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華世界:職場生存指南(二)

生存指南01
世界那麼大,何必把自己的路走窄。

iPhone螢幕顯示9點56分,洋洋的腳步快到幾乎要起飛。電視檯面試時間是十點,他剛剛跑出捷運站,還要經過兩家7-11和一條漫長的馬路,最後再穿過一座公園就可以抵達公司。他水藍色襯衫下的肌膚沁出一層薄汗,一台呼嘯轉彎的機車差點撞飛他,「不好意思。」不是他的錯,但他沒時間計較,求職跟生命安全熟輕孰重太好分辨了,他焦急的再把螢幕壓亮,9點58分。
他奔跑進了大廳,警衛直勾勾的看向他,一種不妙的感覺浮現心頭。
人果真不能亂想。
「你找幾樓。」
「十三樓新聞部,我的信件讓我今天來面試。」
「請你出示他們寄的通知書和證件,先換證。」
洋洋睜著大眼,企圖賣…萌或是讓自己的手忙腳亂明顯到足以讓人同情,「我其實已經遲到了,能不能請你儘快放我上去。」洋洋歪頭想了想又說:「我叫北唐洋洋,你手下那張簽名單有我名字,我看見了,面試完我一定立刻下來換證。」
「不行,這是程序。」
洋洋強忍想敲暈保全的衝動,手往黑色的porter手提袋探了探,他的背脊又涼又濕,「我沒有帶通知書,因為他們沒告訴我要帶那個東西才能上樓。」他在警衛重開金口之前舉手阻止了他,「我可以開網路給你看,你只是要證明我是北唐洋洋本人,而不是某個企圖朝這投彈的傢伙對吧。」
「這是規定程序,你不用覺得煩,就算你是川普沒有東西我就不讓……」警衛開始曉以大義。
洋洋頭發暈,急得眼前看出去一片都是花非花,霧非霧。他想法律還不外乎人情呢,這警衛怎麼這麼不通融呢,他絕望了,哭喪大道如青天,偏偏我獨不得出,他的職業生涯就被一個警衛給扼殺了。他無力的看著電梯,那裡沒有警衛開門進不去,視線擺擺盪盪,忽然瞄見一扇銀色把手的白色大門,哎呀!他頓時真有了謝天的感激,眼下要逃出困境全靠逃生門了。
「你到底讓不讓我上去,我可以壓手機壓證件或者壓歲錢,我就是沒有帶通知單,求你了。」再耗下去,還真的是要白了少年頭空悲切回家吃土了。
警衛徹底跟他槓上,擺明往死裡刁難。洋洋搖搖頭說聲算了,警衛沒好意思盯著他的挫敗,就低頭一瞬間,洋洋不顧一切地衝往逃生出口,他關上門時確信聽見警衛大吼了一聲,他不敢回頭再望,逃命似的往樓上奔竄。
洋洋的心臟狂跳到像是要中風,跑到十一樓轉角時腰都挺不直了,跟小老頭似的扶著牆喘息。
「妳還要我怎樣?我為了妳從國外回來進到這家公司,就是希望能融入妳的生活圈,等妳五年又陪了妳一年,我們還要多久才算是可以了。」說話的男人聲音充滿磁性,從樓道上方傳進洋洋耳裡。
他沿著牆緩慢的前進,越來越清晰的聲音顯示逐漸逼近的距離,他看見一個身穿黑色正裝的男子,半邊側臉線條剛毅,表情凝重,三分陰鬱的神色不妨礙更加耀眼的七分英俊。好眼熟,他還知道這人叫宋承翰,怪了!難不成是孟婆湯沒喝乾淨殘留的上輩子記憶嗎。
「我很感謝你的付出,可是這不代表我欠你,你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願,無論是現在還是過去在美國的時候,我都告訴你我和你想法不同,我有工作上的理想,為了工作我可以放棄戀愛,所以我不可能嫁給你,五年前不行,一年前不會,現在的我也不肯。」說話的女人一頭棕色長髮垂在白襯衫上,Dior小黑裙下的雙腿纖細而勻稱,腳上的Manolo Blahnik麂皮高跟鞋和唇膏顏色都是亮眼的一抹紅,整個人十足性感卻又沒半分露骨。
