    xiabus 2018-10-17 20:13:00
  • 不安 不安
    於是這段時間讓自己陷入了瘋狂的不安情緒開心的感激的愉快的難忘的,但也同時帶來了極度的不安於是我在半夢半醒間,忽然領悟或許…
    Keep It 2018-10-17 10:40:00
  • <主責備以弗所教會> <主責備以弗所教會>
    <主責備以弗所教會>讀經「啓2:4-5」「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helli…
    xiabus 2018-10-18 17:5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