她迴避他凝視的燒燙眼光,「我不想騙自己說我們還有可能,所以讓你放棄我甚至是恨我,都比繼續艱難的在一起還要好。」
宋承翰的手緩緩抬起,拉住她的手腕,像是投降般哀求的說:「我尊重妳的想法,因為我比任何人都欣賞妳,也知道妳的能力有多出色,所以只要妳給我一個承諾,只要妳給,無論是再一年還是再五年,我都等。」
她潮濕的眼睛瞇著,不斷搖頭。
洋洋看見宋承翰拿出一個深藍色絨布的小盒子。他用力深吸氣,嘴巴微微張開,瞬間投入在即將發生的浪漫。他是個感性得太不理性的人,參加過的幾次婚禮都哭得像自己女兒嫁人,就連他吃飯隔壁廳在辦婚宴,他也能在門口看哭,一旁服務員還以為是前男友來表衷情。
女人的胸口起伏著,眼神的柔軟漸漸地凝固起來,像是春日裡的一池暖水層層冰封,她用手心推開盒子,「你一直沒懂我說的。」
「我可以等,我無所謂。」
「所以你沒懂,這麼多年了,我一直捨不得你,可我也心疼你,所以我才把你放下了,我每次拒絕,你為什麼就沒想過也許是我不願意跟你一輩子呢。」
宋承翰吞嚥了下喉嚨,不生波紋的臉色漸趨平淡,「我知道,但我還是能等,妳只是需要更多時間,我願意這樣跟妳耗著。」
柔順的髮絲隨著轉頭飄揚,她伸手揮落宋承翰手中的戒盒,昂貴的藍色盒子咚嚨咚嚨的滾下台階。「最後一次告訴你,謝謝你,但我真的把你放下了,你也應該這樣,我們都不是小孩子,所以要明白怎麼讓自己活得輕鬆些。」她俐落的聲音像是一把匕首。說完便雲淡風輕的推門離開。
宋承翰對著寂靜的空氣低低的說:「放下過,我是放下過感情,但我從沒放下過妳。」
洋洋撿起盒子,顫抖的打開,一顆淨度完美的鑽石散發冰冷的光芒。他對悲劇向來缺乏抵抗力,還記得他第一次看見那張贏得普立茲而舉世聞名的照片︿飢餓的蘇丹﹀時,他全身起雞皮疙瘩淚流不止的哭了十分鐘,他不會用善良來形容自己,可是無論長多大,他都為悲劇傷心。
他鬱悶地嘆了一口氣,啪的關上盒蓋,聽起來多像夢想碎裂的聲音呀。
不過當宋承翰抬頭皺眉瞪向他時,洋洋快速跳動的心臟開始為自己難過起來。
「你是誰。」惱火的語氣。
洋洋尷尬地抬起手掌,「我不是故意偷看,我是因為要趕著……」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目的!他抬起準備狂奔的腿,匆匆的喊:「我面試要遲到了。」
一間敞亮的大會議室,門口坐著人資處的小姐,她一看見洋洋就會意他是來面試的,用眼神和善的打了招呼。
「對不起,我遲到了。」
「先簽到,第一位才剛剛進去,你是第二個,看來你很幸運喔。」
「要怎麼稱呼妳?是不是因為我來得很慌張,所以妳才知道我就是洋洋。」他不好意思的說,一邊用手撫平自己的襯衫。
「我叫Anna,是負責寄信給通過資料審核的人,我那時候看到你的名字―北唐洋洋,很好奇就上網google一下,沒想到是個小鮮肉。」她甜美的笑容立刻博得洋洋的好感,何況這是整棟大樓第一個對他微笑的人。
洋洋抿嘴一笑,還好當初是因為外貌驚艷了路人而登上新聞,報導熱熱鬧鬧風行一時,不過那陣子他去學校都只敢低著頭走路,就怕讓人以為「嘿,看那個小子,囂張起來啦」。這年頭跟新聞扯在一起哪有甚麼吉祥如意的好事,他覺得自己是走好運了。
房間裡五位主管坐在白板前的位置,桌子是環狀設計,他挑了正中央的位置站定。一個灰色西裝,臉上有著一些看起來睿智皺紋的男人淡淡微笑,他坐五人中間,有點老闆的派頭,「這麼帥,你應該去當偶像,不是來選主播。」
「誰說的,現在連當警察都開始挑長相了,我們對主播的要求也是很高的。」說話女人的聲音很清亮,「歡迎你,北唐?請坐。」
很好的開始。淺淺的微笑,眼睛不要亂飄,洋洋暗自嘀咕,當目光迎向那個說話的女主管時,他扶著椅子腰軟了一下。這不是剛剛那個拒婚的女人嗎。
「先跟我們介紹你自己。」
洋洋視線無法從她身上移開,她面前有一個小桌牌標註著廣告部經理,原來她叫程喬。「各位主管早上好,我叫北唐洋洋,大多數人挺少見這個複姓,可能歐陽或諸葛還熟悉一點。我的朋友都叫我洋洋。」
「你連藝名都有了啊。」正中間的新聞中心經理依舊帶著微笑,「你的外表很明星,履歷也很特別,不是新聞系也不是傳播學院,念中文,上過新聞也上過節目,應該有無數演藝機會的你卻對主播台有興趣,一定有特別的理由吧。」
另一個顯然沒對履歷用心的主管說:「這孩子活得很精彩呀。」
程喬從桌上複印好幾份相同的文件中抽了一張出來,「這邊有一份稿子,你可以邊看邊念,剛剛有個蠢貨就這麼做,或者我給你五分鐘,你準備好就試播給我們聽。」
洋洋的手心在褲子抹了一下,沒人說有這一齣考驗啊。高中時代他曾好幾次以優秀學生身分在大型場合致詞,大學時也被邀請過為校慶、舞會或藝術季一類活動主持,但緊張程度跟此刻完全不能相較。他硬著頭皮把一則台北捷運線房價起伏的新聞說完。說實話沒有大錯,但他也不覺得有特別出彩的地方。
「你對我們有甚麼問題嗎?」程喬雙手抱胸笑著問,「如果你沒有問題,那就換我們提問囉。」
總經理說:「為什麼來應徵主播。」
洋洋在心裡微笑,這是他準備過的問題,「畢業的第一份工作該做甚麼?我一直在想,雖然繼續考試成為公務員是一條穩妥的選擇,可是太乏味了,世界那麼大,何必把自己的路走窄呢。因為還很年輕,我想如果人生有甚麼年紀是可以大膽的去嘗試,應該就是現在。」
他點頭,「年輕人這樣想很好,我倒希望我的小孩也有這樣的思想。」
「可是要我們把主播這麼珍貴的位置讓給一個雖優秀但非常青澀的你去挑戰,對我們來說會不會太冒險?你不知道,你的履歷的確漂亮,但在所有通過資料審查的人裡你是最年輕的,如果我有耐心應付小呆瓜,我就會去當老師或是生孩子。」程喬傾向桌子,皮笑肉不笑的說:「必須要有錯過你很可惜的這種心情讓我們感覺到,你才會中選。」
洋洋知道自己露出了放空的神情。他在思考,中規中矩的回答顯然能讓年紀稍長的主管滿意,但對眼前這個有話語權的時髦女性來說,不給出強而有力的一擊是不能得分的。
很冒險,自信跟自傲只在一線之隔,端看人怎麼解讀。
「如果是要百分之百專業,新聞系、大傳系是最適合的,那不是我,如果是要工作經驗,大學剛畢業,即便是出身最高學府的我,也不符合,可是我現在坐在這裡,就代表我身上具備了某些別人無法取代的優勢,恰巧,你們並不一定要學院出身,否則何必舉辦公開徵選,內部舉薦就好了,並且我稍嫌空白的年輕也是你們根本不擔心的,規模這麼大的公司,我想早有一套訓練新人的標準流程。」
空氣彷彿凝固成看不見的牆,兩相沉默。
「那隻能說明你有資格進到第二關,也許僅此而已。」程喬的眼神慢慢離開他。
這場面試被這樣的一句話畫上句號。
洋洋知道他沒拿到強而有力的高分,然而那就等於失敗。
在走出會議室前,洋洋看見牆上播報著新聞的電視牆。他忽然停下腳步,端詳著螢幕裡的男主播,原來呀!這就是剛剛看見的男子。
洋洋輕輕笑起來,轉身問起:「想跟前輩們請教一個問題,如果一個人他具備勝過新聞業同仁的文字感與媒體素養,又有豐富的電視談話經驗,以及加上一張就算不迷人也堪稱討喜的臉蛋,那他還需要具備什麼絕對不可少的條件,才能當上主播?」
程喬眼睛睜大,抬高了下巴,露出一個令人玩味的笑意。
總經理思索,打破沉默說:「也許只差一個機會。」
愉快的笑聲從會議室傳出門外。
七天之後,洋洋報到從Anna那裡領到註有「北唐洋洋」的工作證,他第一個想分享的人就是大堂警衛……在台北獲得工作是一件小喜事,若不然每個沒有收入醒來的日子,就是不難過,恐怕也有幾分寂寞沙洲冷的淒涼。
通過考核的人一共十六位,很整齊的男女各半。果然除了洋洋外,大家不是相關科系出身,就是過去從事新聞媒體業工作,洋洋格外稚嫩的容貌引起其他人更加關注。
整個上午他們都在填表格,因為他們得到這個指令之後就再也沒有人理會過他們了。起初的兩個小時大家都還在會議室裡面面相覷,再過一陣子,開始有人攀談,到了中午,大家默默取得一起放飯的共識。
一個身高逼近一百九的大男孩穿著Zegna黃色純棉上衣,走到正對著飲料機猶豫的洋洋麵前,直接投幣,兩罐綠茶掉下來。他拿了一瓶給洋洋。
「謝謝。」洋洋有些意外的接過去。
大男孩吸著飲料,率性的伸出右手,「我叫祝賀,我們是同梯的喔。」
洋洋嘀咕著他的名字,「我叫洋洋,北唐洋洋,你的名字好特別,當然啦,我知道我也是。」
「祝也不多見吧,而且不覺得祝賀聽起來很喜氣洋洋嗎。」他發覺自己說了洋洋的名字,開口大笑。
「一點也不,我以前有個很好的朋友也姓祝,再說火神祝融、蝴蝶女祝英台還有唐朝宰相祝欽明都姓祝,你一點也不孤單。」
他們一起在公司附設的餐廳吃飯,十六位人選開始三三兩兩出現小圈子,大家都擔心被落下,果然有人的地方就少不了成群結黨,結黨營私……私相授受。而洋洋和祝賀一瓶飲料接一瓶的聊天,約好下班一起吃飯,延伸到隔天一起訂午餐,再一起思考下班的晚餐,身在同樣的處境讓他們迅速熟絡起來,在公司裡就像學生時代互相等對方到外堂課教室,下課一起去合作社的好夥伴。
「你為什麼想當主播。」祝賀瞪著那小狗般的單眼皮問。
「因為……想要說一些話,正確又能幫助到人的話。」洋洋低下頭,筷子撥弄碗裡竄著熱氣的麵,「我很討厭說謊,所以如果這麼做了,就想要彌補。」
「你曾說過甚麼謊導致誰因此game over嗎?」洋洋皺起眉頭,模樣像被噎著了。祝賀用手肘推了下他,笑說:「太誇張了吧,你應該是說想要多幾個女朋友才想坐主播台的啊,這年頭的小孩都流行裝正義超人,真受不了。」說完伸手從洋洋瀏海往下滑過摀住他的臉。
洋洋拍開他,語氣凶狠說:「雖然你比我大,但我們是同一年的。」
祝賀搖搖頭,「這種事就不要計較這麼多了,把我當年紀大的哥哥就行。」
熟悉公司的新聞系統後,也就是加入一堆公司內部的網路社團,全台灣到世界各地剛出爐的事件都會分門別類地被丟入這些社群,變成臉書上不斷閃爍的紅色提示,等著有人去把它當變成一篇有價值或者單純賺點擊率的新聞。他們接著要分配到不同部門底下學習,但即便不是在新聞部,也還是必須撰寫稿子。
會議室裡大家圍著一張紙叨叨絮絮地討論著,辦公室以及部門的選填!
洋洋看見選擇已經不多,跟主播同層的十三樓就剩兩個名額,他簽完名後正想叫祝賀時,單子就被人硬生生從手中抽走。洋洋瞪著那個男的,模樣不是太討喜,兩頰的稜角很明顯,刻意營造的笑容底下有著巨大的偽善感覺,像是披著羊皮的黃鼠狼。
洋洋伸手捏住單子的一角,「祝賀,把名字寫上去。」
「我很快就寫好。」他無視於洋洋的阻止,在他座位旁的空格寫下「葛若男」三個字。
「你現在是在插隊嗎,光明正大?」洋洋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問。
「你選的位置前面是主播宋承翰,你不在新聞界所以可能不知道,他是出名的嚴厲,如果他成為你在實習期的導師,不用多久你就會熬不下去的。」葛若男語氣像在分享一件有趣的八卦,他遞出單子,「你可以把位置讓給你的朋友,隨便你。」
「才第一天就出現了傳說中的辦公室惡人,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祝賀的模樣不以為意,把單子接過,填了十二樓活動部的空位,「不是十三樓也好,萬一停電我還少爬一層,安全。」他笑笑。
名單很快送到程喬手上,她在走廊時助理跑上去交給她。被填滿的單子除了金太亨、祝賀、晉亞蓀這三個名字坐落在十二樓的活動部,還有十三樓廣告部唯一的一位方才媛,其餘的十二位都編入了新聞中心編輯部。
程喬對在一旁亦步亦趨的助理說:「妳去把一個叫北唐洋洋的人找來,我有事跟他說。」
助理放下手上記事本,「只找他?」
「不,妳順便叫布萊德彼特也來一趟。」程喬快步拋下她。
指令兩分鐘後傳到洋洋麵前,並且也落到了隔壁的葛若男的耳裡。
「我以為你最少可以撐一個月,沒想到你的能力只能讓你走到這,祝你下一份工作順利囉。」他祝福的聲量不小,其他人也好奇他是做了甚麼好事導致這麼快就搭上了離職郵輪。
洋洋不敢想像自己就這樣被炒了,難道因為和葛若男的口角爭執?雖然才上工不久就和人衝突是很扎眼,好事花空煙水流,但自己也太悲催了吧,都還沒領到第一份薪水。他懷疑難道是因為那天撞見了不該看到的事嗎。
「我們又見面了,北唐。」程喬沒有起身,只是示意他也坐。
「你看起來很懊惱,是承翰已經給你事情做了?他帶人總是特別嚴厲,不過你別擔心,他只會讓你難受一下子而已。」
洋洋難過到根本無法集中精神,只能抓著她的話語問:「剛開始不懂得比較多才這樣嗎,以後會好的對吧。」
「當然不會,再繼續讓你難受一陣子,久了你也就習慣了。」
洋洋傻傻的發出疑惑聲。
程喬像是失去談話的興趣,視線盯著電腦螢幕。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洋洋覺得很尷尬,自己被辭職的速度比泰勒絲換男友的頻率還快。他雙手捧著小箱子,一臉委屈的像被剃光毛的小綿羊。程喬理解的笑出來,「你面試時那股不選我你們就是白癡的態度去哪了,有人跟你說你要被辭職了嗎?」
「唔!」洋洋才想明白,虛驚一場的喜悅讓他決定不多追究,「那為什麼要我收拾東西。」
「我希望你到廣告部,雖然你們都是想坐上主播台,不過新聞媒體的位置很多,主播只是其中一個,如果你真的是對這個產業感興趣,應該多多理解這些連動而不可分的單位,這也是為什麼會讓你們分散到各部門多看多學。」
「還有其他人跟我一樣再調動的嗎?」
「我現在討論的對象是你,我希望你來廣告部。」
他摸了下鬢角,擔心她是要長期盯緊自己,並猜測宋承翰一定告訴她自己撞見了。
「我需要機靈的人在我的組別,你在面試時的口語對談讓我印象深刻,你很會表達想法,具備大膽的幽默,聰明又懂得見好就收,而且能夠創造舒服的對話環境,這正是我們廣告部在業務上最需要的能力。」
「可是我必須當上主播,我有非這樣不可的理由。」
程喬安靜地盯著他好一會,像是時間夠長他就會改變心意,「我很願意知道那個理由。」
「因為我必須說到做到,這是我唯一能得到原諒的方式,特別是……」剩下的話他沒說出口。特別是要原諒我的人已經死了,而我曾這麼許諾過,他心裡想著。不過洋洋還是很高興自己被欣賞,事實上當你以為要被炒了,之後的任何際遇你都會覺得是神的恩典。穩定精神後,他想起那個被拒絕的戒指,他從包包裡敬畏的拿了出來。
「這個應該交給妳。」
「甚麼!」巨大的驚嘆聲從祝賀的喉嚨裡喊出來。如果說他的路過是一種湊巧,那麼瞧見洋洋對著程喬高舉著戒盒的景象就是一場誤會,而兩個伶牙俐齒的人竟無法說出個所以然的失措,則可以稱為命運的捉弄。
在程喬把門關上密談了三十分鐘後,北唐洋洋的牌子再度回到了宋承翰身後的座位。
洋洋看著莫名其妙的葛若男,帶著蜜糖般的微笑比出V的手勢,「在沒看見你走之前,我是不捨得離開的。」但程喬剛剛告訴他的事,卻讓他的內心掀起了另一股漫天的糾結
夏季的驟雨拍打在十三樓的玻璃窗上,看起來像是洋洋,或者是程喬流不盡的許多憂愁。一條又一條的銀色絲線將這棟大樓密密麻麻的包裹起來。


以上文章出自於「浮華世界:職場生存指南
作者:明星煌
出版社:要有光
ISBN:9789869495424       » 哪裡買
Facebook留言板

您可能有興趣

  • 電梯 電梯
    內容簡介:★2018年亞洲插畫大賞入選者。★來回穿梭20樓層之電梯的驚人魔術!【電梯】以恐龍、鄰居與電梯三大要素創造出連…
    電梯 2017-12-14 11:27:15
  • 一頭霧水 一頭霧水
    12星座男生最容易傷誰的心1.牡羊男最容易傷…天蠍女的心。天蠍座的女生很熱情,而且也不介意讓對方知道自己的…
    真人裸聊網站 2017-12-14 23:11:00
  • 拋棄 拋棄
    十二星座誰最擅長做壞人白羊座羊兒往往是興之所致,不會有什麼是非概念,但羊兒對黑暗有種本能的厭惡,他會盡力展現陽光的一面。…
    免費視頻真人秀 2017-12-14 23:59:00
  • 男人這東西(一) 男人這東西(一)
    內容簡介:如果你看了想摔書,請務必小力一點摔,因為不久你又會想把它撿回來。女人的感受是感受,男人的感受是自作自受。◎DR…
    男人這東西 2017-12-14 11:32:19